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门:
查看: 441|回复: 0

舒克贝塔回忆记

[复制链接]
皮皮鲁 发表于 13-6-3 22: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伊谢尔伦的风(豆瓣)

  我一向自称“从听得懂中国话开始看动画,从认识汉字开始看漫画,从第一次摸电脑开始玩游戏”,那么接触舒克贝塔,大概也是动画在前,原作在后。
    
    主题曲到现在也还能哼出来,“舒克舒克舒克舒克舒克舒克舒克舒克开飞机的舒克,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开坦克的贝塔”,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种歌词根本就是在骗稿费吧……动画画风什么的,已经完全没印象了,并且理智和常识告诉我,不要怀旧,不要重温,这方面的回忆,绝对是相见不如怀念比较美好。
    
    那时候认识的,在脸上抹牙膏、把尾巴缠在腰里以掩盖自己老鼠身份的舒克,开着玩具坦克并且把花生米当炮弹的贝塔,俨然还是活泼可爱的童话质感,倒也确实很招当时还在上幼儿园的我和其他小朋友的喜欢。上小学之后,因为同班同学的大力推荐开始省伙食费买每月出的新《童话大王》、去旧书摊淘在我出生前出版的老《童话大王》,于是竟然就把舒克贝塔的故事从头到尾一直一直看了下去。
    
    从舒克贝塔一开始开着玩具直升机和玩具坦克去冒险到他们认识了天下头号捣蛋王皮皮鲁,从他们绝望地做了外星人到三十年后回地球,从五角飞碟到罐头小人歌唱家再到舒克的女儿舒利和副市长家的猫辰羽,直到最后的归隐五台山。这个故事荒诞不经,这个故事天马行空,这个故事太过理想,这个故事不是童话。真的不是。《快乐王子》、《彼得·潘》式的忧伤童话不是这个样子的,格林童话式的黑暗成人童话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想《舒克贝塔历险记》是这样一个故事:它以童话的身份夹带偷渡了许多直到现在家长们一般也会认为不该让小孩子知道的东西,它用童话的形式实现了武侠小说般的快意恩仇,它用童话的嘴脸向我们灌输了许多郑渊洁式的歪道理和鬼主意,而最后它给了我们一个让人耿耿于怀的结局,不忧伤不惆怅,没有皆大欢喜没有教育意义,只是让人心里舒服不起来,直到很多年后,才会逐渐觉得可以接受,觉得习以为常。
    
    所以我始终不能明白,那些希望用郑叔叔的故事来教育孩子的家长是怎么想的,如果他们希望的“教育”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教育”的话——喜欢郑渊洁的孩子们,满脑子都是鬼主意;喜欢郑渊洁的孩子们,某些方面的知识会掌握得比较超前;喜欢郑渊洁的孩子们,擅长和老师家长对着干;喜欢郑渊洁的孩子们,注定得独立而磕磕碰碰地成长。
    
    喜欢舒克贝塔的孩子们,或者扩大一点,喜欢过阿奔、力力士等许多郑叔叔的角色的我们,也是非得等到长大了,到了一般人认为不应该再看童话的年纪了,才能体会当初那些不愿接受的结局,才能明白,那些结局,或许才是整个不合理的虚幻的荒诞的故事里最合理最正常最贴近我们现实生活的一处。并且可能也是因为习惯了十几岁还捧着《童话大王》被旁人投以惊诧的目光,所以当我们被人一再问到“你这么大了还看卡通啊?”的时候,态度才能越发身经百战理直气壮。
    
    而到最后,怀旧文字结尾例行的“感谢作者感谢杂志感谢主角们陪伴我们走过青春(下略)”,这里就省掉算了,在对舒克贝塔的结局释然之后很多年的如今,悟出了两只公耗子抛妻弃女携手归隐的真正含义的我,只想露出毫不纯洁的幸福笑容,额外感谢一件事:感谢郑叔叔,可以让我自豪地宣布,“有这样一个官方配对,我从幼儿园一直支持到现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