找回密码
 注册

幻想文学院

搜索
热门:
查看: 1390|回复: 3

[童话故事] 酸酸村和甜甜井

[复制链接]
清晨的小蜗牛 发表于 22-1-27 10: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清晨的小蜗牛 于 22-1-27 10:47 编辑

酸酸村和甜甜井

  沫沫家的院子里有一棵巨大的葡萄树,每年都会结满葡萄。可结出来的葡萄都青青小小,味道酸酸涩涩。
  奶奶说,这棵葡萄树是酸酸村的守护神,可是为什么是守护神,谁也说不清,只是隐隐约约的觉得它与甜甜井旁边的陨石有关。反正,古老的村规要求每个村民一定要狠狠的爱护它。
  奶奶说,很久很久以前,一只巨大的白鸟飞过,它的羽毛洁白绚烂,宛如一片闪耀着光辉的云朵,村民们啧啧惊叹,觉得这一定是一只神鸟。可是这只神鸟,表现一点也不神奇,吧唧,拉了一坨粑粑,正好落在沫沫家的院子里。哦,那时候,还不是沫沫家的院子,是一个叫乡乡的男孩家的院子。咳咳,乡乡是谁呢?他就是后来的后来的后来的后来,沫沫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不知道那时候的乡乡是太忙了,还是太懒了,竟然没有清理院子里的这坨粑粑,过了几天,落粑粑的地方竟然长出了一棵小苗苗,接着,又长出了弯弯卷卷的细藤蔓,再接着,就长成了一棵巨大的葡萄树。
  奶奶说,每个在酸酸村长大的小朋友都会不听大人的劝说,偏要尝尝这棵葡萄树的果子。结果呢,嘿嘿,反正,各个都被酸得龇牙咧嘴,还不好意思叫爹叫妈。
  酸酸村的南边有一口古井,井水冰冰凉凉,清清甜甜,因此得名甜甜井。井旁有一块黑色的石头,和七岁的沫沫一样高。据说是很久以前掉下来的一块陨石,上面刻着古老的文字“此地无骨三百根”。谁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奶奶说,酸酸村曾经发生了一场可怕的瘟疫,后来村民又突然奇迹般的康复了。更为奇怪的是,那时的老村长在临死之前,要求把记载此事的书纸统统烧掉,只留下了一句暗语口口相传。
  以后,酸酸村一直流传着关于甜甜井的恐怖故事,每到夜晚,小朋友都不敢靠近甜甜井。白日里,沫沫和小朋友常常在井边玩耍,沫沫抚摸着这块陨石,觉得温暖吉祥,心里想:“此地无骨三百根”是什么意思呢?甜甜井与骨头会有什么关系呢?人的骨头可是200多根啊?
  一天傍晚,沫沫在苗苗家里玩耍,苗苗爸爸是个医生,书房里面有许多新奇古怪的东西。他们偷偷溜进书房,沫沫发现桌面上放着一本医学书,翻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初生婴儿的骨头多达305块”。一瞬间,时间凝固了,世界消失了,沫沫的脑袋嗡的炸开了,吓!难道酸酸村曾经出现过凶杀婴儿的惨案?吓!为什么老村长要隐瞒此事?吓!原来村里流传的故事是真的!沫沫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吓!我知道酸酸村隐藏的秘密啦!沫沫吓得脸色苍白,没和苗苗打招呼,就一溜烟的跑回了家。
  看到吓得瑟瑟发抖的沫沫,听完沫沫结结巴巴的讲述,奶奶却笑了,说:“今晚,我就把酸酸村的暗语传授与你,也是我的奶奶传授给我的。酸酸村的村规要求,只有吓破了胆子的小朋友,家里长辈才能偷偷的把这句暗语传授给他。你可千万不能对别人说。”
沫沫点点头,奶奶郑重其事的说:“这句暗语就是:‘深井中是不会出现白骨的’。”“深井中是不会出现白骨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沫沫听着这句话,似懂非懂,只觉得这句话透露着一种异乎寻常的肯定,一种来自遥远星空的明亮。
  沫沫9岁那一年,一个炎热的夏日午后,天上飞过了一群黑色的小虫子,长得像一只只微型的小蝙蝠,发出呜呜的鸣笛声,象千千万万万个哨子在天空吹响着。过了不多久,这群小虫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到哪里去。在那以后,甜甜井的水突然不甜了,喝了井水,村里的小朋友们都长出了小猫一样的长胡子。哇,小朋友们面面相觑,又惊又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我们酸酸村以后要变成猫猫村了吗?
  村民们每天只好花费很多的时间到很远的朴朴河取水,朴朴河河水没有甜甜井井水冰冰凉凉,清清甜甜的味道,酸酸村愁云密布,大家都觉得很不幸福。
  现在,沫沫家的葡萄树只能和沫沫一样喝着朴朴河的河水了。一天黄昏,太阳已经下到山边了,葡萄树的叶子随风摇摆,发出哗哗的声音。沫沫侧耳倾听,里面还掺杂了一个奇怪的声音:“沙沙沙,沙沙沙,见血封喉可传话!沙沙沙,沙沙沙,见血封喉可传话!”沫沫十分诧异,葡萄树竟然会唱歌?可是,它唱的歌是什么意思呢?沫沫拉着别的小朋友来到葡萄树下,想让他们也来听听葡萄树的歌。可是,每当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葡萄树便不再唱歌,只听见哗哗哗叶子摆动的声音。难道这颗葡萄树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吗?可是“沙沙沙,沙沙沙,见血封喉可传话!”这么血淋淋的歌词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今年的葡萄树老久都没有结果,沫沫每天都跑到葡萄树下看来看去,等呀等呀,等呀等呀,葡萄树终于结了一颗葡萄,这颗葡萄一直长,一直长,竟然长得像一颗芒果那么大。奶奶把这颗葡萄摘下来,切开后里面有一个刀刃一样的葡萄籽,反射着温婉的光泽。奶奶请村里的打铁匠给葡萄籽装了一个精致小巧的手柄,又请村里的鞋匠缝了一个刀鞘的吊带。奶奶把这把葡萄籽小刀斜挎在沫沫身上,说:“这就是你的护身小刀了。”
  奶奶一直不让沫沫在外面和小朋友打架,可是为什么要给她做个护身小刀呢?终于,一天夜里,奶奶来到沫沫的床边,抚摸着沫沫的小腿,说:“沫沫,你知道怎么样可以让甜甜井的井水重新变得冰冰凉凉,清清甜甜吗?”沫沫摇摇头,奶奶心情沉重的说:“村里有个传说,沿着酸酸路一直往南走,一直走,一直走,就能找到甜甜井的源头了,把它的源头重新打开,甜甜井井水就能恢复成最开始的味道了。”沫沫听了奶奶的话,十分激动,说:“奶奶,我去试试找找甜甜井的源头吧。”
  第二天一大早,沫沫挎着葡萄籽小刀,背着奶奶烤的香喷喷的烙饼,戴着奶奶亲手缝制的用来遮挡小猫胡子的口罩,大步流星得出发了。
  这是沫沫人生第一次离开酸酸村,一路上觉得又新奇,又紧张,又兴奋,又快乐。一会儿,沫沫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正坐在一棵苹果树下吃着麦芽糖。他一见到沫沫,马上从口袋掏出一个小册子,翻来翻去,“呀!找到了!”,他对着沫沫说:“多么可爱的小姑娘,长得就像玫瑰花儿一样!”沫沫心里想,我可是带着口罩的呀!沫沫看了看他手中的小册子,名字叫做《步步高升精选句子900例》。
  沫沫问:“您要到哪里去?”麦芽男眼中顿时闪闪发光,说:“我要去东方拜见权势滔滔的总理大臣,希望他给我一个菜菜市的市长当当!”
  “呀!您真是一个有理想的人!那,您有什么法宝可以让总理大臣答应您的请求呢?”沫沫问。
  麦芽男嘿嘿一笑,从包包中掏出了一个精美的信封,上面写着:“最最伟大的总理大臣亲启”。
  “这有什么特别的?”沫沫摇摇头。
  “你可别小看,这不是一封普通的信,这是一封情书?”
  “情书?给总理大臣送情书?为什么呢?”沫沫倒觉得奇怪了。
  麦芽男得意起来,凑到沫沫身边,低声说:“我们菜菜村的巫师悄悄告诉我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哦,总理大臣的宝座被施了咒语,坐上总理大臣宝座的人脑子也会发生变化,会变成和女孩子一样的恋爱脑哦!”
  “呀!世界上还有这么神奇的咒语?还可以通过屁股来改变脑袋呢?”沫沫心想,等我从甜甜井的源头回来,一定要去看看总理大臣的宝座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麦芽男接着说:“为了能当上菜菜市的市长,我还雇人专门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每天专门记录总理大臣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看!”麦芽男哗的从包包掏出一本厚厚的象奏折一样的长长的表格,沫沫凑上去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总理大臣喜欢吃蘸着可乐的荔枝”,“总理大臣讨厌别人窃窃私语”。呀!密密麻麻的记载了66666项指标!  
  “您的工作真是细致深入呀!”沫沫惊叹道。
麦芽男得意起来,说:“我们圈圈村有个学富五车的男子叫绵绵艾,他有一个必杀的绝招,只要是他看上的女孩子,他就会马上思如泉涌,妙笔生花,给人家递上情书。听说,凡是收到他写的情书的女孩子马上就会像坠入粉红色的梦中,一波波甜蜜的感觉荡漾在心中,久久难以忘怀,对他的所有恳求都会答应。”
  “呀!竟有这么厉害?”
  “那当然,绵绵艾可是我们村的特级人才!”麦芽男越说越兴奋,“这封给总理大臣的情书就是绵绵艾根据总理大臣的喜好,专门精心炮制的呢!保证总理大臣一看就会心花怒放,对我情意绵绵的!哈哈!哈哈!”
  “您有如此厉害的法宝,总理大臣一定会答应您的请求的!祝您好运!再见!”沫沫向麦芽男挥挥手道别,继续向南走去。
  天气有点凉了,一阵阵冷风袭来,只见一个婀娜美丽的女孩正坐在一棵菠萝树下磕着瓜子。见到了沫沫,马上笑眯眯的跟她打招呼。
  沫沫问:“您要到哪里去?”瓜子女扭了扭腰肢,说:“我要去西方参加家喻户晓的青青葱葱美少女大赛,希望能够拿下冠军!”
  “呀!您真是一个有梦想的人!那,您有什么法宝可以拿下冠军呢?”
  瓜子女说:这个大赛一共5名评委,咩咩、嘎嘎、喔喔、叽叽和嗷嗷评委,由他们来投票决定。”
  “哦?这几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好像都是鼎鼎大名的导演呢!”
  瓜子女接着说:“听说,咩咩评委喜欢像苹果味道的萌萌清新少女,嘎嘎评委喜欢柑橘味道的甜美芬芳少女,喔喔评委喜欢多情善感的羞涩温柔少女,叽叽评委喜欢薄荷味道的冰雪淡雅少女,嗷嗷评委喜欢芥末味道的热情火辣少女。”
  “是啊?那您准备怎么同时应对这么多口味不同的评委呢?这真是一个难题呀!”沫沫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看!”瓜子女从背包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玻璃瓶子,“这就是我的法宝:娇娇泥面膜!”
  “娇娇泥面膜?又是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东西。”沫沫小声嘀咕。
  “娇娇泥是一种神奇的泥巴,它可以读出每个人内心最最深处对美的感知,还可以把这种感觉反射回去,在每个人的心里激荡起美的涟漪。可是娇娇泥一直都在幽暗沼泽的最最深处。我们美美村有一个智慧勇敢的男子叫跳跳丸,他们家世世代代以做竹竿为生,跳跳丸专门制作了超长的竹杠,一个人去到幽暗沼泽打捞出了娇娇泥。回来后,再交给我们村的百年老店“美极了”的护肤品师傅亲手调制成面膜。”
  “哇!多么珍贵呀!”
  瓜子女眼中充满了无限的憧憬,说:“涂上了这种娇娇泥面膜,评委们就能从我脸上看到他们内心最最深处的青葱美少女的样子。无论他们喜欢怎样的美少女,他们就会看到我是怎样的美少女!”
  “啊!原来,这就是奶奶常常说的:万变不离其中啊!看来,您可是胜券在握呀!”
  “哈哈!哈哈!”瓜子女不禁笑得花枝乱颤,沫沫也觉得她愈发美丽了。
  “您有如此厉害的法宝,评委们一定都会把票投给您的!您一定可以获得冠军!祝您好运!再见!”沫沫向瓜子女挥挥手道别,继续向南走去。一边走,一边想:啊!这么神奇的面膜!要是我涂上了这个面膜,奶奶会不会认为我是她内心最最可爱的小宝宝呢?那以后我要是翻了错误,奶奶也不会批评我了?想到这里,沫沫情不自禁的坏坏的笑了一下。
  天越来越凉,路上的人也渐渐少了,走了老远的路,沫沫才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坐在一棵黄花灌木旁啃着炸鸡翅。
  也许是许久没有见到旁人,鸡翅男见到沫沫,立刻非常热情的和她打招呼。沫沫问:“您要到哪里去?”鸡翅男顿时神采奕奕,豪情万丈的说:“我要去北方拜见威风凛凛的土地保长,希望他把整个坑坑村的土地开发批准给我。我要把坑坑村建设成最最聚集小小牛人们的超级创业中心!”
  “呀!您真是一个有情怀的人!那,您有什么法宝可以让土地保长答应您的请求呢?”沫沫问。
  鸡翅男自信满满的一笑,从背上的卷筒中掏出了厚厚的几大卷图纸,鸡翅男展开图纸,沫沫看到上面描绘着直冲云霄的摩天大楼,犬牙交错的各种功能、各种造型的大型建筑,一片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有意思的是,每张图纸的右下角上都印着四个字:纸醉金迷。“纸醉金迷?看上去像是个心照不宣的暗号啊!”沫沫心中暗暗嘀咕。
  “这个图纸有什么特别的?听说土地保长每天都要看几米厚的图纸呢!”沫沫看着鸡翅男问。
  “这可不是普通的图纸,这是用醉醉纸描绘的图纸。”
  “醉醉纸?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呢?”沫沫倒觉得奇怪了。
  鸡翅男得意起来,“真是个小乡巴佬!”他凑到沫沫身边,低声说:“我们建建圈的魔法师告诉我一个秘密哦,土地保长的黄金大印被施了魔法,每盖一次印,大印就会磨损掉一大截,就像你们平时做作业用的橡皮擦一样。大印磨损完了,土地保长就得自己偷偷的用黄金做一个,不然的话,土地保长就做不成了!”
  “呀!土地保长每天盖那么多印,那岂不是需要很多黄金吗?”
  “那当然,土地保长每日都在为黄金的事情发愁,头发都变成雪白雪白的呢!”
  “可是,这和醉醉纸的图纸又有什么关系呢?”沫沫好奇的问。
  “你瞧!”只见鸡翅男从身上掏出一小瓶酒,轻轻的撒了一点在一小片空白的醉醉纸上,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醉醉纸马上就变成了金光闪闪的粉末。“哇!我知道了!这就是送个土地保长的礼物啊!”
  鸡翅男接着说:“我们坑坑村有个力大无穷的男子叫细细粉,他有一个祖传的磨盘,能够把黄金磨成最细最细的粉末。还有一个爱动脑筋的男子叫芝芝叶,他找到一种新鲜的植物,能够做出最最坚韧的纸张。他们俩人一合计,一研究,一创新,醉醉纸就问世啦!”
  “醉醉纸真是天才的发明呢!”沫沫不由得惊叹道。
  鸡翅男愈发得意,“我现在把土地保长最需要、最渴望的东西送给土地保长,就像雪中送炭一样,保证他一看所有的烦恼就会烟消云散,还有什么土地拿不到呢?”
  “您有如此厉害的法宝,土地保长一定会答应您的请求的!祝您好运!再见!”沫沫向鸡翅男挥挥手道别,继续向南走去。
路上的人越来越少,直到一个人也见不到了。路也原来越窄,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泥潭,沫沫不小心踩到一个泥潭,还好只没过了小腿,爬起来后,沫沫找了一根棍子,一边探路,一边继续向南走去,不知不觉进入了一个山谷。
  山谷里寸草不生,道路仿佛永远没有尽头,沫沫觉得越来越孤独。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天也黑了下来,突然,黑暗中传来萤火虫一样微弱的光芒,沫沫马上惊喜的跑过去,原来是一朵小蘑菇。沫沫双手托着小蘑菇的脸蛋,这时候,小蘑菇发出的光辉飘散开来,越变越大,在淡淡的尘雾一般的微光中,出现了电影一样的画面,画面中一个少年正在跋山涉水,好像在找寻着什么。“难道这个少年和我一样,也是在寻找酸酸井的源头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自己并不是一个人,也许,自己并不孤单呢?”沫沫心中燃起了一点点小火花。过了一会儿,沫沫看到这个少年竟呜呜的哭着,眼泪大滴大滴的掉下来。“他为什么哭泣呢?咦?他的脸上没有小猫胡子呀?”少年哭了好久好久,一会儿,尘雾一般的微光消失了,少年也消失了,长长的山谷只剩下一个孤孤零零的沫沫和一只孤孤零零的小蘑菇,还有呼呼的风声在山谷中回荡。
  第二天一早,沫沫从睡梦中醒来,小蘑菇也不见了。沫沫一个人不知道走了多久,道路消失了,眼前是一个峭壁,峭壁上刻着几个字:甜甜井源头。“哇!终于到了!”沫沫兴奋的跑过去,突然,峭壁前面裂开一个井口,沫沫一直往下掉,“哇!糟了,这是一个陷阱!”可以已经来不及了,沫沫掉进了一个不知道有多深的深井中。
  井底的土地已经龟裂,看来枯竭已久。沫沫坐在井底,突然想起了一种古老的刑罚:“勿忘我”。默默的忘了自己的存在,别人也会忘了自己的存在,忘记了自己的人就会慢慢消失。沫沫在井底到处摸摸,竟然摸到了一根白骨,沫沫又想起那天晚上呜呜哭泣的少年,难道他是在深井中哭泣吗?这会不会是他的白骨呢?这个井底到底还埋藏了多少白骨呢?沫沫顿时觉得无比的惊恐。
  可是,沫沫转念想起甜甜井旁“此地无骨三百两”的陨石,记得奶奶十分肯定的传授给她的暗语:“深井中是不会出现白骨的”。“深井中是不会出现白骨的”,这里的白骨又是来自哪里呢?难道还有许多事情是连奶奶都不知道吗?自己不过只是想去掉小猫胡子而已,可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为什么会变成一件生死交织的事情呢?沫沫越想越可怕,越想越可怕,背上像是有无数尖针刺来,事实摆在眼前,无论什么传说,什么暗语,都比不上摆在眼前的事实:沫沫的的确确,真真实实就在这里等死!这一定是一个天大的邪恶的阴谋,是一个无比奸诈的“诱捕”的陷阱,所有寻找甜甜井源头的小朋友都会死在这里!想到这里,沫沫也开始哭了起来,比那个小蘑菇幻影的少年哭得还要伤心。
  哭了好久好累以后,沫沫渐渐平静下来,她躺在井底想:不管怎样,无论如何,自己大概率会成为这里的白骨吧,还是赶紧考虑如何阻止酸酸村的小朋友来寻找甜甜井的源头吧,是的,一定要把这个信息传递出去。可是,如何才能传递出去呢?
  “沙沙沙,沙沙沙,见血封喉可传话!”沫沫突然想起家中的葡萄树唱的歌来,难道?沫沫摸着挎中的葡萄籽小刀,难道?可以这样传递信息?葡萄籽小刀见了血就可以传话吗?等我死了,家里的葡萄树就会唱起歌来,比如像这样:“叮叮叮,叮叮叮,甜甜井的源头是陷阱!”这样嘛?真的吗?会唱这样的歌吗?谁知道呢?至少概率是不是零吧。反正自己要死在这里了,试一试有何妨呢?可是,在脖子上抹一刀应该很疼吧,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说不定不疼呢?谁知道呢?沫沫抽出葡萄籽小刀,毫不犹豫的刺向了咽喉,小刀接触到血的一瞬间,突然碎成粉末。粉末飘散开来,弥漫了井底。
  这时候,井内阵阵作响,内壁开始刷刷剥落,露出了圆圆的门。沫沫趴在门边,听见里面传来排山倒海的声音,沫沫觉得自己此时应该很激动,但是沫沫却已经失去了激动的知觉。这个门与沫沫读过的惊险的故事中的门不一样,这个圆圆的门只有一个最简单门栓,不需要钥匙。沫沫拉开门栓,毫无悬念的门开了,这个过程一点儿也不惊心动魄,好像非常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门开了,沫沫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一股巨大的波浪汹涌冲向沫沫,沫沫被波浪携卷,一阵天旋地转。
  不知道过了多久,沫沫突然发现头顶艳阳高照,自己漂浮在井水中,头顶上方还有一个轱辘。咦?这不是我们甜甜井的轱辘吗?咦?沫沫竖耳倾听,井面上传来小朋友们欢乐的嬉戏声,还听到自己的好朋友苗苗的声音。沫沫觉得如梦方醒,一股巨大的安全感向她袭来,她闭着眼睛,享受并陶醉着这片刻的宁静与愉悦。然后沫沫大声呼叫“救命啊!救命啊!我是沫沫!”井口聚满了小朋友的脑袋,一个小朋友突然大叫起来,“沫沫!沫沫!”这时候,远处跑来的一大簇大人,大人们赶紧转动轱辘,把沫沫捞了起来,就像平时捞冰镇西瓜一样。不一会儿,奶奶也远远的跑来,她一把抱着沫沫,哭个不停。
  “沫沫!你的小猫胡子怎么不见啦?”一个小朋友尖叫起来,沫沫摸摸自己的脸蛋,呀,果然!一个大叔尝了一口井水,呀!井水又变得冰冰凉凉,清清甜甜啦!小朋友都聚拢来,争先恐后的抢着喝井水,哇!像变魔法一样,大家的小猫胡子都不见啦!小朋友们高兴得蹦蹦跳跳,村民们在井边烧起篝火,载歌载舞了三天三夜。
  从此村民们又用着冰冰凉凉,清清甜甜的井水,过上了幸福健康的生活。更加神奇的是,第二年,用甜甜井井水浇灌的葡萄树竟结满了又大又甜的葡萄,沫沫陪着奶奶挨家挨户的送给村民。沫沫也和小朋友们在院子里开了一个盛大的葡萄盛宴,大家欢乐了很久。
  再后来,沫沫在电视上看到麦芽男被评为优秀村长,因为他带着村民把他们村制作的麦芽糖销售到了世界各地,总理大臣亲自给麦芽男戴了一朵大红花,麦芽男的脸蛋被印得红扑扑的。瓜子女早已捧得冠军的奖杯,现在已经是红得发紫的电视剧明星,还主演了好多小朋友喜欢的角色,沫沫班上的小朋友还在网上专门为她写一些有点儿专业的影评。鸡翅男的坑坑村鸡窝窝创业中心也非常红火,里面孵出了很多小牛人企业,鸡翅男也变成了一个明星企业家,和许多鸡窝窝的创业小牛人们一起登上了涨涨财富榜的榜单。啊!每个人都生活得各得其所的样子。
  深井中是不会出现白骨的,就是这么简单。沫沫坐在葡萄树下,吃着又大又甜的葡萄,心中怀着捡了一条小命的快乐,悄咪咪的想。【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