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搜索
热门:
查看: 160|回复: 0

一张白纸爱上了一朵白云

[复制链接]
悦悦桑 发表于 16-3-27 10: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蜡笔,你好,你能在我身上画一个太阳吗?”“你好,绿彩笔,你可以把绿色分享给我一点吗?”白纸得到的回答都是“NO”,红蜡笔给的是温柔的拒绝,绿彩笔则几乎抓狂地跳起来,“你这张卑微单调的白纸,怎么好意思向我索取夺目的绿色!”拥有色彩是白纸的梦想,它讨厌自己一无是处的白色,或者自己根本就没有颜色,为此,它拜访每一只彩笔、蜡笔、水粉,甚至是每一桶油漆,尽管油漆们是村子里的黑帮势力,谁不小心惹怒了它们,就会被狠狠地从头到脚地泼一身漆,不管那种颜色你喜不喜欢,啊!对了,这好像是个办法!
        可怜一向温顺谦逊的白纸都想不出什么法子能惹怒油漆帮,先去碰碰运气吧。油漆帮生活在一处废旧的铁皮房里,不对!这不是普通的铁皮,而是一块块被割开、压平的油漆桶面啊,定睛一看,那密密麻麻的桶面里竟然有曾经在村子里耀武扬威的灰油漆,虽然白纸也被他挖苦过,但现在看到被死死钉在墙面上的灰油漆桶,白纸的心里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倒是灰油漆桶瞥见了白纸,赶忙搭上话:“嘿,白纸兄弟,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要命了!瞧瞧我们这帮兄弟的下场,老大有次跟夫人吵架,没有吵赢,就一气之下把当时在场的所有兄弟都拿来补了墙,还派大铁钉看守着我们。”说着说着,墙面上发出一阵阵呜咽声,这声音越来越大,接着周围几面墙的油漆桶都跟着哭了起来,白纸有点害怕,赶快缩起胳膊和双腿,卷成纸筒,竟然被声浪震得在地上滚来滚去。不知什么时候,风路过铁皮屋,皱起眉头,对哭个没完的油漆桶们做出了“嘘”的手势,接着一个揽怀,把白纸轻柔地护送到了村口的水井边,揉揉眼睛,白纸睡了好久好久,它怀疑自己做了一场奇怪的梦,“这是哪儿?哪儿是东?”
       白纸晃晃悠悠、垂头丧气地走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榕树下,榕树长在一个小池塘边,池塘对面那是谁啊?啊!是粉红荧光笔和深蓝色印章,它们并没注意池塘这边,榕树后面的白纸,而是非常专心地捞池塘里的小蝌蚪呢。看到颜色就兴奋的白纸,瞬间来了精神,一路小跑绕过池塘,边跑还变向粉红荧光笔和深蓝色印章招手,人家根本就没抬头好么。气喘吁吁的白纸跑到粉红荧光笔和深蓝色印章后面,激动地大喊了一声“你们好!”,差点没把他俩吓得掉到池塘里去,深蓝色印章一脸不高兴地转过身对白纸吼道:“你要吓死我呀,我又不是聋子。”粉红色荧光笔拉了拉深蓝色印章的袖子,示意他不要这样说话,“对不起,对不起,我看到你们好像看到希望一样,太高兴了,你们能分给我一点颜色吗?一点点就行,可以吗?”深蓝色印章瞪了一眼白纸,吐了吐蓝色的舌头,快速地跑掉了,白纸把真切的目光转向娇滴滴的粉红色荧光笔,懦懦地问了一句:“好吗?”粉红色荧光笔不敢正视白纸的眼睛,盯着地上的小草,抱歉地问白纸说:“真的对不起,我们都知道你非常渴望得到一点颜色,但是传说村子里一直有一个诅咒,那就是谁如果分享了自己的颜色,以后就会变成白色,再也不能拥有色彩,虽然不知道这个诅咒灵不灵,可是没人敢冒这个险,请你原谅。”说完,粉红色荧光笔摘了一朵小黄花,放在白纸手里后,便离开了。
        白纸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难过,他每天都躺在同一块草坪上,伸开胳膊和腿,就这么舒展地躺着,其实他的心是皱巴巴紧紧缩成一团的,别人都看不到罢了。一朵云、又一朵云飘进白纸的目光,又飘了出去。每天看云简直成了白纸打发时光的好办法,云都是白色的,没有绿色的,没有粉红色的,没有深蓝色的,“好美的白云啊。”白纸呆呆地注视着头顶的那朵白云,是的,它已经默默观察了那朵白云半个月,虽然那朵云每天都变换舞姿,但白纸坚信他们其实就是同一朵,因为只有它最洁白,白得连阳光的璀璨刀锋都在它的身边拐了一道弧线,就这么出神地盯着它,不说一句话,一句话也不说。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这么对待白纸,它的小小愿望,我们很容易就可以帮它满足的。”一个明媚的午后,粉红色荧光笔在爸爸的鼓励下召集了很多小伙伴在家里开会,粉红色荧光笔头戴丝绒礼貌,慢条斯理地说。“我们是有些残忍了,但那个诅咒万一是真的,怎么办?”圆嘟嘟的墨汁担心地说,会场安静下来,大家似乎都有这个顾虑,苗条的紫色蜡笔用她一贯尖亮的嗓音刀片一样划破了安静的幕布:“你们这些小屁孩,什么诅咒啊,我活了这么久也没见过谁无缘无故地没了颜色。”“自从上次池塘边拒绝了白纸以后,我整夜整夜睡不着,白纸肯定特别伤心,我想帮帮他。”粉红色荧光笔搓着衣角,有些激动,深蓝色印章也在场,可会议召开20分钟了,他还一句话都没说,静静地窝在角落的沙发里,若有所思,突然他咬了咬嘴唇,这个小动作被“机灵鬼“咖啡色彩铅看到了,于是,朝着深蓝色印章起哄:”下面,有请‘最看不起白纸的’印章兄弟发言!“一瞬间,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看着角落里的深蓝色印章,只见他白了咖啡彩铅一眼,今天他算是冷静不少了,换做平时,不管在哪儿,肯定要一脚把咖啡彩铅踹飞,深蓝色印章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攥紧拳头,扫视了大伙儿一眼,说了一句震惊了屋子里所有人的话:”我不怕诅咒,我愿意把深蓝色分享给白纸,我不该这样对待他。“说完,深蓝色印章说完就径直走出门去,没错,他是去找白纸了,其他小伙伴们先是一懵,随后,立刻脚步匆匆地跟了出去。
        白纸还在悠悠地盯着那片白云,没有一点儿风来打扰,白云在天上也注视着白纸,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说一句话,一句也不说。反射太阳光,白纸仿佛藏在草丛中的一块金子,不多会儿就被匆匆赶来的蜡笔、彩笔、彩色铅笔们发现了,大伙儿一哄而上,在白纸身边围了一个圈,还没等白纸回过神来,深蓝色印章突然跳起来要往白纸身上印,其他小伙伴们也纷纷脱掉盖子,要往白纸身上画去,要像往日,白纸绝对会迎身上去,这可是它梦寐以求的时刻啊,可现在,白纸却“蹭”的一声跳起来朝后退了好多步,边摇头边摆手,一脸惊恐,嘴里还嚷着:“不要不要!”怎么回事?“你做梦不都想拥有色彩吗?之前我们太自私了,现在我们都愿意把颜色分享给你。”粉红色荧光笔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白纸说,哦,原来如此啊,白纸又惊又喜,可是,它现在已经不需要了,”谢谢大家,我想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别的颜色了。”听白纸这么一说,所有围观的小伙伴们都目瞪口呆,异口同声:“为什么呀?”白纸抬头看了一眼那朵白云,微笑着解释道:“因为我好像爱上了这朵白云,我离她这么远,看样子一辈子也不能去到她身边了,但至少我要和她有一样的颜色啊。”大家听像听故事似的,都昂起头盯着那朵洁白的云朵看,可惜没有一点儿风,害羞的云朵无处可藏,但心里却有一丝丝甜蜜。
       小伙伴们被白纸的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必须要想办法帮助白纸才行啊,可是蜡笔和彩色铅笔们最长的才20厘米长,有的还是半截的,墨汁瓶子就更矮了,就算大家叠罗汉,离那朵云也相差十万八千里呢,就在大家非常苦恼的时候,风正好从北方旅行回来,“有了!我从书上看到过,越高的地方,风吹得就越省劲。”“机灵鬼”不愧是“机灵鬼”啊!关键时候就是智慧!风非常乐意帮助白纸,他喜欢这个谦逊的小家伙,于是大家忙开了,最重也最稳的墨汁瓶在最底下,深蓝色印章踩在墨汁瓶的头上,绿蜡笔踩在深蓝色印章的头上,就连胆小的粉红色荧光笔也踩在了绿蜡笔的肩膀上,不一会儿,20多个小伙伴晃晃悠悠地叠起了将近10米的罗汉,像一根手指,直指天空,白纸被站在最顶端的紫色蜡笔高高举起,这时,大家都涨红了脸地坚持着,风瞅准时机,从100米外极速奔跑而来,冲着白纸猛力一吹“呼”,白纸被吹得可真高呀,风又紧接着连吹了好几下,哇,白纸降落在了那朵白云上了!太棒了!小伙伴们一个扶一个地回到地面上,一齐朝着天空欢呼、鼓掌!风在一旁骄傲地耸耸肩,向白纸送去“呼呼啦啦”的掌声。
         白纸躺在云朵怀里,从来都没想过能这么近地看着彼此,就这么近地看着对方,“扑通”“扑通”“扑通扑通”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就这么看着对方,不说一句话,一句话也不说。太阳上班的时候,白纸和白云都是白色的;月亮上班的时候,白纸和白云一起变成深蓝色、黑色,没有约定,连颜色的深浅都一模一样,就这样静静地依偎在一起就好。
          终于,白纸感觉身体越来越沉,他以为自己生病了,为了不想云朵担心,他一个字也没说,越来越沉,沉到抓不住白云的手,“咚!”伴随一声巨响,白纸重重地从九霄云端摔落在草地上,浑身浸满了水。

庆贺童话乐城十周岁生日!(2003.9.15-2013.9.1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