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幻想文学院

搜索
热门:
查看: 68|回复: 5

青灯,霜晨

[复制链接]
榆粲 发表于 17-2-4 17: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榆粲 于 17-2-4 17:15 编辑
“你不再是遥远天边的一颗孤星,
我们要一起照亮黑夜。”




      昔日辉煌的佛寺今已残破不堪,已经褪色了的红柱勉强地撑起沉重的屋顶,显得摇摇欲坠。久经风霜的它已经变得苍老了。
       佛寺里只住着一个年迈的僧人。每日当他摆弄好贡品后,便匆匆地出去了。佛寺只是他休息的地方。
      “嘎吱”忽然一个黑发青衣的少年推门而进。他环视着四周,不由得蹙眉轻叹。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那个银发白衣的男孩现身在何处?十年前,仍是这个破败的佛寺中,袅袅的青烟里,他们在打闹,他们在嬉戏。
顺着蜿蜒的青烟,他的目光寻向了身边那一尊高大但落满灰尘的佛像。佛像前,一盏长明灯扑腾着微弱的火花。他轻轻地托起了灯座,青铜的灯座上雕刻着的花纹已经模糊不清。人真是奇怪。他无奈的想道,是人制造了佛像,而人们却要跪拜于自己所造之物前,真是可笑哪。
       一阵阴冷的秋风从门口灌入,牵起他单薄的青衣随风飘舞,紧接着他感到了彻骨的寒冷。他的眼前又一次闪过了那个男孩的面影,男孩稚嫩清脆的声音绕在耳边:“这么冷的天,你只穿这么薄的衣服哪里够了?没告诉你要照顾好自己吗?”他自嘲的抖了抖双肩,呵,这么大了,原来他仍然照顾不了自己。
       他的目光渐渐涣散;就是在这么寻常的一天,这个男孩就这样闯入了自己的生命。那的确是个让人忘不了的男孩:一对清澈明亮的蓝瞳,一个暖若冬阳的笑容,和风一样迅极、洒脱。凡尔斯……Falls,飘落。他喜欢看这个男孩轻盈的身影驰骋于碧绿的旷野上,明媚的笑容绽放在艳丽的花丛间,看着,笑着。
       离别前男孩只留下了一张照片,一个誓言。照片仍在,已经微微泛黄。誓言呢?说过会相见,他是否回来过?
       他从衣兜中小心翼翼地掏出那张照片,照片上两个男孩并肩坐着,笑着。只是他笑得有些羞涩。蓦地,一股更强烈的风侵袭而来,陈旧的照片挣脱手中,缓缓的落在了那盏长明灯上,慢慢地,化为灰烬。他呆呆的伫立在灯前 ,看着灰烬随风飘散。
         回忆,不过像风中的灰烬一般,虚无缥缈。
        发呆间,一个高瘦的少年闯进佛寺中,霸道的踢了青衣少年一脚,不悦道:“走了,千夜。我们和光明军在两日后将有一战,还不回去部署!”
        “知道了。百鬼。”
          我们很快就要相见。他喃喃自语。或是再阵营中,亦或是在战场上,我认为,马上就能见到你。那时,我不会惊讶,亦不会后悔。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a 禁闻视频 t.cn/RxkPOK9 史书这样评说:他们耗尽地下的矿产,浑浊地面的河流,污秽天上的云彩,沦丧了中华的道德,小孩不敢独自出门,老人倒地无人扶,官匪横行霸道,金钱权力是惟一图腾,善良诚实勤   发表于 7 天前
庆贺童话乐城十周岁生日!(2003.9.15-2013.9.15)
 楼主| 榆粲 发表于 17-2-4 17: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我去一个地方吧。”清冷的声音和着呼啸的狂风从干燥的空气中钻出,硬生生地打断了金发少女的絮叨。他倏然起身,拍了拍衣上的雪,不等身边的人回答,便大步地朝远处那片橙黄色的亮光走去。
半晌,他的身后才响起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然后一阵刺耳的异响划过了他的耳畔。他只好扭头向后一瞥,看着跌倒在地的少女那狼狈的样子,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细长的弧度,似在嘲讽。“慢点走,好么?”她抱歉地笑笑,毛茸茸的帽子下,一张小巧精致的脸正隐隐发红。
长久的静默。
良久,他收回了利刃般的目光,不屑地回头继续飞快地走着,淡蓝色的鞋在松软的雪地上踏出了串串忙碌的沙沙声。
地上的雪很厚。少女勉强扶着一棵粗壮的树从地上爬起,刚刚站起高跟的长靴便陷进了洁白的雪中,她努力地挣开了雪的束缚,踉跄地追赶上他步伐。深深浅浅的脚印交错重叠,看上去有些滑稽。
还未走近那片亮光嘈杂的人声就随风卷进了双耳,闪烁的霓虹灯光肆意地在他们的身上扫射。她忙拉了拉他的衣角:“这个地方学校不让进……”“你若后悔,就回去吧。”清冷的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却没有藏住那咄咄逼人的气焰,“你是班长。”少女耸耸肩不再说话 。
烟酒混杂的气味扑鼻而来,在浑浊的空气中蔓延。她反感地皱起眉头,屏住呼吸,捂住双耳跟随着他在一对对衣着怪异的男女间穿梭。
“啤酒。”离开柜台,他挑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冷静地看着灯光下疯狂的人们。他知道,在这不大的酒吧里聚集着多少颓废而麻木的心灵,渴望以酒精来麻痹自己疲惫的身体。只是梦醒之后,便会失望的发现一切如初,从未改变。尽管如此,他还是宁愿永远生活在梦中。
染着深栗色头发的服务生斜着一双鹰眼打量着他。见他眉清目秀,淡蓝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生得挺俊俏,原来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只是那张有些苍白的面容上平静冷漠的神情却和少年的年龄毫不相符。
“德!”少女从人群中匆匆地挤出 ,“还是不要喝酒吧……”
“叫我柯尔德。”他的神情里闪过了一丝不满。看了看摆在面前的啤酒,少年无力地倚靠在墙上,慵懒地伸手触到了酒瓶边的开瓶器,无聊地将其握在手里玩弄着。过了一会儿,他生疏地操着开瓶器,缓缓地将瓶盖拔出,顿时白色的泡沫从瓶中迸出。
他咬咬牙,猛地抓过冰冷的酒瓶灌进了两大口啤酒。辛辣的感觉在咽喉间蹿动,片刻就遍布了全身。紧接着是一阵昏眩。
原来酒的味道是这样……
她在旁边紧张地看着,见少年的神情有些呆滞,她忙扶住他的肩:“德,你怎么样了?”
“放开……”他的视线渐渐模糊,但仍然倔强地甩开少女的手,抱着膝蜷在墙角。
她有些无措,只得站在少年的身边静静等待。
“斯嘉丽……我真的很羡慕你……很羡慕……”一贯平静冰冷的声音竟带上了一丝颤抖的哭腔。
刹那无声。
他的身体慢慢地停止了颤动,紧接着是一阵均匀而轻微的呼吸声。
 楼主| 榆粲 发表于 17-2-4 17: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混沌。黑暗。
我似乎身处于一个狭小的暗室内,想摸索着逃离,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毫无知觉。
熟悉的孤独。熟悉的恐惧。
记得多少个无月的夜晚我穿着单薄的衬衣独自漫步在林间的小路上,迎着猛烈的狂风,听着狐啸狼嗥,也不曾感到如此的害怕。
也曾经半夜三更猛然起身到阴森无人的墓地中倚着墓碑等太阳升起。萧瑟的风把一树枯叶舞得沙沙作响,我喜欢听树叶的沙沙声,我认为这是枯叶在呼吸,在呻吟。
这是梦吗?然而我觉得自己好像是清醒的。亦或许我还没睡着呢。
啜泣声忽然从黑暗中响起,本有些稚嫩的呼喊声不知在何物的阻隔之下而变得闷声闷气。紧接着是一阵杂乱无章的拍门声。这是回忆还是梦境?
衣橱……?呵。原来又是一场梦。一场真实的噩梦。

好像是从上小学的前一天起,我之前得到的所有的宠爱都化为乌有。因为贪玩,所以我迷失在了树林中。回去后我挨打了,还被父母锁在了家中那个窄小的衣橱中。我蜷缩在其中,哭泣,呼喊,求饶,都毫无用处。渐渐地夜幕降临了。原来夜是那么黑啊。然后我渐渐安静下来,一个人无声地度过这个无眠的夜晚。
他们都变了。变得可怕,自私,蛮横。他们不再是我之前所知道的父母了。
我不喜欢学习。不喜欢别人触碰我。尽管成绩再好,我仍然常常挨打,然后被囚禁在衣橱里。每天上学,我都会披上一件长袖的外套。无论冬夏。我不愿让臂上的伤痕暴露无遗,不想让人嘲笑,更不愿被人同情。
我突然想到,无论自己多么努力都是徒劳的,他们根本不知足。就像你在衣橱中多么奋力地叫喊,他们都不会理睬你。

“德,你不开心吗?”赤发碧眼的少年和我并肩坐在雪地上。他翠绿色的双眸温润而明亮。
“艾恩斯哥哥……”我并不知道自己是何时与这个少年相识的。记忆中那一天,我们的目光在一处相遇,然后他向我走来。────“我叫艾恩斯。我们能做朋友吗?”我第一次听到过如此温暖的声音。“我……叫柯尔德。”
“冷吗?”他问我。
我不语。
没想道他竟然一把扯下了身上的披风小心翼翼地裹住我的身躯。我惊愕地看着他,他宽厚地笑笑:“我不冷。”我也笑了笑。笑容里有些苦涩。
他轻轻地捧起了一把雪,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欣喜:“雪很美呢。”
我摇头:“我讨厌雪。”
“其实雪并不是那么冰冷无情的,它们其实很随和。”说罢,他拍了拍身下那一层很厚的雪,捣鼓了许久,终于堆出了一个歪歪扭扭的雪人来。我笑了。“但它们很冷。”
他伸手接过了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不久,洁白的雪花在他宽大的掌中化为了一滩水。“来摸摸,水很暖的。”我怯怯地伸手沾了沾水。的确。
他用修长的手指划了划我的脸颊,顿时我感到了一股浓浓的暖意。
待他走后,我也伸手接了一片雪花。雪花轻盈地飘到我的手中,却迟迟没有化开。
我黯然地拍落了这片雪花。
怎么了呢,难道我是一个没有体温的人吗?还是我的心已经变冷了?
────我想要主宰冰雪;不是想让它们吞噬一切,而是想使它们永不泛滥。
(梦境完)
 楼主| 榆粲 发表于 17-2-4 17: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一阵嗡嗡的振翅声让正在发呆的他断开思绪的。
刚才他还在纳闷今天怎么这么冷清呢。
他循着声音望向了小木桌的中央,昏暗的灯光洒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上,瓶中几只圆滚滚的金蝉子贴在玻璃上悠悠地扑棱着背上那一对对淡蓝色的薄翼。
真是群可爱的小家伙呢。他笑了,伸出了白皙的手轻轻地揭开了瓶盖。
不过金蝉子们并没有像以往一样争先恐后地飞向瓶外,今天它们却大不相同,懒洋洋地伏在瓶底动也不动。
“不出去飞几圈么?”他疑惑地挑起眉,将手伸入瓶中,用纤长的手指逗弄着一只胖乎乎的金蝉子。而那匍匐于他指下的家伙只是微微地挪了挪位置,然后慵懒地缩在一边不肯再动一下。
是因为天气太冷了吗?他有些失望。
慢慢地替它们盖好瓶盖,银发少年重重地往松软的沙发上一靠,抬手把立在桌角乳白色相框捧起,放在膝上。
他静静地注视着镶嵌在相框里的那张已经泛黄的照片,澄澈的蓝瞳里闪烁着灵动的光芒。那个大冷天还穿着青色薄衣的傻小子如今应该长大了吧。
记得自己曾答应过那个人,长大以后一定会回来找他。十年光阴,如青烟一般,消逝无踪。那时候,他们只有五岁。
也记得他们是在一座残破的佛寺中相识的。只是这意外的相识,竟让他们成为了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世事是多么奇妙啊。
那个青衣男孩,还有些腼腆呢。不过有时候他还挺啰嗦的。当然还有些傻气------那个名叫千夜,自称死神的男孩。
一抹难以觉察的微笑悄悄地爬上了少年的脸庞。

白房子里的灯还亮着。
看见亮光金发少女兴奋地摇了摇背上的人。这一整个夜斯嘉丽一直背着柯尔德在寻找着是否有熟人还未就寝,无奈已经太晚了------她不知道柯尔德的家在何处,而且她的父母可不允许她三更半夜把同学带到家中,更何况他是个男生呢。
趴在她背上的人儿却睡得正熟 。
门虚掩着。
她猛地吸了一口气,紧接着狠狠地把门一踢。

门毫无征兆的被撞开了。
正坐在屋内的银发少年被惊得一颤,相框滑出手中,“咔嚓"一声跌落在地。他慌忙拾起相框。
所幸没有坏呢。他轻叹一声,然后扭过头,将视线投向门口,脸上还带着些许愠色。然而他的所见却令他目瞪口呆,许久才结结巴巴道:“老……班长,原来你们……"
“不是我……”斯嘉丽忙解释道,“是他喝酒了。"
“哦。” 少年嬉皮笑脸的地答道,“不错。"
少女有些恼火:“凡尔斯,你总是这样!"
觉得有些不妥后她顿了顿,说:“柯尔德先住在你这里。我先走了。”说罢便放下柯尔德匆匆地逃脱了。
这个人真是……
凡尔斯恨恨地想。
ikxyf 发表于 17-11-9 12: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楼主万岁!
千寻博客          qxblog.cn
华晨国际娱乐    bjier.com
华人彩            71cu.com
华人彩            hxqfl.com
千寻博客          www.qxblog.cn
华晨国际娱乐    www.bjier.com
华人彩            www.71cu.com
华人彩            www.hxqfl.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