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幻想文学院

搜索
热门:
查看: 197|回复: 5

黑玫瑰(第四部 41-60)

[复制链接]
绘雪 发表于 17-2-21 11: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截图20170221111931.png

《黑玫瑰四》四十一


          “现在的种族怎么都不知死活呢。”诺兰·卡迪笑了笑,天上落下来几道闪电击碎了恶魔城堡的顶端落下来朝着夜影袭过来,夜影的地狱之眼闪了闪,那雷电就瞬间被夜影吞噬了。诺兰·卡迪拍了拍手,似乎很满意,“恩,不错,你没有浪费地狱之眼,不过地狱之眼是不能与神抗衡的。”说罢,诺兰·卡迪的手指上凝聚出闪电,化为一个一个电磁炮朝着夜影的身体快速飞了过去,夜影的手中也凝聚出闪电,击中了诺兰·卡迪的闪电,破碎。
          “那么你也许不知道,我有种能力叫复制。”夜影笑了笑,诺兰·卡迪呆滞了片刻后‘哈哈’大笑起来,他看着夜影说:“恩,是很逆天的能力,但是,如果这么厉害的话,你不早就是宇宙之神了么。。。是有。。缺点的吧。”说罢,夜影的心颤抖了一下,随后她看见诺兰·卡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随后诺兰·卡迪道:“恩,时限7分钟而已。。。不过也算很好了。”
           夜影刚想离开,诺兰·卡迪的两个手指上出现了一个小闪电,他轻轻地按在夜影的后背上,然后说:“GAME OVER。”夜影只感觉身体一麻,便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真是的。。这么简单的事情干嘛非要我来做嘛。。。”诺兰·卡迪挠挠头,伸出手来,几道闪电浮在夜影的身体周围,夜影慢慢的飞了起来,随后天空闪过两道流星,很快诺兰·卡迪就回去向【宇宙】复命。
           “大人,我回来了。”诺兰·卡迪轻轻的落在地上,不忘记抱怨:“真是的,大人,这么简单的事打发鸠夜去就可以了非得要我吗。”
           “恩,她没事吧。”【宇宙】发出‘呵呵’的笑声。
           “没事,一点点的电,等下就醒了。。”诺兰·卡迪说罢,歪过头,看见了从天而降的克劳德,轻轻说:“啊,看来是低估了你,【宇宙】大人的结界竟然也能破开。不过在大人办完事之前你还是继续乖乖地呆着吧。”卡迪说完后,伸出手比成一个枪的形状,对着克劳德,轻轻地说:“啪。”克劳德立刻倒在地上,意识是清醒的,但身体已经不受控制,根本动不了。那个小鬼那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就可以轻易将自己放倒,究竟能力强到了什么地步?果然。。。自己还是不够格保护夜影的。
           “。。。”夜影睁开眼睛,慢慢的起身,看见面前披着斗篷的女人,警觉起来,想要施展能力瞬移离开,却发现自己的一切能力都施展不出,随后她听到那女人缓缓开口:“别费力气了。。。在我面前,你的所有能力都是无效的。”
           “你又是谁。”夜影后退两步,只见那女人笑了两声,慢慢的摘掉了自己斗篷的帽子,夜影看见那面貌后,感觉脑袋就像是几万根针在扎一般疼痛,她捂住脑部跪在地上,颤抖着。
           记忆碎片一片一片的拼起来,合并成一个又一个回忆,在夜影的大脑里迅速运转着。
           这不想记起的回忆,回转在大脑内。让你我都窒息了呢。
           你说是吧。
           “想起来了么。。。?”夜微凉心疼的看着面前痛苦不堪的夜影,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夜影流下眼泪,轻轻地回答:“想起来了。。。我恨你,我恨你!!!!为什么你还要出现在我面前!!!为什么抛弃了我还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永远忘记!!告诉我啊!为什么!!!”夜影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她近乎发狂的揪住夜微凉的衣领,恶狠狠地问着。 诺兰·卡迪想要过来将夜影拖走,夜微凉挥了挥手,诺兰不情愿的坐下。
           “是啊。。我就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也不愿想起那些,你不喜欢的记忆。”夜微凉将夜影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轻轻地回答:“呐,我那么爱你。。怎么舍得抛弃你。。都是迫不得已的。”
           “你为什么要我想起来。。。米勒凯蒂她毁了我哥哥啊。。。她把我哥哥变成了活死人啊——。。。”夜影痛苦的大哭着,手心已被指甲刺的血肉模糊,夜微凉轻轻地将夜影搂在怀里,也流下了眼泪,在她耳边说:“米勒凯蒂已经被我废掉能力了。。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
           克劳德看着这一切,觉得,自己都只是个旁观者,他没有帮到夜影,反而将她推入了更黑的深渊。
           诺兰·卡迪就那样看着,也流下了眼泪,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宇宙】在自己面前流泪。
           诺兰·卡迪突然听见自己耳边有人在说着什么,是夜微凉,她用内心与诺兰·卡迪说:“那最后的,对夜影来说最重要的两个人的记忆。。。就要你去帮忙推进了。。”
           此时的夜微凉,仿佛不是这宇宙的规则,而是一个安慰自己女儿的母亲。

庆贺童话乐城十周岁生日!(2003.9.15-2013.9.15)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7-2-21 11: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QQ浏览器截屏未命名.png
《黑玫瑰四》四十二

         “妹妹。”安辰逸抓住了安沉凝的肩膀,异常严肃的看着她。安沉凝被这异样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舒服,于是结结巴巴的问:“干。。干嘛?那么严肃干嘛?”         “。。。”安辰逸看见安沉凝这笨拙的样子,噗嗤一声笑出来,然后继续说道:“【宇宙】觉醒了,夜影的记忆恢复了,现在只差恢复伊恩和樱桃部分的记忆,夜影体内的恶灵就驱散了,到时候夜影如果动用地狱之眼成为地狱之神的话,我们的麻烦就更大了,你能明白吗?”
          “。。。”安辰逸感觉到安沉凝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前段时间的那股精神气全在这一瞬间化为泡沫消失不见,想必安沉凝知道【宇宙】的含义,是创造一切的造物主,就连幺这样逆天的存在,都是从她身上分割下来的。
          “哥。。。【宇宙】会不会帮夜影她们?”安沉凝的声音越发的变小,安辰逸明显感觉到了安沉凝的恐惧,他把安沉凝轻轻搂在怀里拍打着她的背部在她耳边说:“【宇宙】是造物主,掌控所有生命却不能拥有一点生命,她只是旁观者,无权干涉生物圈平衡,懂了么?”
          “恩。”安沉凝抬起头,刚刚忧愁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她对着秦彻命令道:“秦彻,把这十个‘夜影’送出去。、、教给她们怎样战斗!”
         “是。”秦彻笑了笑,离开了。
         这才是王应有的样子。
======================================分割线=======================
          “事情发展的越来越有趣了。”米迦勒坐在山崖上,看着湛蓝色的天空,随后看到远处高速飞来的一束光后笑了笑,说道:“幺,看清楚【宇宙】的真面目了?”
          “恩,【宇宙】肯定察觉到我的存在了,但此时安慰夜影比收拾我更重要不是吗。”幺呼出一口气,坐在了米迦勒的身边,手放在米迦勒的手上,米迦勒的嘴角翘了翘,将那白皙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
          “我其实很恨【宇宙】,抛弃了夜影,还来装什么清高!”幺咬了咬牙,回想着刚刚夜影在夜微凉怀中哭得撕心裂肺的一幕心中未免有些痛楚,她从未看见夜影那样悲伤那样绝望,如果可以如夜微凉那样操控感情的话,这些夜影所不该拥有的负面感情她会帮忙全部承担。
          “迟早要经历,先记起一些到最后的祭奠才不会精神崩溃。”米迦勒闭上眼睛躺下来,伸了个懒腰,如同一个懒散的读书人一样靠在夜影身上,长长的金色睫毛闪耀着光芒,幺起初想要挣脱却发现米迦勒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腕,后来只好罢休,片刻后,幺也闭上了眼睛。
          作为神,总是很累的。神也需要休息。
           在大战之前放松一下自己也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分割线==============================
           “主人,怎么了?”莱诺斯看见的眼睛稍微有些浮肿的夜影和她惨白的脸色,心里不免有些担心,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没见过夜影的精神状态差到这个地步,随后莱诺斯才发现夜影身后跟随着一个女人,看见那女人的容貌后,莱诺斯不由得一惊。呆滞了片刻,便恭敬地行礼道:“参见夜微凉大人。”
           “或者说是【宇宙】大人。”诺兰·卡迪小声补充道,满意地看着莱诺斯听见了‘【宇宙】’二字后身子一颤。
           “不用行礼了,我已经将夜影的三分之二的记忆全部恢复,那三分之一。。”夜微凉以看不清的速度抓住了莱诺斯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说着:“需要‘那个’啊。。”
            “在下明白。。”莱诺斯听到后咬了咬牙,回答。
            一定要把主人逼到崩溃的边缘才算罢休吗、
            现在的自己对于夜微凉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根本做不了什么,只能现在唯唯诺诺的了。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7-2-21 11: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QQ浏览器截屏未命名.png 《黑玫瑰四》四十三

        “休息这么久了。”卡佳勒尔德笑了笑,扶起鸠夜,站起来,继续道:“我觉得我也该出去透透风了。隐居这么多年我可是要变老了。。。”        “哟,生死之神还会变老啊。”幺微笑着看着面前恩恩爱爱的卡佳勒尔德和鸠夜,叉着腰,翘着腿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卡佳勒尔德的白色椅子上。卡佳勒尔德看着面前依旧年轻的幺,无奈的歪了歪嘴角,回答道:“没办法,毕竟都几万岁的人了也算老了,其实有时候我认为永生除了有用不完的时间可供浪费和永远都不会死去的身躯这两个好处以外也没什么了。虽然这些都是那些可悲的人类和种族渴求却不可得的。”
         “行了,别刷嘴皮子了,老娘过来可不是来跟你谈人生的。”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站起身来,用着不可抗拒的口气说道:“你,不是生死之神,可以操控生物的生命么。”随后笑了笑。
         “恩。。”鸠夜揪了揪卡佳勒尔德胸口的衣角,她感觉到了幺此次到来绝对不止这点事。
         “那就好办了。”幺看着卡佳勒尔德怀中的鸠夜,指了指她,对卡佳勒尔德说:“你,用你的能力寄生在她身上,这样她就是不死的,然后让她为我而战。”
         “可是。。。”卡佳勒尔德犹豫道,他怎么都不舍得让自己最珍爱的女人出去做打仗这种事,而且打仗这种事应该是男人来做的事情,怎么可以让女人来做。
         “你没有别的选择!”幺刚刚微笑的表情消失了,换来的是一脸的严肃,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上古前三是不能参加最终的战斗的,要么让她去作战,要么让她死!”幺说完,伸出手,卡佳勒尔德手中的鸠夜立刻吐出一口鲜血,那鲜血喷溅在卡佳勒尔德白色的衣服上,他心疼的搂紧了怀中脸色苍白的女人,慢慢回答:“好。。。我答应你。但如果鸠夜受到了极大地创伤,我会不顾一切将她带回来!”
         “你的女人,我可不负责保护,我不是什么讲义气负责人的人,就看鸠夜自己的本事。”幺转过身,留下一句话后,消失在了房间内,只留下了嘴角慢慢淌血的鸠夜和呆滞的卡佳勒尔德。
         这时候他才真的觉得,在幺面前,自己太弱了,竟然连鸠夜都保护不了。。。
==========================================分割线=========================
         “放我出去!!!”米勒凯蒂大叫着,因为狠狠挣脱着锁在自己手腕上的锁链,手腕处已经开始渗血,脚腕处也是如此,平常挣脱这锁链根本不是问题,现在却对米勒凯蒂是天大的困难,那【玫瑰的舞者】当年的风姿已全然消失了。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诺兰·卡迪玩弄着手中的米勒凯蒂的元神,微笑着说着。看着面前米勒凯蒂的挣扎貌似很满意的样子。随后继续说道:“现在只要我手轻轻地一捏,你就魂飞魄散了。”
         “有本事你就毁啊!我就不信造物主会放过你!”米勒凯蒂发疯的大吼着。
         “那我还真就告诉你,是造物主把这个东西给我的哦,那天险些把你杀了的人也是造物主呢。”诺兰·卡迪无视此时目瞪口呆的米勒凯蒂。
         “不会的,造物主怎么可能会杀我呢,怎么会呢。。。”米勒凯蒂思考着,随后又大吼着:“你!一定是在骗我!造物主怎么可能会杀我呢!造物主那么温柔!怎么会呢!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伤害过谁!”
         “她为了她女儿破例了。”诺兰·卡迪吹了吹手上的灰尘,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造物主。。。女儿?造物主没有什么女儿!我见到她那天起她就是一个人!”米勒凯蒂使劲的挣脱着那一根根铁链,手死死地抓着牢笼,企图逃出来。
         “是啊,我也不知道。直到昨天,我看到造物主抱着那个叫夜影的女人哭了,我才真正相信。”诺兰·卡迪回想起那一幕,咬了咬牙。
         “。。。怎么会。。造物主怎么可能会流泪。。”米勒凯蒂放弃了挣扎,跪在了地上。
         “从我见到造物主那天起,她就没有流下过眼泪。。”诺兰·卡迪闭上了眼睛,不再说什么。而米勒凯蒂也跪在地上,膝盖因为强烈的撞击了地面所以擦开一道很长的口子,正汩汩的流着鲜血,但她没有感觉到疼痛,就那样子看着牢笼外漆黑的世界。想着【宇宙】在自己面前温柔的样子。
          造物主怎么可能抛弃她!
          她不相信!
          “你想要得到新的力量吗。”一个女声回荡在米勒凯蒂的耳边,她回答:“要。。我要知道真相。。我要力量。。”
          “真是心急呢。”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7-2-21 11: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QQ浏览器截屏未命名.png
《黑玫瑰四》四十四

      夜影蜷缩在一件黑色的小屋子里。      她抱着夜刃以前爱穿的黑色风衣哭泣着,眼泪滴落在风衣上,顷刻间被衣服吸食了。
      她抬起头,呆呆的望着墙上挂着的一面镜子,看着自己姣好的面容,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夜影的泪痕依然挂在面庞上,她勾起嘴角放肆的大笑起来。
      夜影抱紧了那件风衣,像是要把它紧紧揉进心里一样。
      有时候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夜影站起来,突然感觉头部剧烈的疼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着自己的神经,她咬住嘴唇,因为巨大的力道使得嘴唇破裂,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片刻后,她捂住胸口呼出一口气,刚刚紧张的神情放松下来,结果下一秒她便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和地板。
       夜影看着手掌上温热的鲜血,自嘲的笑着,她撕开了夜刃的风衣,如发疯般的大笑着。眼泪却再一次流了下来。嘴上大片的鲜血在黑暗的光线下看着更为殷红。她想起了幺给她的那瓶可以治疗所有病痛的药物。
       心痛,能治吗?
       应该可以吧。
       她拿出那个蓝色的瓶子,倒出来药片,是鲜红的血红色。
       夜影将那一把送入口中,没有喝水,她紧闭双眼,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她捂住了嘴剧烈的咳嗽起来,随后苦笑着呼出一口气,擦了擦嘴角的血。靠着墙熟熟的睡了过去。
       果然可以治心痛呢。
===================================分割线========================
        “啊。。。只要你听话,我所有的力量都给你,全部都给你。。到时候诺兰·卡迪都不是你的对手~”那女人说着,米勒凯蒂突然感觉到身体内充斥了力量,挣脱了牢笼后却发觉颈上一紧。那声音再次响起,“但是,你不配~”
        诺兰·卡迪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小女孩,牵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轻吻了一下,问道:“你还是那么爱捉弄人吧?【能量体】西西莉亚。”那女孩笑了一下,轻捶了一下诺兰·卡迪的胸口笑着说道:“讨厌~怎么可以叫我的代号呢。小卡迪,我消失这么久你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诺兰·卡迪抿了抿嘴,继续说道:“没想。”
         下一秒,一个拖鞋飞在了诺兰·卡迪的脸上,发出‘啪’的声音。
         “你刚刚说什么?”西西莉亚笑嘻嘻的看着正慢慢的把拖鞋从脸上拿下来的诺兰·卡迪,捂住嘴笑了。

         “没,我可什么都没说。我亲爱的妹妹大人。”诺兰·卡迪尴尬的挠挠头,看着面前异常可爱的女孩回答道。
         “那就对了嘛,记住我的名字,叫西西莉亚·卡迪哦。”
  =====================================分割线=============================
         夜影醒来,已经是早晨了。阳光从微小的窗口内照射进来,她站起来,看着已经被撕烂的夜刃的风衣,笑了。
          自己多卑微啊,所有自己爱的,都在保护自己,而自己,却眼睁睁的看着爱自己的人一个一个的消失了。离开了,不见了。
         “克莱德,谁允许你带走我妹妹的。”
         “妹妹,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成为你爱的人。”
         “啊。。。要是我不去救你。。你那次就。。。”
         “伊恩,我妹妹少了一根头发我就剁了你的手。”
         夜影笑着,看着镜子中邋遢的自己。笑着。
         头发已乱的不成样子,发干的血液仍残留在自己的嘴角上【因为那晚只是敷衍的一擦所以还残留着少许】,那一条条的泪痕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狼狈。衣服上的血斑看起来那样凄美。
         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堕落?
         “哈。。。哈哈。。”夜影微笑着,捂住心口,发了疯似的掏出那蓝色的小瓶子,将余下的全部倒出来,一并送进了嘴里。一阵又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在一滴又一滴的眼泪流下过后。夜影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真是的。。。竟然能跑到这种地方来。。”温暖的男生,将夜影横抱起来,擦拭掉夜影流下的眼泪。离开了。
         只留下那个蓝色的瓶子,和夜刃已被撕扯为布条的风衣。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7-2-21 11: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QQ浏览器截屏未命名.png
《黑玫瑰四》四十五

         “醒了?”夜影睁开眼后,伊恩微笑着看着她。
         “。。。”夜影起身,发现自己正躺在伊恩的怀中,脸色迅速变得粉红,跑到镜子前发现自己昨天邋遢的样子全无。
         “你接我回来的?”夜影转过身看着坐在床上的伊恩,她突然觉得伊恩此时的微笑是那么好看,就像是一个太阳,温暖着愈合着她内心巨大的创伤。
         “恩。”伊恩托住下巴打量着她全身,“发觉到你离开太久了就找了起来。”
         “就那样找?这世界这么大你怎么找得到我。”夜影的嘴角翘了翘。
         “你不知道有种东西叫直觉?”伊恩看着面前夜影粉红的脸色笑出声来,“可能是第六感很灵敏,马上就想到了你应该是在很安静的地方。就这样找到了。”
         “我睡多久了。”夜影整理着自己的黑色长发,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想起昨晚那堕落的样子,发觉胸口有些难以呼吸。扑通一声跪在了地板上。
         “怎么了?!”伊恩慌忙跑过去检查夜影的身体,发觉夜影没有什么异样后呼出一口气。
         “没事。。”夜影大口的喘息着,答道:“可能是。。。恶灵有些急于要霸占我的身体了。。”说完后,夜影又一口鲜血呕出来,红色的血液染红了木质的地板,伊恩连忙将夜影搂入怀中,用自己的内力平息夜影体内的恶灵。但因为输出的同时也透支了自己,伊恩的嘴角也渐渐渗出血来,最终体力不支也倒在了地上。
         或许,这样就很好。。
         守着自己爱的人。
         伊恩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握住了夜影的手。
         夜影微微笑了一下,闭上了双眼。
         阳光沐浴着,很舒服呢。
         但这一切的一切的不好的回忆,都快将所有人撕裂了呢。
========================================分割线============================
         “幺?”次格笑着摆弄着手中的水晶球,高傲的坐在王位上看着台下跪着的安沉凝与安辰逸。
         “没错。。您的门徒约尔曼此时正在莱诺斯的体内无法施展威力。。所以我。。以龙族之主的名义请求你,制造一具可以容纳约尔曼灵魂的身体。”安沉凝跪在地上,头没有抬起,从她颤抖的身躯和语无伦次的话就能看出,她明显对面前的这个男人充满了恐惧,同时也为约尔曼感到骄傲。能找到如此强大的人当做老师也是他的可取之处了。
          “哦?可怜的约尔曼竟然已经颓废到被别人控制?那我要考虑考虑要不要换一个新的门徒。”次格完全不把约尔曼此时的危机当做一回事,只专心的玩耍着手中的两颗水晶球,看都不看安沉凝一眼。
          “请不要把约尔曼的努力当做颓废!他当年跃入了往生池才落入如此下场!”安沉凝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突然站起来,大声对着台上高傲的男人吼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次格站起来,走下台来捏住了安沉凝的下巴,安辰逸站起来想要拉走安沉凝,却被次格的内力震飞出去几米,随后他被禁锢在原地,无法动弹。“你充其量就是靠血统上位的,有什么资格对我的门徒指手画脚?难道你俩相爱了?呵呵呵,果然这才是约尔曼颓废的原因!”
           “约尔曼不是你的狗。”安沉凝目光坚定的看着次格的眼睛,次格看见安沉凝那认真的样子笑了笑,松开了手,“呵呵。。。我可对杀了你没什么兴趣。。。既然你都这么说那么好吧。。我会帮你们的,不过那个幺,我来对付。老子可几千年没活动筋骨了。那个疯女人想必也厉害了不少。好了,我要回去休息,你们滚吧。”
           安沉凝满带感激的离开了。
================================分割线==========================
           “好了你出来吧。”幺歪过头,看着躲在树从后的一个小女孩后笑了笑,摆摆手示意让她在她身边坐下,那个小女孩走过来后,幺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几百年没放你出来了啊,我亲爱的使魔——多利丝。”

           “讨厌,幺姐,你把我在你身体里关了几百年你知道我有多空虚寂寞冷么?”那个小女孩眨着大大的眼睛看起来很是可爱,她银白色的长发披散下来,幺笑了笑,手抬了抬,一把金色的梳子便出现在掌心中,她拿起梳子,为那个叫多利丝的小丫头梳着头发。
           “几百年不见,头发长长好多。”幺的手轻轻地为多利丝梳理着秀发,多利丝转过来问:“幺姐?这次叫我出来一定是有事情的吧。”
           “恩。”幺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继续说道:“你的能力应该进步了不少。”
           “恩。”多利丝回答道。
           “那么遇神杀神,做得到吧。”幺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她看着多利丝,多利丝像是明白了什么,也回赠给幺一个可爱的笑容,回答道:“当然了。。。身为宇宙之神的使魔,怎么可以连一个神都杀不了呢。”
           “那么,就杀了毁灭之神·次格吧。”幺抬起头,眼里散发出坚定的目光。多利丝想了想,回答道:“遵命,我的主人。”
           “我这么有信心,是因为你的能力。。。可是【宇宙】身上最特别的一个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