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门:
查看: 315|回复: 0

分享读《舒克和贝塔历险记》的快乐

[复制链接]
皮皮鲁 发表于 13-6-3 22: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封豨(豆瓣)

  “傻孩子,什么偷不偷的,咱们老鼠世世代代就是这样活下来的。别理他们,贩卖正直的人最不正直。快吃吧。”
  
  舒克又吃了两颗花生米,他觉得,今天的花生米不如以往的香。
  
  
  “干吗她每天可以大模大样吃这么多东西?而我吃一点儿就是偷。要是主人每天也给我一点儿东西吃,哪怕比咪丽少得多,我就不会偷了,主人真是个怪东西。”贝塔想。
  
  
   “干脆,我离开这个屋子,自己到外边去闯荡吧。”贝塔拿定了主意。他不愿意让咪丽总是饿肚子。
  
  贝塔盖好舱盖,驾驶着坦克,从咪丽出入的小门驶出了屋于。
  
  外边是满天星斗。(这句超赞啊hoho)
  
  
  “飞行员还怕头朝下?”贝塔撇撇嘴。
  
  舒克不吭气了。他原想解开安全带,把身子正过来,可又怕贝塔笑话飞行员还不如坦克兵。舒克只好忍着。
  
  其实贝塔也快不行了,但他下决心一定要坚持到舒克忍不住为止,煞煞他那飞行员的优越感。
  
  
  “真对不起!”一只猫说。
  
  他大概是世界上第一只给老鼠道歉的猫。舒克和贝塔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你怎么能吃猫肉呢?”贝塔火了。生来怕猫恨猫的贝塔,居然替猫说话了。
  
  “猫怎么能吃老鼠肉呢?”国王反问。
  
  “这……”舒克和贝塔答不上来,反正他们觉得国王吃自己的臣民不对。
  
  
  当本校航模队人场时,师生们一阵欢呼。只有皮皮鲁无动于衷。原先,皮皮鲁也极力为本校队员喊“加油”,谁都希望自己的学校光彩,可每次老师都说他是“假招子”。
  
  “你要真想给本校争光,考试得100分呀!”这是老师挖苦皮皮鲁的口头禅。后来,皮皮鲁索性无动于衷了。
  
  
  “谢谢你救了我,贝塔。”咪丽肯定坦克里一定是贝塔。
  
   贝塔不敢出来。他牢牢记着眯丽猛然回头咬他一口的教训。
  
   “你怎么到野外来了?”贝塔在坦克里问。
  
   “你走后不久,主人就把我从家里赶出来了。”眯丽委屈地说。
  
   “为什么?”贝塔不明白。他不在了,咪丽应该生活得好呀!
  
   “主人说,没有老鼠,养猫也就没用了。”咪丽伤心地说,“原来怪我不好,原谅我吧,贝塔!现在我懂了,没有你,丰人根本不会养我。”
  
   贝塔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猫是因为有老鼠才受到人的优待。
  
  
   “你妈妈还偷东西哪!”蓝鹦鹉提醒舒克。
  
   “你不应该看她!有这样的妈妈真丢人!”绿鹦鹉说。
  
   “可……她……是我的妈妈……”舒克说。他觉得妈妈就是妈妈,偷东西和不偷东西是另一回事。
  
  
   望着饿得有气无力的妈妈,舒克忽然恨起自己来:为了自己出去混个好名声,把年迈的妈妈扔在家里不管。好名声到手了,可良心到哪儿去了?没有良心的好名声能算好名声吗?
  
   “妈妈,我对不起你!是你把我养大的,我却……”舒克哭了。
  
   “别这样说,你快走吧!妈妈能见上你一面,也就放心了。记住,保住好名声,保住好名声啊!”妈妈推开舒克的胳膊,闭上眼睛。
  
   舒克恨死名声这个东西了。为了得到好名声,他抛弃了生他养他的妈妈,可谁也没有谴责过他,就因为他妈妈是老鼠!舒克真可怜自己的妈妈,她应该和猫的妈妈享有样的做母亲的权利呀!
  
   舒克擦干眼泪,他决定留在妈妈身边,伺候妈妈。什么名声不名声,去他的吧!丧失良心的名声再好,舒克也不稀罕了。
  
   舒克钻出洞,给妈妈找吃的。妈妈已经饿得昏过去了。
  
  
  
   “舒克,这不是你偷的!”小麻雀说。
  
   “是我偷的。”舒克说。
  
   小麻雀们都愣了。
  
   “不,不是你偷的!”小麻雀急了,他不相信舒克会偷东西。
  
   “是我偷的。”舒克义重复了一遍。
  
   舒克现在什么也不怕了。名声,面子,他统统不去想。舒克现在惟一惦记的是他的妈妈在挨饿。妈妈快饿死了,而食品柜上放着吃的,为什么不能去拿呢?管这叫偷也好,叫拿也好,反正舒克不能看着妈妈饿死。
  
  
  
  
  
   听到这么亲切的话,受到这样的尊敬,舒克的妈妈感到承受不了。她一辈子都是在歧视和侮辱中度过的。
  
   “我也想体体面面地过日子,我也恨自己干吗是一只老鼠。我生舒克时也像你们的妈妈一样受罪,可为什么我的儿子只有抛弃了我才能混到好名声呢!”舒克的妈妈哭了。
  
   从来不掉泪的大花猫也哭了。
  
   经过商量,大家决定今后由咪丽把舒克的妈妈带回主人家抚养。这样一举两得。
  
  
  
   舒克把自己来到城里以及罗丘怎么被抓住等等统统告诉了皮皮鲁。
  
   “你藏在我兜里,我去救罗丘。”皮皮鲁把舒克装进口袋里,走进冷饮店。
  
   “把这老鼠交给我吧,由我来处决他!我家有只猫。”皮皮鲁对大家说。
  
   没有人反对。(皮皮鲁很聪明啊,我都没想到是这么救的)
  
  
  
   “咱们以后可得细心点儿,”舒克对贝塔说,“哪儿有不修跑道就搞空运的呀!这在世界航空史上也算奇迹了。”
  
   贝塔耸耸肩膀。
  
  
  
   艾丽记录下来的意见比原剧本的字数多出一倍。
  
   “回去好好改改,尽快写好。”贝塔吩咐。
  
   “嗯。”艾丽面有难色,但还是答应了。
  
   “你会改好的。”舒克像个大学教授。
  
   “语言再精炼些。”臭球像大作家。
  
   “增加些悬念。”罗丘不甘落后。
  
   大家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都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审查电影剧本。说真的审查剧本比当编剧舒服多了,神气多了。
  
   数日后,电影剧本审查小组再次开会研究艾丽写的电影剧本。
  
   艾丽上次开完会后,回去把大家的意见看了一遍。认为按照这些意见无法修改剧本,许多意见都是自相矛盾的。她干脆一字不改。
  
   “我按照你们的意见把电影剧本重新写了一遍,现在念给你们听听。”剧作家艾丽说。
  
   大家冼耳恭听。
  
   “改得好。”舒克听完后点头喝彩。
  
   “不错,具备了获得奥斯卡奖的条件。”贝塔点头。
  
   罗丘和臭球也是赞不绝口。
  
   (--这段笑死我了哈哈)
  
  
  
   三架歼击机压在皮皮鲁号上方。海盗还操纵飞机来回晃机翼,故意气舒克。
  
   舒克忽然想起前边那座山头上有个鹰巢,他有办法了。
  
   “咱们把飞机开到鹰巢旁边,把鹰引出来。”舒克对臭球说。
  
   “这办法不错,也够危险的。”臭球点点头。(有魄力)
  
  
  
   “打他!”海盗下令打悬在降落伞下的臭球。
  
   几架飞机朝臭球逼过去。
  
   舒克火了。海盗这足公然违反国际上有关空战的规定:跳伞后的飞行员失去了武装,不准向他射击。
  
  
  
   “等把海盗收拾了,把航空公司交给臭球经营,咱们再去开始新的生活。”舒克说。
  
   “对,重新开始,从零开始,如果咱们再干成一件大事业,不就等于活了两辈子吗?”贝塔同意,而且有高见。
  
   “就是,一般人干成了一件事,就拿它当自己的终身事业,挺傻。其实把旧事业扔了,再重新弄另一个新事业,才够味儿。”舒克说。
  
  
   直升机吊着坦克飞走了。舒克和贝塔不喜欢过有条不紊的生活,他们喜欢冒险,喜欢过不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事的生活。(我也是嘿嘿)
  
  继续。舒克居然结婚了.........
  
  
   “皮皮鲁!皮皮鲁!”舒克叫。
  
   可惜他声占太小,熟睡中的皮皮鲁无动于衷。
  
   贝塔趴在皮皮鲁耳朵旁边,大声说:“皮皮鲁,快醒醒,考试啦!”
  
   皮皮鲁“噌”地坐起来。
  
  
  
  
  
   “办报不大容易吧?”贝塔问。
  
   “其实不难,把三方的关系摆对就行。”头版说。
  
   “哪三方?”舒克问。
  
   “读者、编者和作者。”头版说,“读者是爷爷,编者是爸爸,作者是孙子。这样的关系,准能办好报。”
  
  
   “别紧张。听说过舒克贝塔吗?”贝塔问。
  
   “就是打败鼠王的那两个勇士?”
  
   “对,就是那两个勇士!”贝塔很满意“勇士”这个头衔。
  
  
   海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承认自己喜欢霸占,可如果就剩下他自己,他觉得霸占的东西再多也索然无味。霸占是占给别人看的。
  
  
  
   舒克跨进直升机驾驶舱。贝塔钻进坦克。他们心里挺难受。生活就是这样,一会儿分离,一会儿合聚,有喜有忧。乐在其中。
  
  
  
   舒克发动汽车。马达声很大。
  
   “发动机质量够呛!”贝塔亮出行家的口气。
  
   舒克很快就掌握了驾驶汽车的技术。
  
   “人真蠢,听说考个驾驶执照要几个月时问,其实半个小时就能学会。自己折腾自己。”舒克边开边说。
  
  
  
   “你们订的遥控汽车是假的!”贝塔在玻璃杯里冲胖子和瘦子大喊。
  
   “现在什么不是假的?”瘦子反问贝塔。
  
   “大惊小怪!”胖子笑笑,“假药,假酒,还少吗?你说玩具汽车是假的,又害不了人命,有什么关系?”
  
   舒克和贝塔愣了,他们感到人和老鼠差不多,一个层次。
  
  
  
   女人的脸上有哲学,有希望,有恐惧,有快感,有一切——当她数大把大把的钱的时候。
  
  
   舒克和贝塔玩得开心。太空里没人干涉他们,他们不用担惊受怕,可以尽情地大声喊叫,宣示生命的存在。
  
   几天过去了,新鲜劲儿没有了。舒克和小塔开始感到寂寞。
  
   “说点儿什么,”舒克说。
  
   “话都说得差不多了。”贝塔说。
  
   “这没有交往的滋味儿也挺难受。”舒克扒着圆窗往外看。
  
   “被人歧视也是一种享受。”贝塔像是哲学家。
  
  
   舒克和贝塔住在豪华的饭店里,吃着山珍海味,享受着一流的服侍。
  
   没有歧视,没有饥饿,不用为生存发愁,但舒克和贝塔觉得很累。
  
  
   “地球上的人太重视别人对他的看法。”贝塔说。
  
  
   很怪,生活在这么好的地方,还要想地球。就因为地球是故乡。
  
  
   他们这才知道还有比自尊更重要的东西。
  
   居住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生活得再好.也不会幸福。
  
  (这句话太赞了,然后究竟哪里,才是属于自己的地方呢??)
  
  
  
  
  
   “长大成就再辉煌,没有童年的人生也是不完整的人生。”皮皮鲁叹了口气。
  
  --------------------------------------------------------------------------------
  
  
   “到我屋里坐吧。”海盗往卧室请昔日的两位敌人,那口气像是请亲爹。
  
   时间能消除一切仇怨。
  
   在时间面前,世问的一切仇恨都显得微不足道和软弱无力。
  
  
   海盗苦笑了一下,说: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非要同你们争个高低,挺好笑。其实,活着大可不必那么事事认真。”
  
   舒克和贝塔点点头,他们认为海盗的话有道理,他们想起仇恨老鼠的人类把他俩当外星人隆重接待的那次闹剧,他们认定世间的大部分事都是自欺欺人、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舒克的手颤抖了。
  
   贝塔的心脏停止往全身供血。
  
   皮皮鲁在本市是第一个知道即将发生地震的,可他现在还在楼里!
  
  
   舒克和贝塔这才知道创造性劳动在人生中占有什么样的位置,吃喝玩乐是享福,但它们同创造性劳动比起来,实在是一种渺小的享福。人生真正的享福是进行前所未有的创造性劳动。
  
  
   “我不能让今天的孩子再重演我童年的悲剧。”皮皮鲁突然站起来。
  
   “悲剧?”贝塔没听说过皮皮鲁小时候有悲剧。
  
   “没时间玩,没地方玩,没朋友玩,这对于孩子来说就是悲剧。”皮皮鲁忿忿地说。
  
  
   “我觉得它和别的鸡不大一样。”舒克绕着裸鸡转了一圈儿。
  
   “没错,它的眼神显得特别有觉悟,特革命,思想境界特高。”贝塔有同感。
  
   那鸡在地上走了几步,每一步都透着有理想和大义凛然。
  
   众歹徒大眼瞪小跟。
  
   头儿开始用十大杰出青年的口气谆谆教导部下,告诉他们人生的意义在于给予,告诉他们生命的价值就是奉献,还引用了好多伟人的名言伟句,还说钱是万恶之源,还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只应该有友谊不应该有性爱……
  
  
   “还留着他干什么?整个一个劳模。”忘拼命厌恶地看了头儿的尸体一眼。他觉得,
  
   做了坏事生怕别人知道的人有救,而做了好事生怕别人不知道的人没救。
  
   刚才复活的头儿的表现就是一个地道的做了好事生怕别人不知道的形象。
  
  
   “说你违章你就是违章了,驾驶执照!”那警察吼道。
  
   皮皮鲁只得将驾驶执照递给警察。对于司机来说,交通警察的话就是圣旨。
  
  
   “这家伙运气太差,其实撞了皮皮鲁的车如果留下来等着车主,或者在雨刷器上夹一张纸条,皮皮鲁会和他交一辈子的朋友,还一分钱也不会让他赔。”舒克为小个子惋惜。
  
  
  
   想像的空间越辽阔,生存的空间越狭窄。想像的空间越狭窄,生存的空间越辽阔。上帝的幽默。
  
  
   望着一屋了钱,糕鱼氏反倒有一种失落感,他觉得没什么奔头了。
  
  
  
   “明天就舒克自己去赴约吧,你一定要见机行事。”皮皮鲁说。
  
   “为了全世界的安全,你要不惜一切代价。”贝塔手舞足蹈。
  
   皮皮鲁从书柜里取出一本书,递给舒克。
  
   “今天晚上好好看看,这是业务学习。”皮皮鲁说。
  
   贝塔凑过去一看,书名是《名人情书100篇》。
  
  
  
  
  
   “你考我吧。”舒克把书递给贝塔。
  
   “请背诵马克思写给燕妮的第三封情书。”贝塔随手翻开一页,给舒克出题。
  
   舒克一字不差地背出了马克思写给燕妮的第三封情书。
  
   “再背克林顿20世纪70年代在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上学期间写给同班女生希拉里的第一封情书。”贝塔又出难题。
  
   舒克准确地背诵了这位名叫克林顿的美国总统当年写给他的女同学的情书。
  
   “100分。”贝塔台上书,对舒克过目成诵的才能表示心悦诚服,“不得不承认你是背诵情书的天才。”
  
  
   “爱情光靠语言可不行,更重要的是靠身体语言。”贝塔好像是专家。
  
   “身体语言?”舒克没明白。
  
   “也就是行动。”贝塔冲舒克挤眼睛,“现在的女性,不喜欢文质彬彬的男性。她们喜欢粗暴无礼的男性。”
  
   “她们喜欢声带语言文质彬彬,身体语言粗暴无礼的男性。”舒克再次纠正贝塔的偏差。
  
   “你确实概括力强。”贝塔五体投地。(舒克贝塔那么早就懂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了..)
  
  
   “舒克和利真的好上了?”贝塔问皮皮鲁。
  
   “大概是吧,已经妻子妻子的喊了。”皮皮鲁耸肩。
  
   “没白看《名人情书100篇》呀!”贝塔酸不溜丢地说。
  
  
  
  
  
   “继续皱!”女教师喊叫。
  
   泪水顺着王川的鼻冀两侧流进了他嘴里,羞辱、愤懑、人的尊严被亵渎……
  
   舒利惊讶地看着荧光屏上的一切。
  
   “爸爸,这就是学校?”舒利抬起充满泪水的眼睛看舒克。
  
   “这不是学校!是监狱!!”贝塔大骂。
  
  
   “爸爸,我想拿文凭。”一天,舒利对舒克说。
  
   “要文凭干什么?那玩意是自欺欺人的东西。”舒克教育女儿。
  
  
   “对,不能让老鼠参加考试,这简直是亵渎知识”。又一位老师揭竿而起。
  
   “不让老鼠考试!”
  
   “我也不同意!”
  
   “如果让它参加考试,我要求辞职!”
  
   “我罢教!”
  
   “我绝食!”
  
   教师们对校长群起向攻之。
  
   校长一言不发,任凭下属们发泄。
  
   “说完了没有?”校长等教师们嚷嚷完了,问。
  
   “我还要说……”
  
   “我说……”
  
   “太不像话了……”
  
   教师们意犹未尽。
  
   “先听我说,人家可是出了钱的。考一次试,给咱们两万元!”校长大声说。
  
   没人吭声了。
  
   每个教师都在心里用两万除以全校教职上的总数。数学教师比语文教师先得到答案。
  
   “其实,让老鼠参加考试也无所谓。说不定还能提高学生对考试的兴趣呢!”一位数学教师率先扬帆转舵。
  
   “就是,让它参加我们班的考试吧!”语文教师虽然在心算上较之数学教师慢了半拍,但她从社会学角度算计出老鼠在哪个班考试,哪个班的班主任的劳务费就应该比别的班的班主任高半拍。
  
   “欢迎它到我的班来。”
  
   “我强烈要求老鼠到我们班来!”
  
   “来我的班!”
  
   “不来我罢教!”
  
   “不来我绝食!”
  
   教师们以工作以身体健康以死威胁校长。
  
  
  
  
   人都想把自己的生命活得比别人精彩。活得好离不开机会。一般人是等待机会,聪明一些的人是把握机会,再高明一点儿的人是创造机会。
  
  
   “爱因斯坦给婚姻下过一个定义:试图把一个偶发事件变成持久关系的徒劳之举。”皮皮鲁说。
  
   “不愧是相对论的发现者,看问题一针见血。”鲁西西说。
  
  
   白猫看见了房顶上的一只母猫,他顾不上贝塔了,他想要那只漂亮的母猫。
  
   舒克他们目睹了白猫征服母猫的全过程,猫的呐喊划破了夜空,显示着创造生命的骄傲。
  
   “在那一瞬间,他们就是上帝。”舒克意味深长地说。
  
  
  
   高楼大厦栉次鳞比,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人川流不息,一个比一个显得忙.忙着得到想得到的东西。
  
   得不到就失落就急,得到了就先得意后空虚。
  
   得到的越多失去的越多,得到的越少失去的并不少。
  
   人类在地球上的不同空间不同时间前赴后继忙忙碌碌不遗余力地干着同一件事:从打生下来就都想比别人活得好,到死却都觉得活得不如别人好。
  
  
  
   没有贪婪和欲望,人类就永远不会前进。有了贪婪和欲望,人类就永远不会幸福。
  
   说到底.人类的每个成员都是被折磨死的。天折磨。地折磨。钱折磨。同类折磨。自己折磨自己。
  
  
   “臭钱?没钱行吗?我觉得可以理解。谁不想过好日子?”贝塔反驳。
  
   “什么叫好日子?对已有的一切满足,就是幸福。再说了,活得好不好,全在心情。不在物质。由物质带来的快乐是假快乐。这种假快乐是随环境变化的,是暂时而不经久的。”舒克说。
  
  
  
   “这世界上的事,其实结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舒克毕竟是当过作家的,话出来就是透着有学问。
  
   “这话怎么讲?”贝塔还没听明白。
  
   “就拿人说吧,生下来的结局肯定是死,既然知道结局是死,还活什么劲儿呢?不,他们要活,还特想活,活什么?活从生到死这之间的过程。
  
  --皮皮鲁和德国女人结婚了,贝塔和人结婚了,舒克的女儿和猫结婚了,汗…………
  
  
  生命的乐趣就是奋斗。没有奋斗的生命不叫生命。到一个举目无亲的地方,经过一番拳打脚踢,开创令人触目惊心的事业,这才叫生命。
  
  
   舒克和所有的朋友们;
  
   我走了。我想独立生活。从我出生起。就几乎没离开过爸爸。从歌唱家身上,我发现了一种魅力,这种魅力是独立生活的人所特有的。我也想自已去世界上闯荡,希望你们不要找我——如果你们真对我好的话。
  
  
  
  正确的教育应该是发现人的长处,培养他的长处,告诉他什么地方行。错误的教育是发现人的短处,揭露他的短处,告诉他什么地方不行。不少家长和老师让孩子将全部精力放在改正他的短处上,结果,短处没有变成长处,长处也没有了。
  
  
   “人类有法律。”皮皮鲁说。
  
   “法律应该改名叫乏力。”歌唱家深有体会地说
  
  
  
  
  
   “这个混蛋。”舒克骂贝塔。
  
   “我爱你,舒克。”贝塔一点儿不生舒克的气。
  
  
  
   “你为什么要娶歌唱家?”皮皮鲁用男中音的嗓子问贝塔。
  
   “因为她是人。”贝塔的回答令人回昧。
  
   “你为什么要嫁给贝塔?”皮皮鲁用同样的问题问新娘子。
  
   “因为他不是人。”歌唱家的回答耐人寻味。
  
   “你会永远爱她吗?”皮皮鲁问贝塔。
  
   “说不好。但现在爱。”贝塔说出有史以来在结婚典礼上新郎说的最伟大的一句话。
  
   “你呢?”皮皮鲁又问歌唱家。
  
   “希望能永远爱他。”歌唱家也不玩虚的。
  
  
  
  “著名科学家达尔文小时候学习很糟糕,上爱丁堡大学读书时考试经常不及格,他爸爸对达尔文说,将来你不仅会给自己丢脸,还会给家里丢脸。可是后来达尔文成了大科学家。”
  
   “这倒是,”燕妮觉得还是皮皮鲁的道理对.“就拿我的同胞爱因斯坦来说吧,他在9岁前连话都说不好,爱因斯坦的父母认定爱因斯坦有智力障碍,上中学时,爱因斯坦各门功课都很糟,老师要他退学,还对他说,你将无所作为。”
  
   “爱迪生小时候更笨,以至于被学校开除了,校长曾对爱迪生下断言:终身一事无成。”舒克看了不少书,“还有牛顿,少年时代懒散,在学校被编入差班,还打架。”
  
  
  
   “这道理和吃窝头一样。”舒克说,“过去人们吃窝头时感到委屈,现在吃窝头感到幸福,为什么?就因为过去是必须吃,而现在是可吃可不吃。必须做的事,人就会委屈。能够自己选择时,人就会感到幸福。”
  
  
   皮皮鲁走进病房看望燕妮,他是一个伟大的丈夫,他根本没问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他只关心妻子的身体。
  
   燕妮十分感动。一屋子产妇嫉妒得死去活来。她们的先生进屋后第一句话的主题都是关于孩子的性别。
  -------------------------------
  后面其实还有点。。但我读不下去了。。
  
  估计是那阵子老郑心情不好。。舒克贝塔都大彻大悟出家去了。。老婆孩子都不管了,像话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