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幻想文学院

搜索
热门:
查看: 102|回复: 7

【Bleak Night】守望者(新作连载!)

[复制链接]
绘雪 发表于 17-2-10 19: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绘雪 于 17-2-10 20:04 编辑

1469766754128.jpg
Bleak Night
守望着


    =================A区深夜=================
   “救命!!!!”
   一声惨叫响彻天空。
   一个男子在黑夜中拼命的奔跑着,跌跌撞撞,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恐惧,他的身后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奔跑着,好似一个在黑夜中追杀猎物的猎人一般,迅猛敏捷。
    “跑到这,应该追不上了吧。。。”男人在奔跑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摔在地上,气喘吁吁,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上气不接下气…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夜间活动者,专搞一些夜间的“搬运工作”…但这次和往常不一样,他在墓园里呆了很久,却丝毫没有收获,本准备收手回家,却在不经意间撇到黑暗的角落里好像有东西闪闪发光,他便蹑手蹑脚的慢慢靠近……发现,是一个人影在背对着他,那人影一直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寒风刺骨,还是情绪激动…
    终于,他忍不住好奇心,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结果却看见了令他心惊肉跳的一幕——那个人影慢慢转过头来....是一个男人,他长长的刘海挡住了一只眼睛的部分,眼眶中好像根本就没有东西,只有一个漆黑的洞,而另一只眼睛里的瞳孔竟然是血红色的,没有眼白。嘴上长满了狰狞的獠牙,嘴角已经撕裂到两只耳旁。牙上沾着丝丝残肉,暗红色的血液和口水粘在一起正一滴一滴向地上流下。他双手上的指甲则是变成了尖锐的利爪,上面沾满了鲜血,旁边是一个被解剖四肢的肉体,从残破的脸皮上来看应该是一个肥胖的男人。胖男人脸上的眼球也是被尽数挖去,胸口被撕裂的鲜血满地,鲜血和脑浆还有胆汁将水泥地染成了复杂的颜色......
   他看见了这一幕,双腿吓得发软,后背冷汗直流,头皮发麻,整个人快崩溃了………男人突然回过神来,尖叫着逃跑,这时,那个人影也放弃了地上的“食物”,猛地向他冲去。吓得他打了一个冷颤,更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当他精疲力尽的跑完最后几步后,坐在地上休息,只感觉双脚火辣辣的疼,再也不想站起来了。这时,他猛地感觉到脖子后面一凉,好像有一股暖流从脑袋上流下,还以为是自己的汗,随手一擦也没在意,没想到当他把手撤回来一瞧,发现手心居然是红色的,居然是鲜血…他感觉浑身冰冷到骨子里,惊恐地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通红,自己坐着的地上已经堆积了一滩血…他眼前一黑,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滚到了地上,失去头的身体由于没有支撑力而跪在地上,旋即摔倒在地。散发着浓烈的血腥的味道。男人在最后一刻看到,墓地的那个可怕的男人也正在看着他,他背后长出了一堆黑色的骨架,上面附着少许白色的羽毛………终于,他再也无力坚持下去,永远的闭上了眼。
    第二天,已经围了一堆人,身着警服的一些人们看着这个惨死的尸体,好像在做什么检查一样,拿着注射器在提取血清。
    “怎么样,到底是不是罪子?”一辆加长版林肯开了过来,从车上依次走出一些彪形大汉,他们无一例外的全部都穿着防弹服,戴着防弹头盔,拿着防爆盾,一下车便四处观察,这时从中间走出了一个浑身黑色西装的人,走向那一堆人里问着情况。
    “报告长官,我们已经检查完毕,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把握确认这就是罪子所为。”人堆里面站起来一个戴着口罩的人,拍了拍衣服,向男人说道。
   “…检查结果出来了,的确是罪子所为,发布D级捕杀任务,捕杀者队员出动,准备歼灭入侵罪子…”身着黑色西装戴着黑墨镜的男人对着耳机讲道。
   “收到指示…捕杀者队员准备出动…”
   随着这一声令下,天上出现一堆黑影,定睛一看,是十几架WZ-19直升机,直升机的螺旋桨将空气划出一阵阵飓风。紧接着从直升机中落下一条条绳索,一个个身穿着军装防弹服的人从绳索上快速滑下,井然有序的齐跑到那个黑西服男人面前,昂首挺胸的站立着,排好了队形,只等着面前的男人讲话。
   “这次的目标很明确,是一只罪子,但还不确定等级和种类,为了稳妥起见,我动用了我最大的权力,将你们这30名【捕杀者】都叫来,目的就是尽快捕杀罪子,让我们这个小城市也快点安宁下来。”男人在他们身边绕了两圈,就挥了挥手让他们出发。被称为【捕杀者】的人们听见指示,立刻向前急行冲去,瞬间就分散成六组,每组五个人,而且搭配的十分到位默契十足,兵分五路跑向不同的方向,向着城市的深处冲去……
    “局长,不瞒您说啊,区区一个罪子,您就派出警局里全部的驻署捕杀者,是不是有些不妥啊?”正在疏散人群撤离的警察们中走出了一个人,走到男人面前说道。
    “嗯?什么意思?”男人疑惑的问道。
    “我的意思是,不用留些看守警局么?万一罪子袭击警局怎么办?”那个警察神情严肃,回复道。
   “哈哈哈…你的担心很好,不过我这么谨慎的人又怎么会犯那种低级错误…这次咱们警局啊,可是有一位大人物在呢……什么罪子不长眼,要是撞到了枪口上,可真怪它命不好咯,哈哈哈…”男人突然大笑起来,说着还拍了拍那位警察的肩膀,让他放心。
   “大人物?什么大人物能让局长您这么放心?”那个警察好奇的问道。
   “哎,这你就不必管了,反正你放心的去做你的事情吧,警局那边不用管了。”男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不用再问了。
   “哦?大人物?您说的大人物难不成是我么?”
   正当两人对话时,从人群里走出一位女子,深蓝色的长发,天仙般秀丽的俏脸,修长的双腿,穿着一身宝石蓝色的衣服,衣服上有一个特别显眼的银色勋章,背后背着一把泛着蓝光的长弓和装满箭的箭筒。周围疏散人群的警察们都看呆了……
    “您…您怎么来了?您应该跟我说一声,我派专车送你,这路上万一碰上罪子,多危…额…”男人看见女子走来,突然表情变得十分恭敬,立马小跑到她面前。本来他想说万一碰上罪子的话多危险,但是突然想到,要是真碰上了罪子,好像更危险的,是罪子才对吧…想到这里,他突然不说话了。
    “发生了这种事,我好像有过来查看的权力吧?”女子走到地上那个尸体旁蹲了下来,面无表情的说着,好像完全不把这惨死的尸体当回事一样。
    “不过是一只罪子而已,我想就不用麻烦您吧?”男人擦着冷汗,站在一旁小心的回答,刚才强势的气场全无。
    “对讲机…”女子仔细的看了看尸体的伤口,又嗅了嗅,站起来朝着男人伸手。
    “啊?什么?”男人显然是紧张过度,没有听清刚才她说什么。
    “对讲机…快点,不然一会儿你的小猎手们死完了可别找我哭诉。”女子有些不耐烦的说着,她从尸体内侧的衣服里掏出了一片红色的羽毛,羽毛上面长着类似鱼鳞一般细小的深红色鳞片,拿到男人面前。“是羽罪,而且还是红鳞级。”
    “红…红…红鳞!!?”那男人似是惊吓到了一般,瞬间脸色惨白,赶忙拿出对讲机,双手颤抖的递给了女子,他用颤抖的声音朝着那堆警察喊道:“快!快!紧急疏散人群到安全地带,去通知住宅平民迅速撤离此地!!”紧接着对着耳机说道:“…快通知军区准备增援,这次出现的是红鳞级羽罪!!!!任务等级提升至B级…”
    “不用了,大叔。”那女子对着对讲机,缓缓道:“通知总部,【蓝弓】请求带领B队捕杀这次的罪子。作战任务等级—B级”
    不一会儿,对讲机的另一边就传来声音:“批准,即刻实行。”
   “收到。”女子回答后,将对讲机扔给男人,立马朝着城市中心快速的跑去。那男人接过对讲机,手还依旧不住的颤抖着,他看了看女子还没跑远,想起来什么似的,突然朝着女子的方向大喊道:“杰拉尔大人,求您一定要救救那些【捕杀者】啊,我可就那30名啊,要是全军覆没了,我这个局长也不用当了…
   他叫麦尔斯,是A区的警察局局长,这30名【捕杀者】是他呕心沥血苦苦干了二十多年才在训练营换来的心血,一般的罪子,根本不需要30名【捕杀者】就能歼灭,可有谁想到这一次并不是普通的罪子,而是红鳞级的羽罪……他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局长,还从来没有碰到过红鳞级,而这次他又偏偏把30名捕杀者都派了出去,这不是螳臂当车么…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眼前的女子身上了…
   【蓝弓】杰拉尔,训练营中捕杀者阵营B队副队长。本来他是不知道的,但是那个女子走进警局后,他看见了女子衣服上的银色勋章,立马就明白了。
    “尽量吧…你最好祈祷我的队友们尽快赶来,不然我也没办法。”杰拉尔顿了顿,回头跟他说道。说实话,她捕杀的罪子成千上万,却从未碰到过羽罪,所以对羽罪的能力也并不了解,不过时间不等人,她现阶段主要做的就是救援和拖延时间。
    等她跑了将近十分钟后,终于跑到了城市中心,她停了下来,沿着街道径直向前走去。这里安静的十分诡异,连飞鸟都没有,空气中还参夹着一丝丝血腥…凭借着多年捕杀的经验,她靠着墙,缓慢的移动,并观察四周,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突然,她听见耳旁有一阵风在响动,一团黑影从楼顶向她袭来,她立马向前一个斜扑,以极快的速度转回身体,瞬间用左手取下长弓,右手从箭筒中抽出一支箭,并搭在弓上,动作极快,一气呵成。这时她才看清楚,那团黑影居然是一个捕杀者,奄奄一息,此时正在痛苦的呻吟着,他的脖子,胸口,胳膊上都有着巨大的血洞,此时正汩汩地冒着鲜血…
   “哈哈哈哈……不愧是【蓝弓】啊,反应还挺快的。”楼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十分的刺耳,像是嗓子被什么挠破了一样…
   听见声音,杰拉尔两手一抬,立马将箭对准楼上。楼顶上出现一个男人,他的独眼此时正泛着红光,面目狰狞,背后长着一对骨架,上面附着白色的羽毛,羽毛上染着鲜血,看上去竟有一种嗜血的美感。
   “终于出现了啊,羽罪……”杰拉尔保持着举着长弓的动作,长弓上本来普通的箭现在已经开始缓慢的变蓝,并泛出些许寒气……
   “那你就入土为安吧!”只见杰拉尔松开弓弦,疾驰的箭矢迅速化作一道道蓝光分散开冲向楼上的男人。
   “小把戏而已...”他歪着脖子邪笑了一下,猛的向后跳,竟一下跃起几米高,骨架就像翅膀一样开始震动,使他直接腾空飞了起来。
   “还好我躲开了,不然就变成冰棍了。”在天空中的他十分得意的伸出舌头歪着脑袋,似乎是在嘲笑杰拉尔一样。刚才他站的位置已经突出几个巨大的冰锥,而天台的大部分已经覆盖上了厚厚的一层冰。
   “还没完呢。”杰拉尔迅速又从箭筒抽出一支凝聚寒气的箭,射向停在天空中的男人,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的冰箭竟然在空中飞行的时候,爆炸开来,内含的毒素一瞬间全部喷溅出来,男人的翅膀用力一挥,那毒素在一瞬间就化为了一阵水汽。
   “可恶....”杰拉尔愣住了,没想到羽罪对于空气的控制能力居然如此强悍。那毒素是从黑羽森林里面的中阶魔兽——冰棱蛇的毒液提取得到,如若溅在身上,就算是红磷级的兽罪也可以轻易抹杀,不想却被克制住了。
   看着那个男人在空中得意的笑着,杰拉尔的嘴角突然微微翘起。
   “你不会以为,我只会用毒吧。”杰拉尔握紧了弓箭,语气中略带嘲讽。
   “嗯?”男人又歪了歪头,笑道:“你终究是个人类呀。”
   “可是....”杰拉尔举起弓箭,拿出一只箭来,对准了空中的羽罪,“你可千万不能小看我。”话音刚落,那箭飞速的脱离了杰拉尔的手,向着羽罪的方向飞去,这次的速度异常之快,而下一瞬间又是三支箭,短短几秒内已经射出了十只箭,竟封死了他所有逃脱的可能。
   “可恶,你居然…”男人知道这种无死角的攻击自己是跑不掉的,一时的得意竟然失去了主动进攻的机会………没想到这个小虫子居然如此难缠,于是他便尽力击碎了两支射过来的箭,紧接着用宽大的骨翼将自己尽量包住,那些箭全都射到自己的骨翼上,深深入骨,他痛苦的吼叫出声。
   “呵…这可不是普通的箭,失去了速度的优势,你这个羽罪还能得意么?”杰拉尔笑了笑,她的冰箭可以瞬间冻结血液,每根都含有寒霜剧毒,只要中了箭,便是想动起来都困难。
   “你只不过是个人类…杀了你有什么难的?!”男人的脸上显现出愤怒的表情,他甩了甩翅膀,勉强的飞了起来,强忍着剧痛,迅速冲向杰拉尔,杰拉尔先是一惊,但一秒钟,又是三支箭瞬间射出,借助惯性直接刺穿了男人的头颅、咽喉、心脏三个重要的部分,动作干净利索,完全没有给他一丝躲闪的机会。
   “好…好快……”那男人只来得及说这最后一句话,便倒在了地上,眼中也失去了光亮。
   杰拉尔在确定了羽罪的死亡后,靠在墙上大口喘气,果然红鳞级的家伙是很难击杀的,竟然在中了自己几箭以后还能活动,若不是自己的反应快速,加上先前克制住了它,此刻躺在地上悄无声息的,就是自己了吧。
   “杀了…它…”
   杰拉尔回头一看,是刚才奄奄一息的那个捕杀者,只不过此刻已经没有气息了,双眼还瞪得老大,他本应该是人类中的精英,却不想今日断送在如此怪物手下。
   “我替你报仇了,安息吧,可怜的家伙。”她走过去,伸出手,为他合上了双眼。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BC0c2 禁闻视频 t.cn/RxBCc6t 一个国家有三千所普通大学,学生大多自费;但却有6000所党校是花纳税人的钱办学,学生全都用纳税人的钱上学!令人发指的是它们的毕业生犯罪率几乎百分之百!  发表于 17-12-3 00:04
庆贺童话乐城十周岁生日!(2003.9.15-2013.9.15)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7-2-13 11: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1469966881191.jpg




   “嗯?”杰拉尔似乎是看出什么不对,小心翼翼的将那具捕杀者的尸体翻过来,发现,脖子上竟然有几道深可见骨的抓痕。
    “这抓痕………”她的眉头紧皱起来,突然起身,紧接着她快速的后退了几步,一阵大风呼啸过去,水泥地上竟然出现了深深的裂痕。
    “竟然能躲开,不愧是【蓝弓】。”在风中走出一个人影…与其说是人影,她看起来更像是一只猫。她舔着自己的爪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指甲上还挂着少许血迹,很明显,正是那位捕杀者的伤口所喷溅出来的。
    “又是一只红鳞级啊。”杰拉尔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她抬起紧握着弓箭的那只手,稍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弓箭上竟出现数十个小孔,几十根冰蓝色透明的针镶嵌在内,发出美丽的光芒。“竟然还是只猫族的兽罪。”
    “嗯,对的。”那位少女笑了笑,“不过,可不是一只哦。”
    “什………”杰拉尔还没来得及躲闪,背部突然被什么击中,身体瞬间飞出去了十几米,滚落在地上,鲜血洒在地面上。
    “咳……咳咳……”杰拉尔吐出几口鲜血,似乎是伤及到了内脏,剧烈的痛楚使她几乎昏厥过去,脸上满是痛苦。
   “太用力了吗,对不起了。”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传来,杰拉尔抬头一看,是一位拥有一头银色短发的男人,身形高大,双瞳呈现深红色,看起来异常诡异。“可是,我只用了三分力。”
    “【蓝弓】如此不堪,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那猫耳少女向着杰拉尔走去,杰拉尔立刻起身,捡起掉落的箭筒,拔出一只箭,对准了她。
     “我好怕啊,不过你…”就在猫耳少女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杰拉尔突然以极快的速度跳起腾空,腰肢一扭,轻易的闪到了她的身后,双手轻轻将箭掰断,竟化为了两把小巧的蓝色匕首,用力的**了少女的腰部。
      不等少女转身,杰拉尔抬起双手,利用掌上最坚硬的地方,猛的敲击了少女的肩膀,脊梁,以及后脑,这一切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她的双手一刺,手指没进了少女的皮肉,只是轻轻的一扯,少女那根连接着神经的脊骨,顷刻间断裂了,她的两眼一黑,倒在地上。
      杰拉尔的头上冒下几颗汗滴,那阵剧烈的疼痛再次席卷上来,她强行稳住自己的身形,看向眼前的那名男子,他就像欣赏一朵美丽的花儿一样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是优雅的微笑。
      “你为什么不插手?”杰拉尔有些疑惑,问道。她没有感受到男子身上的杀意,也就是说,他目前没有参战的意思。
      “因为,以你的本事,想解决掉她,还是太难。”男子回答道。
      话音刚落,那猫耳少女竟然慢慢地站起来,浑身的骨骼都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令人毛骨悚然,她大笑起来,说道:“好痛啊,这令人可怕的速度,作为人类,你可真是个怪物啊~”
      “你……”杰拉尔有些惊讶,这就是红鳞级的兽罪的愈合速度?简直可以称为可怕。
      “我说过,你想杀掉她,基本不可能。”男子随手摘了草丛中的一朵小花儿,一点点将花瓣扯掉,放在掌心,碾碎,花瓣红色的汁液顺着他的掌心流淌下来,“你看,这跟你血液的颜色,是不是很像?”
      “我不喜欢杀人,我也很不喜欢血液的颜色。”男子突然向杰拉尔走过去,她急忙后退几步,踉踉跄跄,体内的痛楚越来越剧烈,使得她无法站稳,身后的少女突然抓住她的肩膀,令她无法动弹。
      “但是不行的,身为罪子,若是不杀人,就要被杀的。”男子弯下腰来,抬起头,捏住杰拉尔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仔细端详着,“真是个美人,我还真不舍得杀你。”
      “呸,你身上的气味真让我恶心。”杰拉尔吐出一口口水,脸上尽是厌恶之情。
      “好吧。”男子有些失望的耸了耸肩膀,下一秒,他的手飞快地刺入了杰拉尔的胃部,杰拉尔的眼前越来越模糊,喉咙里尽是血液上涌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就在男子的右手想要向上摸索,扯掉杰拉尔的心脏的时候,一颗带着火焰的子弹以极快的速度射入了男子的脖颈,喷溅出鲜热的血液,男子先是一愣,随即眼睛变得越来越红,喉咙因为子弹的缘故而几乎发不出声音,只能听出几个模糊的音节。
     “我最讨厌血了……”那男子突然转过身,示意猫耳少女扔下杰拉尔,他的指甲突然变黑变长,眼白已经变得全黑,“尤其是我自己的血……”话音刚落,他便伸出手来,取出了那枚喉咙里的子弹,子弹上刻着火焰的图案。他突然笑了,喉咙也因为极速的愈合而得到了恢复,说到:“B队队长,【红枪】—维登·希尔斯玛特…”
    “你还知道本大爷的名称?”那被称为【红枪】的男人,慢慢走来,肩膀上扛着一把巨大的火枪,通体透明,且泛着红光,“啧,真让我也觉得恶心。”
    “咳…维…维登……”杰拉尔勉强的从地上站起,用长弓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杰拉尔…支撑住,你会没事的。”维登快步过去扶住杰拉尔的纤腰,眼中满是心疼,柔声道。
    “啧...这种恩爱的场面还真是…真是恶心啊!”猫耳少女一脸不悦,趁着维登注意力都在杰拉尔身上时,突然向前一跃,右爪拍向了维登的背部。
    “滚!”维登怒吼了一声,一颗刻着符文的子弹瞬间从火枪中射出,打中空中的兽罪,旋即兽罪的身上炸裂开来,将她弹开,身上像点燃的燃烧瓶一样,赤色的火焰瞬间扩张到全身。
    “啊啊啊啊啊……”少女摔在地上,在地上到处打滚,想借此熄灭火焰,可那火焰却越烧越旺,将它的皮肉尽数烧烂,惨白的骨头都漏了出来。
    “点燃么?这就是你们人类的科技?啧啧啧,真可怕啊!哈哈哈……”此时这只罪子的眼睛已经变成黑红色,满脸的狰狞和恶笑,五官都已经扭曲在一起了,完全没有在看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女。
    维登扶着杰拉尔坐在一旁靠着墙,然后又走向男子,开口说道:“黑红色的眼睛,是即将踏进樱级的血罪啊,大爷我还真是中大奖了。”
   “今天就让你们全部葬身于此...”被称为【血罪】的男人笑了笑,挥了挥手,顿时从四周出现一群罪子,站在楼台上,朝着维登的方向怒吼着,大笑着,瞪着血红的眼睛,流着口水…似乎是在怜悯这两个即将被分食的人类。
   “维登……”杰拉尔见状,担心起维登的安危。
   “放心…”维登示意杰拉尔无须担心,突然喊道:“英卡洛斯、塞西,那些白羽级的喽啰们就交给你们了,擒贼先擒王,老子先一枪崩了这个变态!!!”说罢,他将火枪举起,对着血罪的方向就是一阵射击,那子弹的速度竟然比普通子弹的速度快上了几倍,如果白羽级以下的罪子,必定是躲闪不及。
   “哼,自寻死路…”那男子迅速的移动,身形闪烁。将那些子弹尽数躲开。他有些得意的笑起来,却在下一秒钟笑容就僵硬住了——那些子弹并没有射向血罪,但是却射向了旁边的地面,顿时地面便炸了起来,尘土带着火焰燃烧起来,遮挡住血罪的视线,周围的温度也骤然上升,可见那火焰的高温程度有多恐怖。
    “……杀了他们”
    “食物…”
    “我好饿...”
    周围的罪子此时也暴动起来,一个个都朝着维登这里奔跑而来。
   “哟,这些小家伙还挺傲啊?来来来,让姐姐教育教育你们~”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黑暗的角落里走出了两个人影,一高一矮,那个矮个子的黑衣服的女生对着那些冲过来的罪子们说道。话音刚落,两个人便化作两道影子,冲向了罪子数量最集中的地方,展开了杀戮,速度快的令人咂舌。
   “【黑蜂】塞西和【白狼】英卡洛斯么?原来如此,B队的战斗型【捕杀者】都到齐了,这样再好不过了,你们这样强大的家伙,对我们来说是最滋养的补品。”男子的手击向维登,却被维登用火枪的枪管抵住,随即维登一脚踹向男子的腹部,使他后退了几米,紧接着又是一个转身,用火枪的枪身打向了他。
   “…原来如此,枪身也可以升温么?”男子用胳膊抵挡了一下便立刻闪开,甩了甩胳膊。
   “废话真多啊,吵得我都心烦了。”维登一脸不悦,把火枪往身后一插,又从腰间拔出两把绣着神秘符文微微发光的小型火枪,一个深红一个深蓝,笑了起来。
   “维登…你…”一旁的杰拉尔看见维登掏出的两把诡异火枪,突然一惊,笑了笑。
   “血罪先生,我可要替你默哀了……”杰拉尔用无比虚弱的声音说道,语气中带着嘲讽和得意。
    男子扭头看了看旁边浑身是伤却在笑的杰拉尔,又看了看面前拿着两把枪同样在笑的维登,顿时觉得有些异常,但是它又不敢轻举妄动,问道:“为什么?”
   “听说血罪速度很快,愈合速度更快,在有血的地方几乎是处于不败之地...但是,你可一定要小心了。”维登大笑着,“因为接下来……我会打到你断气为止!”他的面色一沉,突然开枪,射向了血罪。
   “双生的死亡之花——鬼擎火、水晶兰……”杰拉尔喃喃道…这是他的杀手锏,如若出现,便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歼灭对方的。
    “.....这.....”血罪一脸惊恐的看着维登,刚才他射出的子弹在空中突然爆裂变成冰刺,它闪躲不及,被其中一根刺中后,不仅浑身寒冷无力,并且可以感觉到,那冰有着强腐蚀性,正在腐蚀他的躯体,最可怕的是,他竟然无法继续吸收其他人的血液来为自己修补伤口了...
   “那是水晶兰的腐蚀能力。”维登慢慢的走了过去,他看着面前不能动弹的血罪,举起了鬼擎火。
   砰。
   只见那把枪射出来的不是子弹,而是熊熊燃烧的烈火,瞬间便把血罪燃烧殆尽,连灰都不剩……
   “杰拉尔,还能行动吧?我送你回营地”维登收起了两把妖艳的枪,扶起杰拉尔说道。
   “……维登小心!”杰拉尔应了一声,突然感觉一阵寒意袭来,抬头一看,是一桩巨大的石柱从高空砸下...她猛地将维登扑倒,勉强躲开了砸下来的石柱,刚刚稍稍止住血液的伤口,竟又喷洒出血液来。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这时候,从楼上跳下一个三米高的牛头人,它的右手抱着一根大石柱,朝着维登他们吼着。
   “啧啧啧……这些人还真不错,居然杀了我们几个同伴...”
   “还有我们的首领卢法斯...竟然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居然还有这么多罪子……而且都是红鳞级的?”维登抱住脸色惨白如纸的杰拉尔,说道。
   “队长……这白羽级的罪子实在是太多了...又多出了十几只红磷级,这绝不是我们能应对的,还是想办法撤退吧。”塞西和英卡洛斯此时也从远处跑了过来,满脸的疲惫。
   “就凭我们四个,恐怕很难逃出了...”维登看着周围数量可怕的罪子们,声音颤抖。
   就在这时,一道雷霆砸下,十几只追赶过来的白羽级罪子顷刻间炸裂开来,血液喷溅在墙壁上。
   “哟…小维登你居然慌了?真是可爱啊…”一个响亮的声音从空中传来,维登抬头一看,一架直升机此时已经停在距离地面十米的位置上,一个男人迅速跳在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屋顶上,拿出手枪射向罪子,被射中的罪子都像被雷击中了一样,颤抖着却无法动弹,等级稍低的,竟然直接炸裂成了肉块。
   “是小格雷啊…你这家伙来的真是及时啊...”维登看清那男人的样子,突然松了口气,笑着回道。
   “A队也来了?那这么说……”杰拉尔无力的躺在维登的怀里,手紧紧的按着伤口的部位。
   “杰拉尔,你竟然还没死?”这时,直升机上又跳下一位拥有栗色长发的女子,面容的精致程度完全不输于杰拉尔,她的手上并没有拿着武器,却突然眼神一狠,猛得向正冲向自己的一名兽罪伸出了手,只是一瞬间,就掐断了那兽罪的喉咙。
   “也就只有你,天天不盼着我点好。”杰拉尔看着满手鲜血却依然微笑着的女子,满脸无奈。
   A队副队长——拉芙尔,【捕杀者】阵营的女战神,【捕杀者】格斗技巧竞赛冠军蝉联者,百场竞赛从未输过,有她在,今天的危机也算化解了……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7-2-17 16: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1470061095695.jpg




      “我带了医疗队,维登,你先把杰拉尔带上直升机,她撑不了太久。”拉芙尔对着维登说道,并时刻警惕着周围罪子的动向。“B队先撤离吧,直升机会带你们回到总部。”
      “嗯,谢了。”维登抱起杰拉尔,顺着直升机抛下的绳索升了上去。他心里很清楚,这个时候,他已经帮不上忙了。
      “大概有多少只?安娜?”拉芙尔突然一把扯下脖子上的剑状吊坠,回头问向身后的灰发女生道。
      “白羽级56只,其中包括血罪12只,羽罪24只,兽罪20只…绯羽级12只,全是兽罪,子灰级13只,全是血罪,红鳞级…竟然有12只。”那个被唤作安娜的少女解开手腕上的手链,回答着。
      “【毒蛇】安娜…”那个牛头人看了看她,突然对着身边的其他几位罪子说道,“时刻提防,某些方面,她绝对比拉芙尔还要强…”
     “速战速决吧,我还要和贝拉一起回去看球赛。”一位拥有青绿色短发的少年手握匕首,一脸的不耐烦,绿色的双眼散发出异样的光芒。
     “这次我们就比谁杀的红鳞级最多吧,队长?”拉芙尔斜眼看向旁边的格雷,“可不会再让你抢风头了。”话音刚落,她手中的那条吊坠突然变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为了一把拥有金属光泽的长剑,剑柄上镶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此刻正发着红光。
     “正有此意。”格雷大笑起来,突然拿起枪,瞄准了那个牛头人,只听见几声,几颗透明的子弹被打出,以比维登的火枪更快的速度冲向了它,牛头人先是一愣,像是完全没有想到他会从自己先下手一样,随即大吼一声,那子弹便静止在空中,炸裂了。
     “你还真打算用你那破玩意儿打这家伙啊?”拉芙尔嘲讽地笑出声来,紧接着她便从楼顶一跃而下,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将扑过来的低级兽罪一一斩杀,刀刀没入心脏,只是不一会,水泥地上就躺满了尸体。“还是重一点的家伙靠谱。”
     牛头人看着拉芙尔在那么多罪子阻拦的状况下,速度却丝毫没有减慢,心中升起了一丝恐惧,它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后,突然伸出手来,掰断了两根钢筋管,也向着拉芙尔冲了过去,它奔跑过的地方,均飞起了尘土。
    “嘿,大家伙。”拉芙尔看着那两根锐利的钢筋管,笑起来,眼见着就要刺入自己的头颅,却身形一闪,那钢筋就在她的脸旁擦过,划出一道伤痕,但她的脸上只有笑容,是渴望挑战更强者的愉悦的笑容。
    牛头人还在得意之时,拉芙尔突然伸出手来,一掌劈在它的手腕上,只是两秒,牛头人只感觉自己的手腕有点吃痛,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钢筋掉在地上的声音,鲜血便喷溅在自己的脸上。
   “这么重,你们怎么挥的动啊?”拉芙尔有些嫌弃的拿着刚刚砍下来的左手手掌,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一样。
   “拉芙尔又在玩了。”安娜无奈的耸了耸肩,那条手链早已化作一条8米长的锁链,此刻正一次又一次的疯狂的掠夺着罪子们的生命,羽罪翅膀上的羽毛飘落下来,将本就小巧的她衬托的更加美丽。
   “没办法……”格雷看着拉芙尔的笑容,随手又是一枪,直接贯穿了远处一只羽罪的脑壳,“天赋这东西,不服不行啊…”
   “拉芙尔,速战速决,总部不希望我们弄太久。”青绿色短发的少年快速挥动着绑在绳索上的匕首,刀刀割喉,刀刀致命,献血溅在他的脸上,竟有一种病弱的美感。
   “知道了,清流。”拉芙尔扔下那只手掌,举起自己的长剑,笑起来,还没等牛头人反应过来,便快速闪在它身后,短短几秒钟,竟挥舞出了十余剑,剑剑砍在牛头人的背上,但它的脸上没有痛苦,因为它根本就毫发无伤,那些刀刃根本无法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啧,我差点就忘了你是兽罪了,还是红鳞级的。”拉芙尔一副做错事了的样子,轻轻一跃,就躲开了牛头人手臂的攻击,粗壮的手臂敲击在地上,竟使水泥地出现了长有五米的裂痕。
    下一秒,牛头人便展开了疯狂的蛮力攻击,原先被割下手掌的切口,竟然以极快的速度恢复了,新的手掌看起来比先前的更加结实,攻击也一次比一次更加的猛烈了。水泥地被敲击的崩起一些石子来,扰的拉芙尔无法看清前方的情况,只能凭直觉躲闪。
    “竟还有那把剑无法斩碎的兽罪…这下可麻烦了……”远处的格雷面露担心的神情,本想抽身去帮拉芙尔,但那些红鳞级的罪子就像是看透了他的心一样,一股脑的全扑上来,使他无法顾及他人。
    在尘土中,拉芙尔气喘吁吁,额头上流下几滴汗水,她看着眼前完全没有疲倦之意的牛头人,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笑起来。
   “下一秒,我一定会击碎你的头颅。”牛头人举起它的拳头,看着拉芙尔疲劳的样子,恶狠狠地吼道。
   “正巧。”拉芙尔直起腰来,轻轻按了一下长剑上的红色宝石,那剑立即又变回了吊坠的样子,“我也想击碎你的头颅。”
   “开什么玩笑!”牛头人被激怒了,它猛地冲上前去,将所有的力气汇聚在右拳上,向着拉芙尔头颅的方向猛击过去,拉芙尔突然轻盈一跃,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完美的转身,轻轻骑在了牛头人的肩膀上,牛头人的拳头就这样落空,击打在了地面上,因为用力过大,拳头竟镶嵌在地面里面,无法拔出来。
   “再见。”拉芙尔的腿突然收紧,勒住了牛头人的喉咙,长袖中弹出两把匕首,狠狠地刺入了它的双眼,它痛苦的吼叫出声,胡乱挥舞着左拳,却丝毫没有伤到拉芙尔。她突然向后一仰,腿部猛的用力,腰肢一扭,顷刻间就扭断了它的喉咙,牛头人还没来得及吼出声,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解决~”拉芙尔轻轻地落在地上,拍了拍双手上的尘土,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全员进攻!”格雷看见牛头人倒下后,才终于放了心,他挥舞着手枪,像是希腊神话中的战神,凡是被他的子弹所伤到的,无论级别,五秒之内必会失去一切行动的能力,如待宰的羔羊一样,无法反抗。
    短短5分钟的时间,其余所有的罪子,无一例外的被歼灭,一只都没有逃脱。
    “呼,还真累…”清流将五把匕首收回在手中,轻轻一捏,那五把匕首便缩小为了五颗极小的黑色弹珠,他将弹珠揣在兜内,继续道:“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庞大的罪子群,这绝对是A级任务的水准了。”
   “罪子不会平白无故如此集中地出现在人类区,更不会只为了一只即将晋升樱级的血罪白白做了牺牲品。”贝拉将长鞭收起,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分析着。
   “没错。”格雷将手枪别在腰间,拭去了额头上的汗滴。
   “那么为什么呢…”安娜小心翼翼的坐在贝拉身边,为她包扎刚刚被羽罪的羽毛所伤的伤口。
   “只有一种可能…”贝拉脸上毫无痛苦,她伸手摸了摸安娜的脑袋,笑了笑,继续说道:“它们在寻找东西。”
   “或者是……”拉芙尔来到贝拉身边坐下,缓慢的喘息,想要让仍然处于警戒状态的自己放松一下。
   “它们在寻找猎物。”一旁很少说话的清流接话,“要知道,罪子是被其他种族感染的人类,要想得到比人类长的多的寿命和更强的力量,就要不断寻找强的猎物来吃掉,吃掉的猎物等级越高,那么晋升的速度就越快。”
    突然所有人安静了,他们都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
    “如果能让这么多红鳞级白羽级的罪子追捕的话…至少也是SS级以上的强者了…但从古至今,除了神族,达到SS级别的就只有……”安娜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只有那个可怕的怪物了…”格雷叹了口气,刚刚放松的心情立马又紧张起来,“妖王,奥斯莉娅……”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7-2-19 18: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1470274829088.jpg



         ==========================A区============================

     “你们善后吧。”格雷看着远处赶来的总部的【追踪者】们,摆了摆手,示意A队可以离开了。
     “嗯,你们先走,我留下看看有没有可以收集的线索~”拉芙尔拍了拍格雷的肩膀,笑了笑,“我来照顾一下新人们~”
     “拿你没办法…我们走。”格雷的眼中闪过一丝宠溺,转过身,带领着其他成员离去了。
     拉芙尔缓慢跟随在【追踪者】们身后,看着他们认真的取材收集,听着他们在不断地感叹着。
     “这么多尸体…A队不愧是A队……这个水准的任务都能完成的这么干净利落…”
     “自从我加入团队以后,还从来没碰到过红鳞级,这个可要好好收集。”
     “不过我不是听说还有S队吗?为什么这次的任务不让他们执行?”
     “你们傻啊。”一旁的拉芙尔靠在墙上,大声回道,“S队,自然是执行S级的任务的。”
     “可是…”一个看起来像是新人的男生小心翼翼的问着,“红鳞级的罪子这么多都只是A级,那S级的任务得有多变态啊…”
     “大概就是,樱级的罪子,或者S级的魔兽出现时的任务吧。”拉芙尔蹲下身来,从一只红鳞级羽罪上拔下一根羽毛,“这样的任务,对他们来说就是小儿科,不值得他们大老远跑来一趟。”
     “听说S队被称为【人类最强】,但是我觉得,您们已经是我见过最强大的队伍了。”一个面容娇小可爱的女生一脸崇拜的看着拉芙尔。
     “小姑娘,那你就是没见过世面了。”拉芙尔笑出声来,揉了揉女生的金黄色的短发,“他们的战斗力,是我们也无法企及的,因为他们可全都是人类里幸存下来的秘密实验品—【增幅者】啊。”
     【增幅者】,是指在人类中选出精英注射来自其他种族DNA的血清从而自身基因得到改造了的新人种,试验成功的人类会获得其他种族相对应的能力,实验失败的会成为【吞噬者】,成为只会嗜血的怪物。而在实验中幸存下来的【增幅者】们,组建了一个团队,也被称为【人类最强】。
      “说起来…如果这些罪子真的跟奥斯莉娅有关的话…那她应该会很感兴趣。”拉芙尔站起来,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便匆匆离去了。
      
                  ======================X区  S队居所====================


     “队长。”一位紫发少女推门进来,身着黑色哥特连衣裙,怀里还紧抱着一只棕色的泰迪熊,她看着坐在桌子前的另一位黑发少女,唤道。“拉芙尔来了。”
    “快进来。”沉思的少女突然回过神来,忙起身去迎接刚刚来到的拉芙尔。
    “布伊蕾~!”拉芙尔看见了她,变得异常的兴奋,加快了脚步,紧紧的拥抱住了她,“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布伊蕾一直紧绷着的脸上出现了温柔的笑容,她抱住了拉芙尔,随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忙脱离拉芙尔的怀抱,仔细的打量着她,“听说你们碰到数以百计的罪子群,光红鳞级就十几只,你没受伤吧?”
     “怎么会呢~”拉芙尔笑呵呵的拍了拍布伊蕾的肩膀,“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罪子啊…那场面太壮观了。不过布伊蕾,我真的很难以理解,怎么会有这么多罪子聚集在人类区,它们到底是在寻找什么?”
      “我刚才也在想,我估计你们也推理出来了吧。”布伊蕾拉着拉芙尔的手,走到沙发前坐下,“能引起这么多罪子兴趣的,就只有奥斯莉娅了。只有她的血肉,可以让罪子在一瞬间级别暴涨到樱级…就连SS级别的魔兽,血肉的滋补程度也远不如她…”
      “可是…妖王已经在千年前的那场大战战死了啊…她怎么会…”拉芙尔握紧了布伊蕾的手,声音有些颤抖。
      “如果她真的出现了的话……”布伊蕾将另一只手搭在拉芙尔的手背上,叹了口气,“怕是搭上全部精英队的性命…也难逃一劫了……”
      “不过如果这是真的,我也会很开心。”布伊蕾突然用手指轻弹了一下拉芙尔的额头,刚刚紧张的气氛一瞬间全无。
      “啊,我自然知道为什么。”拉芙尔突然笑起来,她看着布伊蕾,眼神中闪过一丝悲伤,“因为你身上拥有着的,就是奥斯莉娅的血液。”
              
  =========================雾之谷   绝情之地=======================

  
     “格兰亚德斯。”在绝情之地外,站着一位拥有着贵族气质的男子,他冰蓝色的长发随风飘舞着,身上雪白的披风上没有一点尘埃,双腿修长笔直,整个人如同一具行走的雕塑一般完美,美得那样不真实。
      “阿尔弗雷德,你来了。”在绝情之地内的河边坐着一个金色短发的男人,身着金黄色长袍,身上的气质宛若天神一般高贵,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了一朵枯萎的小花儿,那小花儿就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起死回生,恢复了原有的活力。他抬头看向被隔离在无形的屏障外的阿尔弗雷德,笑了。
    “这么多年了,你还肯来看我一眼。”格兰亚德斯站起来,看起来面容略有憔悴,却依然美的惊心动魄,恍非世间所有,若是普通少女瞧上那双金黄如琥珀一般的眼睛,定会连魂魄也让他勾去了。他向着阿尔弗雷德走过去,手按在那道看不见的屏障上,问道:“她…还好吗。”
     “她很好。”阿尔弗雷德的手也按在那道屏障上,看着格兰亚德斯憔悴的面容,眼里满是心疼,“她已经长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了,但是……她已经开始苏醒了…”说到这里,阿尔弗雷德的眉毛皱了一下。
     “什么....”格兰亚德斯没有光泽的双眼突然亮起来,双手狠狠地捶在屏障上,那屏障却丝毫无伤,“为什么会这么早…”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像是许久没有说过话了。
     “我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示意他冷静下来,“今天血池的罪子突然暴动,全部涌到了A区…很明显,他们已经可以感应到她的存在了。”
     “先帮我保护好她…阿尔弗雷德…”格兰亚德斯的语气中满是焦急,伴随着刚刚他的那声怒吼,绝情之地所有的花花草草,竟然顷刻间全部枯萎了。“我会想办法…离开。”
     “好。”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他心里已经明白了格兰亚德斯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只是叹了口气,便消失在空气里。
      格兰亚德斯背靠着屏障,身体滑落下来,双手胡乱的抓着头发,看不见他的表情。
         
  =========================================================================


     “格兰亚德斯………”
     “千年后的今天,我一定不要再遇见你…”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7-2-21 11: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1470552195771.jpg






           =========================A区=============================

    深夜里,世间的一切仿佛都陷入了沉睡。
    “不要………”
    “别带走他们…”
    “不要!!!!”
    拉芙尔撕心裂肺的哭喊,猛地从床上弹起,当她看清楚眼前的景色后,才明白刚才那一幕幕熟悉的场景竟都是梦。
   “又是那个梦………”拉芙尔一手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滴,一手紧紧的攥着那把剑形状的项链。
   过了这么多年了,结果那天发生的事情仍然历历在目,已经成为了折磨着自己的梦魇,挥之不去。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在自己的眼中,已然成为了可怕的地狱?
    人类再也不是这世界上食物链的顶端,那些强大到远远超越我们的种族逐渐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它们再也不是只存在于书本与虚幻世界里的幻想,它们已经成为了现实。
     她偶然瞥到墙上的电子日历,上面写着,3月28日。正是自己的生日了。
     拉芙尔的神情哀伤,十年前的今天,正是自己的12岁生日。
               =====================十年前======================
   “我们的拉芙尔今天12岁了,终于长大了呢。”一个拥有栗色短发的英俊男人举起酒杯,脸色有些粉红,开心的说着,“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不懂事的小公主了。”
   “少喝点,晚上我们还要带拉芙尔去看烟火晚会呢。”一旁的金发女人用手肘戳了戳那男人,提醒道,“到时候我们可不把你抬回家。”
   “我最喜欢烟火晚会了。”拉芙尔拿起叉子叉起一块奶油蛋糕,放到嘴里咀嚼着,脸上满是幸福,“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看更开心。”
   “拉芙尔,许个愿吧,一定会实现的。”男人伸出手来,捏了捏拉芙尔白嫩的脸,“和以前一样,闭着眼睛许愿哦,不然不灵的。”
    拉芙尔“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我想和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她这么想着。
    下一秒,温热的液体溅在自己脸上,睁开眼时,竟是地狱般的景象。
    她看见爸爸的头颅被尽数砍去,失去了头颅的身体依然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那只高脚杯,脖子上的切口正汩汩的喷洒着鲜血。拉芙尔歪头一看,妈妈已经不见了踪影。
    “爸爸……”拉芙尔不可置信的起身,走上前去,看着眼前的这具尸体,怔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我...该怎么办?
     “拉芙尔!快逃!!咕……啊………”隔壁房间传来了妈妈的声音,但下一秒那声音就消失了。
    “妈妈!!!”她跟随着那个声音飞快地跑到那个房间去,推开门,只看见了妈妈残缺不全的肢体,腹部像是被利刃割开一样,里面的脏器正慢慢的流出来,鲜血染红了木质的地板,那股血腥腐臭的味道使她忍不住弯下腰呕吐起来。
     待她起身擦净嘴角时才看到,妈妈的身旁正站着一个怪物,双眼血红,正有一只手臂,叼在它的嘴里。
     “这是…什么……”拉芙尔的双眼瞪大,那怪物回头,看见此刻正站在门口的拉芙尔,突然松口丢掉了那只手臂,向着她猛扑过来。
     就这样吧,她这么想着,闭上了双眼。但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拉芙尔小心翼翼地睁开眼,一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破窗而入,手中拿着一把长剑,此刻已刺入了那怪物的脑壳。
    “你叫什么名字?”那男人走上前,蹲在拉芙尔面前,问道。
    “我叫…拉芙尔…”她的声音颤抖,突然扑上去猛地搂住了男人的脖子,大哭着,“我的爸爸妈妈都…死了……我没有…家人了………呜......”
    “拉芙尔。”那男人突然轻搂住她,温柔安抚道,“别哭了,我带你去个更安全的地方,以后那里的所有人,都会是你的家人。”
     以后那里,将会是你的家。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便是躺在一个房间内,虽然不大,但很是温馨和舒适。
     “你叫拉芙尔对吧?”刚起身,就看
     一个少女从另外一张床铺上跳下来,走上前,问着自己。
    “嗯…”拉芙尔轻声回答着,嗓子已经因为方才的哭喊,变得几近沙哑。
     “我叫布伊蕾,多多关照,以后我们就是同寝室的朋友啦。”女孩拥有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睫毛又长又卷,脸色有些许的粉红,看起来非常的可爱。
    “布伊蕾…”拉芙尔哽咽着,眼泪又不住的流下来,“那怪物…到底…是什么…他们杀了我的父母…我……”
     “拉芙尔。”布伊蕾突然握住拉芙尔的手,眼神变得无比坚定,她眼中的是这个年龄的人不该有的成熟,“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你理解的那样了…杀掉你的父母的是妖族,它们比人类更为强大,也更为聪明。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有它们的存在了,为了不引起恐慌,世界的领导者们才选择一直隐瞒…但恐怕已经无法隐瞒了……”
     “为什么?”拉芙尔问道。
     “这次妖族的数量达几百只…从千年前就开始隐居的它们不知道什么原因,尽数冲到了人类区捕食,现在你居住的那个地区,怕是已经被鲜血浸染了吧。”布伊蕾叹了口气。
     “你也是和我一样的人吗?”拉芙尔擦净眼泪,看出了布伊蕾脸上的疲惫,关心道。
     “我啊?”布伊蕾突然笑起来,坐在了拉芙尔的身边,“我从小就在这里出生,算起来,已有十二年了。我的父母都是政府的高层,不经常见到他们的。”她顿了顿,“但是我,从来没尝过贵族小姐的滋味。”话音刚落,她便将长袖卷起来,露出了白皙的胳膊,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甚至有些深可见骨,此时还在冒着血滴。
     “这是怎么回事?”拉芙尔被惊到了,掏出一直带着的手绢想为她包扎。
     “没关系的…你看。”布伊蕾笑着拒绝了拉芙尔的好意,她的手指一转,手臂上的血液突然被吸起,漂浮在空中,凝聚成了一只小兔子的图案,在她的手上徘徊。
    “其实要说是怪物的话…我也算是其中一个吧。”布伊蕾的手轻轻一握,那只小兔子顷刻间变为了水汽消失了。“这种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我已经过了很多年,为了得到这种力量,我也受过了许多苦。”
     那次的初次相遇,让拉芙尔认识到,这世间还有比自己更为凄苦的人。
      她也无法想到,对妖族的仇恨,竟能支撑住自己的信念,使自己一步一步爬向人类的顶端。
            
     
      “都是梦。”拉芙尔笑起来,起身,看向窗外极其柔和的月光,“明天还要和布伊蕾去上报情报,还是不要想太多为好。”
rdrwv 发表于 17-11-22 16: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你一下,好贴要顶!    http://www.aacbu.com  ,可以边工作边赚钱哦!
rdrwv 发表于 17-11-29 06: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你一下,好贴要顶!    http://www.aacbu.com  ,可以边工作边赚钱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