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幻想文学院

搜索
热门:
查看: 1751|回复: 0

【短篇】郑渊洁童话之谜

[复制链接]
可乐无限 发表于 04-4-15 21: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剔除掉杂七杂八鸡毛蒜皮的琐事后,可乐每个月的生活可以概括为两件事:看本期《童话大王》和等下期《童话大王》。

《童话大王》是郑渊洁的作品专刊,专门刊登郑渊洁的童话已经刊登了二十余年。可乐挺羡慕郑渊洁的大脑,那简直是个取之不尽的宝库,要不怎么会每个月都有那么好看的新童话诞生?在这个学校和家长联手剥夺孩子们童心的时代,看《童话大王》是可乐这个生理年龄尚未脱离童年的孩子能找到童年的唯一地方。

经过一个多月心急如焚的翘首企盼,可乐终于可以完成本月的第一项任务了——他在书报亭抢购到了最新一期的《童话大王》。可乐知道,这期《童话大王》将刊登郑渊洁的最新童话力作《仇象》。

可乐像接圣旨一样捧起《童话大王》,郑重地翻开第一页。他傻眼了:没有《仇象》!

《童话大王》上说,由于郑渊洁拔掉了智齿,导致他原本源源不断层出不穷的创作灵感一夜之间穷途末路干涸枯竭,《仇象》更是连一个字也没写。现在郑渊洁正在想尽一切办法重新装上智齿,争取赶在下一期《童话大王》将《仇象》鼓弄出来。

“白等一个月了!”可乐可惜。他这一个月除了等《仇象》外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了。好在可乐拥有安逸与现状既来之则安之的难得性格,他心一横:不久是再等一个月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要是下个月郑渊洁还是不能把智齿装上呢?”可乐又担心。他不怕等,等一年也不怕。可乐最怕的是遥遥无期的等。

两个手捧最新《童话大王》的孩子从可乐身边经过,他们也是同样失望万分。

“我要是能坐时间机器到下个月去就好了,这样就可以提前看到《仇象》了。”一个孩子抱怨。

不愧是看《童话大王》长大的,想象力就是高,居然会产生坐时间机器的想法。可是这个世界上是没有时间机器的——至少现在没有。要看《仇象》,还得踏踏实实一秒钟一秒钟地等。

可乐突然眼睛一亮,拔腿就往家里跑。他想到了一个提前看《仇象》的好方法。

可乐闯进家门,连书包都来不及摘下就直奔电脑。开机。上网。

郑渊洁的个人网站——郑氏网上每天都会发布一小段郑渊洁新作。可乐登录郑氏网,只见上面依旧是《鬼车》。《鬼车》是上一期《童话大王》的主打内容,可乐已经看得怎么背都如流。

可乐操纵鼠标点击电脑上的“更改时间”选项。他把电脑上的时间往后调了一个月。

“但愿一个月后郑渊洁能写出《仇象》来!”可乐一边向百问不烦的电脑发送“确定”指令一边咕哝。他想既然电脑上的时间已经到了下个月,郑氏网上也就自然会显示出下个月的“郑渊洁新作”,这样就能提前看到《仇象》和郑渊洁未来的作品了。

可乐刷新郑氏网上的“郑渊洁新作”页面,他祈求可以如愿以偿。

谢天谢地!屏幕上赫然显示出了“仇象”两个令人振奋的大字。可乐顾不上高兴,贪婪地阅读《仇象》。

波折四起的情节让可乐欲罢不能,犀利风趣的文笔让可乐如痴如醉。

可乐一口气看完《仇象》,甘爽至极。他确信自己是世界上第一个看完《仇象》的人,连郑渊洁本人都没看过。

这个月,可乐没有像以往焦急地等待下期《童话大王》——他已经看过了。

转眼间月底就要到了。可乐忽然从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郑渊洁还是没能成功重新安装智齿,下期《童话大王》可能依旧无法刊登《仇象》……

可乐心头一紧:他明明在下个月的郑氏网上看到了《仇象》啊,怎么报纸上说郑渊洁下个月还是写不出来呢?他赶紧把那新闻读完。

那则新闻说,明天就要向《童话大王》交稿了,郑渊洁的《仇象》还是只字未动。现在郑渊洁正像,急得团团转。报纸上还破天荒公布了郑渊洁的电话号码,希望能找到名医为郑渊洁安装智齿,让他在《童话大王》出版前赶快写《仇象》,能写一点儿是一点儿,不能再对不起读者啊!

看到郑渊洁急成这个样子,可乐真为他着急。要是装不上智齿,那郑渊洁岂不是再也写不出新作品来了,那全国的孩子们岂不是连一点儿童年都找不到了!可乐越想越觉得可怕,他恨自己不是医生,就算是医生,也不一定能成功给郑渊洁装上智齿啊!

可乐忽然打了个激灵,他摸起电话照着报纸上公布的号码给郑渊洁打电话。

“谢天谢地,终于有医生给我装智齿了!”郑渊洁在第一时间接了电话,他一整天什么也不干只是守在电话前。

“我不是医生,我是您的读者。”可乐忙纠正身份。

“不是医生……”郑渊洁有生以来头一次为对方不是读者而略感失望。他泱泱地说:“对不起,《仇象》还没写呢。”

“我就是帮你来写《仇象》的!”可乐忙说。

“替我找抢手冒充我的名义写假文章?这种对不起读者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干!”郑渊洁义正辞严地说。

可乐想起前不久有一个靠模仿郑渊洁手笔而混出点儿名气的童话作家造谣说郑渊洁曾经雇枪手代替他写作,给郑渊洁的名誉造成了不小的侵害。可乐从来就没相信过这种谣言,现在他更坚信不移了。

“不是!”可乐忙说,他怕郑渊洁一气之下挂断电话,“还是您自己写!”

“可是我写不出来呀!”郑渊洁语调中全是焦急。

“我跟您说不清,见了面您就知道了!”可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郑渊洁想了想,同意了。他让皮皮鲁开幻影号来接可乐。

可乐坐幻影号来到皮皮鲁城堡,郑渊洁正等着他。

“给!”可乐见到郑渊洁连招呼也没来得及打就掏出一堆稿纸,是他从郑氏网上打印出来的《仇象》。

“这是……”郑渊洁匆匆浏览一遍后大吃一惊,瞪大眼睛问:“这是谁写的?写的不错啊!”

“除了您自己,还有谁能写出来这么好的童话?”可乐实事求是。

郑渊洁又看了一遍稿件,的确是他自己的文笔。可他从来没写过啊!

可乐解释:“这是我从下个月的郑氏网上下载下来的,是未来的您写的!”

“未来的我?”郑渊洁稍稍一愣,不愧是童话大王,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但他拿不准把这篇《仇象》发布在《童话大王》上算不算抄袭。

“这作品的的确确是您自己写的,怎么能算是抄袭呢?”可乐为郑渊洁打消疑虑。

“可我确实没写过啊!”郑渊洁说,“如果说这篇《仇象》是未来的我写的,那未来的我又是怎么写出来的呢?肯定是从未来的未来的我那儿得到的,而未来的未来的我又是从未来的未来的未来的我哪儿得到的……那这篇作品到底是谁写的?”

可乐绕不清了。

这时,《童话大王》杂志社打电话来催稿子了。

“反正未来的我也是我,又不是抄别人的!”郑渊洁一咬牙,交稿。他得对读者有个交待。

可乐舒了一口气,新一期《童话大王》终于赶在最后关头出版了。郑渊洁在可乐的协助下成功向读者奉献出了经典力作《仇象》,读者们看了集体到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办公室门前静坐要求评委会立即把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郑渊洁,评委会的委员们诚惶诚恐看完《仇象》后觉得把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郑渊洁实在太寒碜档次太低。当期《童话大王》还预告下个月郑渊洁将推出又一新作《迷图》。

可乐继续从等待新一期《童话大王》的焦急感中品味乐趣。他没有从郑氏网上提前预览《迷图》,他知道,经过等待而来的幸福感最甜美。

下个月就要到了,马上就可以看到《迷图》了!可乐激动万分,彻夜难寐。

电话铃响了,可乐意外地接到了郑渊洁的电话:

“我的智齿还是没有装上,你能不能帮我到下个月的郑氏网上再搞一份《迷图》出来?”

2004年4月10日晚写于徐州关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