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幻想文学院

搜索
热门:
查看: 224|回复: 9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梦弦外传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1#
雨の旋律 发表于 19-4-2 10:09:56 |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第一卷、玥与月蓓

第一章、弱小

“什么?”组织钢琴比赛选手的相关工作人员的女孩不可置信的转过身看向站在自己面前要填写入选比赛资料的怡雪。那个女孩不由得勾起一丝嘲弄,随手拿起了手中的填写表,在怡雪面前挥来挥去,道:“你也想参加比赛?”
女孩带着嘲弄气息的冷酷声音刺痛着怡雪,怡雪低下了头,不敢说什么,没有反驳。
“哎呀呀,真是少见。那个只能躲在角落里的怡雪居然要参加钢琴比赛。”女孩眯起眼睛俯视怡雪,不屑地藐视。“哎哟,真是令人期待呀。说不准会表演出什么令人吃惊的事情呢。你们说对不对?”女孩挥着手中的填写表,视线有意识的闪过怡雪,直接看向了站在怡雪后排的学生。
“哈哈哈…………”这一幕固然是很有趣的,怡雪就好像是强者手中玩弄着的小丑,逗得其他的同学哄堂大笑。
怡雪的头随其越来越底,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却一直没敢落下。
“喂喂喂,不要参加的话就别挡着我呀。”在怡雪后面的学生一边不耐烦地说,一边用手臂将怡雪推出队伍。怡雪一下子就被推了出来,因为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推倒在地。而罪魁祸首也只是若无其事的哼着歌,好像再说: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你活该,你活该。
“切。”在一旁的女孩子冷冷地扫了怡雪一眼,一脸不屑。“装什么装,你以为你是林黛玉啊,矫情。”
“哎呀哎呀,这位同学你怎么能这样呢。人家怡雪同学就是矫情嘛,就是比林黛玉,还林黛玉。”
“哈哈哈哈。”
这样一闹,在场的同学都不由指着怡雪笑开了花。怡雪则是颤抖着躺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喂,林黛玉,要不要我扶你啊?”其中一个女孩子蹲在怡雪面前,傲慢地看着怡雪,伸出了双手。“…………”怡雪颤抖着止住自己的泪水,好不容易才抬起了头。她看着女孩伸出的手,强忍出一个含泪的微笑。
颤抖的手吃力地向那个女孩伸去,怡雪的手要落在那个女孩手上的那瞬间,女孩收回了手。
“!”怡雪不由得重心不稳,本来就半瘫在地上的身子,一下子又重力瘫倒下来。
“哈哈哈,瞧你那可怜样。本小姐的手是你随便碰的么?”那个女孩一边放声大笑,一边站了起来。而在一旁的人也忍不住跟着笑。
“唔。”泪水如喷泉一般地涌了出来,怡雪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模糊地视线扫了最后那儿一眼,终于忍不住转身跑开。
在跑开时,怡雪还听见背后传来的笑声
------------------------------------------------------------------------------------------------
------------------------------------------------------------------------------
--------------------------------------------------------
怡雪一口气跑到了顶楼,她一边喘气一边哭泣,全身无力。
尽管是告诉自己要坚强,但还是没有办法阻止泪水的放任。这样弱小的自己,真的能变得坚强吗?
“唔。”怡雪抬起头,泪水刷刷地随着眼角划过脸颊。
天,好蓝啊,一眼看去,蓝蓝的一片,没有其他的颜色了,这样的天空真的不会孤单吗?

沙发 2#
 楼主| 雨の旋律 发表于 19-4-2 10:10:20 | 只看该作者
第二章、蓝天不会孤单,你的泪水陪伴。

“自然是不会孤单了。”
“!”怡雪刚刚忽然听到了一阵细小的声音,怡雪反射性的看向四周,却始终找不到说话的人。“我在这。”
“!”怡雪忽然眼前一晃,紧接着就是一阵带着淡红气息的风,忽隐忽现的闪现出一个娇小而散现光芒的身影。
“它还有太阳陪着。”眼角略带着一种摸不透的忧伤,银白色的秀发像是无数缕月光似地凌乱地散着。尽管是如此娇小,仍是无法忽略她特有的王者气息。
“你,是?”怡雪眼角的泪因惊讶停止了流动。而刚刚的落泪,使得说话的声音略带鼻音,脸上浮动着红晕。
“月蓓。”自称月蓓的“精灵”轻轻地吐出几个字,她直视着怡雪,忽然,暖暖地冲她微笑了一下。“我是你的,守护者。”
月蓓暖暖的微笑像是带着满满的阳光,随着阳台吹来的清劲风挽起了怡雪墨紫墨紫的发。阳光满满地包围着怡雪,怡雪惊讶地凝视着月蓓。
月蓓浅浅微笑着的话语,缓缓飞到了怡雪耳旁。
怡雪听到了耳畔旁月蓓传出的声音,月蓓,说的那一句话,那一句,
“哭了,就不好看了。”
哭了,就不好看了。
哭了,
哭了,
就不好看了。
就不好看了。
不好看了。
不好看了。
“嗬——”
怡雪的心里一直回荡着月蓓的那句话。像是因微风吹起的波纹,一圈一圈地,回荡在怡雪内心。有种暖暖的忧伤,暖暖的。
怡雪回过了眸,看向月蓓。月蓓见怡雪看向这里,回了个坚定的笑颜。
“谢谢你。”怡雪笑着对月蓓说。
“哭了,真的会不好看。我一直都知道。”怡雪笑着笑着,泪水顺着脸颊再次滑落了下来。“只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告诉我。尽管我,”一颗颗泪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是有着伤痕的优质珍珠。那个伤痕在珍珠上,去不掉。“尽管我一直是知道的,但我还是希望有人说给我听啊!”
怡雪已经按压不住内心的情绪,此时的她不知道自己是开心还是难过。她只是很想哭很想哭,很想很想哭出带有温度的泪水。
“…………”月蓓愣住了,时间再一次静止了,月蓓一直看着含笑哭泣的女孩——怡雪。而怡雪,则是一直静静地抽泣。静静的。
----------------------------------------------------------------------------------------------
--------------------------------------------------------------------------
---------------------------------------------------------
顶楼里,风,依旧轻轻地吹过。
吹散了凝固在空气里的泪水,挽起了哭泣女孩墨紫色的发,轻抚着停在女孩肩上的守护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3#
 楼主| 雨の旋律 发表于 19-4-2 10:10:43 | 只看该作者
第三章、

“月蓓。。”怡雪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嗯?”感觉到怡雪停下,月蓓也停止了前进,她悬在半空中,不解的看向怡雪。
“我——我——”碰触到月蓓眼光,怡雪一下子就语塞了。
“…………”月蓓悬在半空,看着此时的怡雪。
润白的小脸蛋被憋得红红的,因为紧张额头一直冒着汗,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抓住胸前的领口,不时瞄一眼月蓓,接触到月蓓的目光又不安地把头别向其他地方。
“…………”月蓓无奈地摇了摇头,飞到了怡雪面前。“怎么了?”
“唔。”月蓓这么一问,怡雪就急了。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说什么。“我——我——”
“你很紧张?”月蓓见怡雪这样,无奈地皱起了眉头。
“嗯。”被理解的怡雪不由得欢喜起来,一个劲地点头。“因为,我——”怡雪回忆起在参赛申请室里的事情,不由得颤抖起来。组织钢琴比赛选手的相关工作人员恐怖的邪笑,同校人的无情与嘲笑以及捉弄她女孩胜利的作弄,等等等等。
回忆起揪心的往事,怡雪的泪水再次涌了上来,身子不住地抖动着,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了,只是一直说:“我——我——我——”
“…………”月蓓看怡雪这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害怕?”
“嗯。”怡雪抬起头看向月蓓的时候已经是眼泪模糊了,被理解的怡雪很放松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想放弃?”月蓓说到这的时候,皱起了眉头,眼神直勾勾地看向怡雪。
“不,不想,但是,不是,我,不的,我……”怡雪被月蓓这么一问,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心里有什么东西压着。
她真的,不想放弃,但是,她也是真的,怕啊!
“所以,你想躲避?”月蓓眉头皱的更深了,眼睛锐利地看着怡雪,眼神透露出一种逼迫感。
怡雪看着月蓓,不由得心里一慌。不忍别过头,不去看月蓓的眼睛,只是仍感觉到压迫,心里虚虚的。
这样的僵局一直维持了很久,怡雪还是不敢去直视月蓓的眼睛,也一直没敢说话。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月蓓,因为无论怎么回答,都只能说明她在闪躲。她不想闪躲,不想意识到自己在闪躲,所以,她沉默了。
但是她不知道,她这个样子,也是再闪躲。
--------------------------------------------------------------------------------------------
----------------------------------------------------------------------------
----------------------------------------------------------
顶楼的风,可能太过柔情,触痛了那个女孩的心。
凝固在守护者和女孩之间的语言和无奈,和着气压一起,撞击着那个女孩,以及守护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马扎 4#
 楼主| 雨の旋律 发表于 19-4-2 10:11:06 | 只看该作者
第四章、别逃避,你勇气之后的代价,我来承担。

好一会儿过去了。
“怡雪。”
月蓓轻呼怡雪的名字,打破了维持已久的僵局。
“嗯。”怡雪轻声回应,还是没去看月蓓的眼睛。
“走吧。”月蓓轻轻地说:“去申请参赛。”
“…………”怡雪听到月蓓这句话,不由得沉默了。
“别再闪躲了。”面对怡雪的沉默,月蓓的声音轻轻地拂过。
“…………”怡雪仍保持着沉默,她真的没有那个勇气。
“怡雪。”月蓓再次轻呼怡雪的名字。
“嗯。”怡雪轻声的回应,仍没有看向月蓓的眼睛。
“走吧。”月蓓再次轻声说道:“去申请参赛。”
“…………”月蓓的再次提议,让怡雪心里带有愧意,但她仍选择保持了沉默。
“别在逃避了。再说,”月蓓说道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声音轻柔地拂过怡雪的脸颊,使得怡雪忍不住回头看向月蓓。
“再说了,还有我陪着你。”月蓓冲着看向这的怡雪暖暖地微笑。周围的空气似乎也染上了月蓓微笑的温暖,随着风吹到了怡雪心里,温和地拂起怡雪墨紫色的秀发。
“嗬。”月蓓的微笑再次让时间凝固了,怡雪再次被月蓓的微笑吸引了。月蓓的微笑似乎有给人温暖的力量,像是绽放灿烂的太阳,她呆呆的看着月蓓。
“怡雪。”
月蓓第三次轻呼怡雪的名字。
“嗯?”怡雪半响才反应过来,疑惑的看向月蓓。
“走吧。”月蓓再次轻声说道:“去申请参赛。”
“…………”怡雪愣了一下,眼神渐渐暗淡下去,只是,
“好。你要陪我一起去哦。”怡雪再次抬起头,自信地微笑灿烂地绽放。月蓓惊讶地看向精神充沛的怡雪,随之满意地浅浅一笑:“当然。”
-------------------------------------------------------------------------------------------
-----------------------------------------------------------------------------
------------------------------------------------------------
斜阳里的软风,如此柔情。轻轻地挽着顶楼上那个灿烂地微笑的女孩的发丝。
女孩前面的守护者凌乱的银发像是一缕缕散落着的月光,和着柔风一起,散落在那个女孩的身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草席 5#
 楼主| 雨の旋律 发表于 19-4-2 10:11:34 | 只看该作者
第五章、请打开那扇门

钢琴参赛申请室门前,怡雪忍不住停下了脚步。透过申请室的玻璃门,怡雪不安地望着申请比赛柜台的那位工作人员。
月蓓顺着怡雪的目光看向了那位女孩。
一件纯白色的学生会会员服装,格子披肩上一卷深黄的大波浪发。格子短裙下没有规定要穿的长袜,直下来是一双俏皮可爱的粉色鞋子。
兰花指总没个着点,不安分的指来指去。扑大扑大的眼睛带着一丝玩味,嘴角总是微妙的上翘,笑容里总掺合着令人心里发毛的虚假。
“嘶。”月蓓见那工作人员不得皱起了眉头,一脸厌恶。
“唔。”怡雪无助的看向月蓓,月蓓看着怡雪,皱起了眉头,指向那位女孩:“她是谁?”
“月蓓,快放下手,别用手指着她,被发现就糟糕了。”怡雪见月蓓这般举动,一下急了。
月蓓见怡雪如此,不由得皱起眉头。大概是因为气怡雪的懦弱,月蓓气不打一处,不过还是听怡雪的,把手放了下来。
“你真的那么怕她?”月蓓转过头看向怡雪,皱起月眉。因为月蓓本身带着的王者气息,本来就有压迫感,现在又皱起眉头,怡雪感觉自己好像犯了什么罪行,惹怒了月蓓大人。月蓓的提问更像是定罪。
“不知道,只是,就是怕。”怡雪低下了头,声音越来越小,畏畏缩缩的。不单是害怕别那个女孩听见,更是害怕说错了什么,让月蓓生气了。
“………”见怡雪这幅样子,月蓓又气又恨又无奈,淡淡地看了一眼怡雪,就把视线移到别处,也没说什么。这能让她怎么办?月蓓按了按太阳穴。在片刻思想过后,月蓓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好了,快去报名。”月蓓说着,就准备进去。
“诶,别——”怡雪抬起头,张了张嘴,要说什么,只是说到一半,又停住了。怡雪伸向月蓓的手也停留在半空,没有敢向月蓓伸去,也不知道怎么把手收回来。
“?”月蓓回过头看向一副欲言又止的怡雪,示意她说下去。
“…………额,我——”遇到月蓓直视的眼睛,怡雪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什么,话就像是卡在了喉道里,说也说不出来,咽也咽不下去。断断续续地说出几个奇怪的词:“你…不是地球人…会飞……吓到人。”
“………”月蓓无奈地看着因为接受到自己的直视而结巴的怡雪。 道:“她们看到我确实会被吓到,引起不必要的混乱。但是,我这样飞过去也没关系,她们看不到我。”月蓓快速地消化了怡雪的“造句游戏”,同时做出了关键简洁的解释。
“嗯。她们不会被吓到就没事了。。”怡雪安心的点了点头,下一秒,脸蛋又因为自己刚刚说的后面一句话而羞得通红,怡雪不由得垂下了脑袋,看向自己的脚。
月蓓看了怡雪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怡雪真的很羞涩呀。
“怡雪,走了。”月蓓飞到怡雪面前,道:“去报名,时间不够了。”
“嗯。”怡雪抬起头,稍微恢复了那么点自信。
-------------------------------------------------------------------------------------
--------------------------------------------------------------------
------------------------------------------------------
在斜阳染红的天空下,在教学楼的参赛申请室的那道玻璃门倒映着一个女孩和一个守护者的容颜。
女孩握紧了手,做了决心似地将颤抖的右手放在美丽又容易破碎的玻璃门上,将它轻轻地推开了。是的,女孩终于鼓起勇气推开了参赛申请室的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6#
 楼主| 雨の旋律 发表于 19-4-28 10:46:04 | 只看该作者
第六章 不止有我保护你
“哟哟哟,你又来了呀。我以为,你已经受到教训了呢。”那个迈着傲慢地步子一扭一扭地走向怡雪的,手中的单子被她的兰花指夹住,还一甩一甩的那个女孩,名字叫何雨荷。是校长妹妹的侄女,通关系加入了学生会,是这次担任组织钢琴比赛选手的相关工作人员。就是之前欺负怡雪的人物。
“看样子,我还是太高估你的直觉性了。”雨荷用挑拨又傲慢的语调说着侮辱怡雪的话,又
不屑地扫了怡雪一眼。
“唔。”怡雪见雨荷向这边走来,心跳因为紧张而剧烈加速,怡雪抹了抹额头冒出的冷汗。
见到怡雪恐惧的反应,雨荷满意地弯起了嘴角。带着嘲讽怡雪的冷笑,雨荷着迈着步子,向怡雪逼近。
怡雪顿时两眼空洞,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一步,还差点儿摔跤。手和脚因为恐惧而颤抖不止。
雨荷每靠近一步,怡雪就紧张地后退一步。
雨荷忽然停下了前进,
“!”
怡雪见雨荷停下,本来要后退的脚因为反差而忽然停下,等怡雪反应过来,脚就已经落在空气上,扑了个空。怡雪不由得失去了平衡,一个蹒跚,身子迅速地向后斜倒。
月蓓的眼角瞄见了满意地看着怡雪摔倒的雨荷,不由得握紧了手,心里浮起一丝怒火。
“啊阿。”
“!”
怡雪因恐惧而颤抖的声音不由得让月蓓回眸,见到怡雪倾倒,没多想就要启动魔法营救。
“!”
雨荷和月蓓惊讶地回头,看向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将怡雪稳稳的抱住的女孩。
“真险。”
瀑布般亮丽的黑发随着风飘起,黑色西装套在女孩的肩上,淡然而坚定的眼神闪着有些暗淡的光。
女孩稳稳地着落在地面上,将怡雪放在地上。
“会长?”雨荷有些吃惊得看着来者。
“你在质疑我的身份?”凝钰冷冷地回眸,语气里透着不屑。刚刚那一幕,她可是看得很清楚。
“没有。”凝钰不屑的眼神,令雨荷心生恨意,恼怒地握紧了拳头。但还是一脸恭恭敬敬样子,没有露出任何的不满。
“但我在质疑你的身份。”凝钰抬起了眸子,用锐利的眼光直直地扫向雨荷,甩了甩如瀑布般亮丽的黑发,迈着步子,走向雨荷:“作为组织这次重要钢琴比赛选手的相关工作人员,你似乎还没任何觉悟。”
“不,没有,会长,没有这回事。我很认真的在做登记。你可以问问他们的。”听到凝钰的后一段话,雨荷紧张的摆摆手,立即作出否认。生怕凝钰将自己贬出学生会。
“哦,是这样吗?”凝钰挑挑眉,转过头,将视线移到怡雪身上:“是来找雨荷申请参加钢琴比赛的么?”
“…是,是的。是钢琴这个项目。”接触到凝钰的目光,怡雪胆怯的垂下头,小声说道。
“呵。”凝钰转过眸子,冷冷地将视线扫向雨荷:“你给她申请过了?我看是没有。”刻薄的语气里带着嘲讽,凝钰冷冷地看着被自己逼问得不知所措的雨荷。
“我……我……”雨荷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心里打着算盘,最后说:“抱歉会长,我这就给她做申请登记。”现在这个时候还是道歉的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凝钰,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受这样威胁的人将是你未来遇到的某一个事件。
“喂,过来登记啊。”雨荷将火都撒在了怡雪身上,她好声没好气地说道,语气里透着某种不甘心和不耐烦。
-------------------------------------------------------------------------
------------------------------------------------------------
----------------------------------------
凝钰,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受这样威胁的人将是你未来遇到的某一个事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站票 7#
 楼主| 雨の旋律 发表于 19-4-28 10:46:22 | 只看该作者
第七章、填写

“哦哦哦。”怡雪木愣愣地点点头,接过雨荷递来的填写表和笔,转身走到柜台前准备填写。
“嗯,也该休息了。”凝钰望了望外面的天,夕阳已经染红了最后的几朵云,闪出些淡红淡红而又微弱的光。凝钰最后看了一眼参赛申请室,转身走到玻璃门前,准备离开:“明天下午把报名单送到我那去。”
“是的。会长。”雨荷恭敬地点了点头,行了个队礼。“会长再见。”
“嗯。”凝钰推开了玻璃门,
“会长,那个,”在凝钰要离开之际,怡雪转过身,视线对上凝钰的那瞬间又胆怯的移到别处。最后鼓起勇气地说:“谢谢。”
“……”凝钰静静地看了怡雪一眼,随后又转过了眸子,推开了玻璃门:“不用谢。”凝钰纵身离开了参赛申请室,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月蓓若有所思地看着凝钰离去的背影,沉思了许久。
“喂,我先回去了。”回想起凝钰来到参赛申请室而引发的时间,就气不打一处来,雨荷不悦的先怡雪吼道。转过身,离开了参赛申请室。
“哦。再见。”怡雪方才听到雨荷的话,木愣愣地转过身,对着已经离开很远的,雨荷的背影说道。
见雨荷走远了,月蓓飞到怡雪面前的柜台上,悠悠地说:“雨荷都走远了,你说再见,她听不到的。”
“…嗯,呵,呵。”怡雪抬起头尴尬地笑笑,继续填写报名单。月蓓则是坐在柜台上发呆,眼角不经意的瞄过怡雪填写的报名表,不由得联想起刚刚帮助过怡雪的凝钰。怡雪和雨荷似乎叫她会长。“怡雪,那个女孩是什么身份?”
“嗯?哪个?”怡雪一边认真地填写着表格,一边问。
“那位会长。”月蓓道。
“哦。你说会长呀。”怡雪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看向月蓓,一脸敬佩的说道:“她是学生会的会长哦,是学生会中最有实力的干部。办事效率超级好的,可以说三分之一的学校是她撑起来的。始终有一种让人仰视的气质,话又很少,所以很难和她做朋友啦。”怡雪一边说一边挥动着手比划着,一脸憧憬的样子,好像再讲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哦。”月蓓轻呼道:“她叫什么?”怡雪说来说去都还没有提到会长的名字,月蓓只能挑明着问。
“不知道。”
面对怡雪这个十分干脆利落的回答,月蓓无言地沉下了脸。又抬头看了看不好意思地干笑的怡雪。“真的是……”真的是令我无奈啊,月蓓无奈地摇了摇头。
------------------------------------------------------------------------------
----------------------------------------------------------------
----------------------------------------------
斜下的一片阳光,暖暖地透过参赛申请室的玻璃门,洒在柜台前苦笑的女孩,无奈的守护者的心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蹲票 8#
 楼主| 雨の旋律 发表于 19-4-28 10:46:40 | 只看该作者
第八章、还有你来帮我擦眼泪
“哈,填写完了。”怡雪带着满意的笑站起了身,回过头把填写表放在柜面上的参赛单上。“月蓓,我们可以回家了哦。”怡雪满满自信的微笑让月蓓也勾起了唇角。“嗯,走吧。”
怡雪走到玻璃门前,不由得想起之前来的时候,怡雪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浅笑,摇了摇头,推开了玻璃门。
“怎么了?”月蓓第一次见到怡雪这样微妙的表情,不由得问。
“没什么,月蓓,”怡雪的手依附在玻璃门上,静静地看着脚下的地板,眼里透着一种莫名的柔情和忧伤:“谢谢你。”
“……”月蓓沉默着,静静地看着怡雪。
“我很懦弱吧,”怡雪缓缓抬起头,看着淡红色的天空,轻轻地说:“真的,谢谢你,月蓓。”怡雪转过眸子,看向月蓓,眼神里带着忧伤而又带着些柔情:“帮助那么懦弱的我,谢谢。我,”“我,这样懦弱的我,从没想到,,”
怡雪咽了一口气,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抬起泪水朦胧的双眼,对着月蓓,努力地,说道:“从没想到会有人愿意帮助,这样的我!”
“!”
风,吹起月蓓如月光般闪耀的银发。因为怡雪的对白而惊讶的她,凝视着泪流满面的怡雪。或许,她真的没想到,怡雪,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一直以为怡雪,是懦弱的。但是,现在的怡雪,究竟是这么样的坚强?
那么爱哭的怡雪,笨到不会反击的怡雪,直视别人眼睛就会紧张的怡雪,受人欺负也只会哭的怡雪,现在,在说着,成熟的话?
果然是没有选错人么?
月蓓不由得勾起一丝浅笑,启唇说道:“是啊,真的很懦弱。但是,”月蓓停顿了一下,望了望天,说道:“那有什么办法呢,我可是,你的守护者呀。”月蓓微笑着,轻声说:“守护你,保护你,帮助你。永远,不离不弃。一直到‘那一个时刻’到来。”
“!”
墨紫的发沾上了怡雪的泪珠,怡雪木愣愣地看着月蓓,不可置信。
“真的吗?”怡雪小心翼翼地问,一串串泪水顺着脸颊落下。
“真的。”月蓓飞到怡雪面前,轻轻地用手抹去怡雪的泪,眼里闪烁着柔情:“永远,不离不弃。”
“嗯。”怡雪安心地点了点头,心里划过划过一丝温暖。
----------------------------------------------------------------------------------------
-----------------------------------------------------------------------
-------------------------------------------------------
“那,怡雪,别哭了,好吗?”玻璃门旁,如月光般闪烁的银发守护者宠溺地对着墨紫发女孩说道。
“不要。”墨紫发女孩任性地嘟起了嘴:“再说了,”女孩的墨紫长发随风飘逸着,女孩勾起了暖暖的微笑,继续说道:“就算我哭了,有月蓓帮我擦眼泪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挂票 9#
 楼主| 雨の旋律 发表于 19-4-28 10:46:57 | 只看该作者
第九章、小梳子也有历史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夜色朦胧了。
月亮悬挂在天边,光分外柔情地洒在在黑夜里行走的女孩和守护者身上。
“到了。”怡雪停下了脚步,停在了一栋小房子面前。转过身对月蓓说道:“这就是我的家。”
“哦……”月蓓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小房子,良久后,说道:“很温馨的小房子。”
“可能吧。”怡雪垂下了眼幕,风温和地将她的发丝缠绕,小心翼翼地顺着她的指尖流过。忧伤滴缀在长长的睫毛上方,默默地扭动指尖的钥匙,打开了门。
“咔。”
门发出小声的呻吟,月光透过空隙偷偷地溜了进去,瞧瞧隐蔽在黑暗的小屋里。怡雪开了灯,小屋子一下子就盛满了光,代替了微弱的月光,越过门槛,散发到房子外的小院子去了。
“进来吧。”
怡雪带着月蓓跨进了门槛里面盛满光的小屋子里,随手关上了门。外面的月光透过缝隙偷瞄着里面的两个人影,里面的灯光钻过缝隙跑到外面玩去了。
“怡雪的家?”月蓓注视着这个粉白粉白温馨的小世界。里面的装修和设备不带着奢侈的拘束,也不见穷苦的酸辛,不华丽,也不寒酸。半些华丽,衬托着朴素。温馨。“谁装修的?”
“我爸爸。”怡雪从冰箱里拿出两瓶牛奶,将它们放在月蓓面前的桌子上。拆开一瓶,递给月蓓,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很厉害吧?”
“嗯。”月蓓赏识地点了点头,抱住怡雪递来的牛奶(月蓓太小了,拿不动牛奶,只能抱。),飞到桌子上,抓着牛奶瓶上的管子,吸了一口。“家里只有你一个人么?”月蓓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一点,这个温馨的小房子里面空荡荡的,除了怡雪没有任何人类。
“嗯……”客厅透出的光散落着,照亮了小屋子里其他地方的黑暗,穿过走廊。左右两旁房间的门是半开着的,只是光已经到达不到那个彼岸,空空的房间里面是无底的黑。怡雪垂下头,视线落在了纯色的牛奶上,默默不语。
月蓓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看了看怡雪失落的脸,启唇道:“抱歉。”
“放心。”怡雪抹了抹眼角的小水珠,抬起头,撑起一个苦苦的微笑:“我没事的……”
“………”灯光下,月蓓的影子凝固在玻璃制作的桌子上,尴尬的气氛令人感觉到窒息。月蓓一直凝视着怡雪,半响,闭了闭眼,说道:“别笑了,一点也不好看。”
“唔。”语音刚落,怡雪就压抑不住心底里的情绪,泪水像是得到解脱的野马,争先恐后的,一下子都跑了出来。泪水随着怡雪憋得通红的脸颊,一滴滴的融化在纯白色的牛奶里。
牛奶,因此也变得盛满忧伤的白色湖泊。
-------------------------------------------------------------------------------------
-------------------------------------------------------------------------
------------------------------------------------------------
灯光下,守护者的银发还是如此的耀眼,像是在光明世界里的月亮。她一直静静地看着对面哭泣的女孩,她感觉到无奈与担忧。只是除了静静地看着她,守护者不知道如何表示自己的心情,如何安慰女孩。
在无尽的沉默之后,守护者轻轻地拂过一句话。“对不起。”还是让你哭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下 10#
 楼主| 雨の旋律 发表于 19-4-28 10:47:25 | 只看该作者
第十章、我猜得到你的忧伤
第二天凌晨五点二十五分。
垂落的眼幕慢慢地睁开,阳光已经透过窗户折射过来,暖暖的。凌晨的风,是柔和而清凉的。月蓓站起了身,轻轻点了点脚尖,轻盈的身体跃到了上空。风卷起月蓓月光似闪耀的银发,缠绕着不去。
“怡雪?”月蓓点点脚尖,划过身边清凉清凉的气流,飞跃到怡雪旁。脚尖点落在怡雪旁的棉枕,银发随之小心翼翼的披落了下来。
“………”怡雪睁开了双眼,视线也不知该着落在什么地方,空洞的一直停留在天花板上。许久,怡雪坐直了身子,因为悲伤而疲倦的双眼失去了太多活力,明明无法睡去了,却如此疲惫。“月蓓,你也醒了……”
“嗯。”随着怡雪起身带动的气流,月蓓点点脚尖,轻盈的身体划过风留下来的痕迹,停挂在怡雪旁。银色的发丝随着跃起的风摇曳着,像是飘扬着的丝丝月光,月蓓启唇道:“现在就上学么?”
“嗯——先到外面走走,等下。我洗漱下。”怡雪缓缓地滑下了床,娇小的手把薄薄的被子掀起,卷起了一缕风。手又柔放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将被子对角重叠,移放到了床的上方。
怡雪随手抄起了一把小小的木质梳子,轻声端坐在化妆台的镜子前。松了松手,将丝丝墨紫的秀发散落下来,指尖轻轻地触碰着秀发。透过光亮的镜子,月蓓怀念又无奈的样子倒映在了怡雪旁,怡雪看着镜子里的月蓓,浅浅地笑了笑,回眸对月蓓笑笑说:“你也要梳梳头吗?”
“……?”闻言,月蓓即是惊讶又是疑问。呆住了好一会儿,月蓓缓缓垂下了眼眸,淡淡的忧伤凝聚在玻璃镜子上。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无奈又惋惜。闭了闭眼,月蓓轻轻地摇了摇头,微微的抬眸:“嗯。”
月蓓点点脚尖,轻轻地飞跃到了小小的化妆台前,银色的头发倒映在光滑的镜子上,闪烁着,和月一般的光芒。
“………”月蓓缓缓垂下了眼眸,淡淡地凝望着镜子里面的银发,忘记了一旁惊讶的怡雪,缓缓的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停留在镜子上,抚摸着镜子里根本无法抚摸到的银发。眼底里,一阵阵的忧伤和思念,以及,揪心的无奈。
“月蓓?”怡雪见月蓓如此,不知道怎么的,似乎也被月蓓的忧伤感染,心里也浮起一阵酸辛。那些忧伤,那些无奈,那些惋惜,那些怀恋,一直笼罩在心里无法散去,简直就要窒息了。但是,眼泪却永远也流落不出,就像是那些伤痛,已经被埋葬得很深很深,想挖掘出来,除非,死。
碰触到了月蓓的伤痛,怡雪的眼眸也忍不住浮起一丝忧伤,她回头看了看那个一直停放在自己桌子上已经封住的小箱子,心里也不禁涌起一阵惋惜与无奈,她和月蓓一样的,深深地叹了口气,她轻步走到了桌子前,小心翼翼的拆开那个尘封了小箱子,从一面拿出一把很小很小,很干净很干净的小梳子。
“怎么了?”月蓓忽然回过神,回眸看了看在桌子前看小梳子走了神的怡雪。
“啊?”听到月蓓的声音,怡雪才回过了神,转眸看了看月蓓,又回眸看了看手中只有小指头大小的梳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将小梳子递给月蓓,轻声说:“给你,梳头的……”
----------------------------------------------------------------------------------------
---------------------------------------------------------------------
----------------------------------------------------
“………”守护者轻轻地结果女孩递过来的梳子,回眸凝视了这小梳子许久。这大小确实是很合适给守护者,只不过怎么看都是一件精致的玩具梳子。这么说来,是怡雪的玩具吗?
守护者想到这,抬起头,看向了女孩。
“怎么了?”女孩的墨紫发随着风轻轻地飘逸着,像是一缕缕秋风。
“这个小梳子,是有故事的?”守护者提问的声音化成了风,轻轻地飘荡在空气中,卷起了女孩墨紫的长发。女孩沉默了许久,轻轻抬起头,望向了天:“月蓓真是聪明呢,这确实有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