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幻想文学院

搜索
热门:
查看: 595|回复: 10

黑玫瑰(第四部 21-30)

[复制链接]
绘雪 发表于 13-12-18 14: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象中的痛感没有来到。莱诺斯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子的面容,是那次幺说的龙族之主——安沉凝。安沉凝本应该是仇视的看着自己,但此时,却泪眼汪汪。
          “约。。。约尔曼。。。”安沉凝将莱诺斯的脸抬起,很仔细的看着他的脸,这面庞分明就是约尔曼的脸。。。她的眼泪流了出来。“怎。。怎么可能。。你真的是约尔曼。。”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使人看了心酸,莱诺斯的脑子里回想起曾经。另一个自己与安沉凝是恋人。
           “不好意思,小姐,我不是约尔曼。我是莱诺斯。”莱诺斯回想过后,冷冷的拍开了抬着自己脸的那双手,安沉凝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眼泪还是不住的流下来,“约尔曼。。。你怎么舍得。。”安沉凝说到一半,才终于注意到了莱诺斯怀中意识不清醒口吐鲜血的夏未眠。
           愤怒让她忘记了“约尔曼”现在的身份,一种被背叛、被欺骗的感觉扑面而来。
           她以为自己已经安静了,已经对他不怀任何期盼了,但在看到莱诺斯的那张熟悉的面容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根本还是在意的。
           “你…。我…”安沉凝的速度要比平时快很多,在一瞬间就把夏未眠拽出了莱诺斯的保护范围。
          手一空,随着立即闪现的担忧莱诺斯转过头,利剑般的眼神刺得安沉凝心痛。
            “把她还给我。”仇视的眼光紧紧地盯着安沉凝,安沉凝想表现的无所谓,但终究心还是会痛的。我的约尔曼,你到底怎么了?这个女人就这么值得你重视么。。。
           “如果我杀了她,你能把我怎么样?”安沉凝的刀刃架在夏未眠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痕,夏未眠的嘴角依旧淌着血,但内脏中阵阵的刺痛让她忍不住痛出声。
          “唔。。。”夏未眠的声音很沙哑,或许是血液在嗓子里打转。她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是她在朦胧中,看到了莱诺斯焦急而又愤怒的神情。她明白,他是在担心她。她很努力的抬起手,打向了安沉凝。
          安沉凝、莱诺斯两人的心似被撕裂成两半似得。因同一个人而痛,理由却不相似。
安沉凝苦笑一声,不去理睬夏未眠为莱诺斯所做的无谓争扎。如果情况不同,安沉凝多少能理解夏未眠,但现在,若不是心底还是惧怕着“约尔曼”与自己反目成仇,有些乞求意味地心慈手软,早就…。
           “如果她死了,我也不会苟活。”莱诺斯很坚定的说出了这句话。再次刺痛了安沉凝的心,安沉凝明白,自己的心在滴血。。。快要枯涸了。。
         “她有什么值得你付出的,你爱的是我!”安沉凝的手狠狠地刺进了夏未眠的胸口。当即夏未眠吐出一口鲜血,然后安沉凝将她狠狠的丢在了地上。
         “夏。。。未眠!”莱诺斯冲了过去,抱住那个满身鲜血的少女,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而那颗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安!沉!凝!”安沉凝从未在‘约尔曼’的脸上,看见过那样痛苦且愤怒的表情。。。。
        他从未为自己这样过。
        安沉凝想要复仇的心本被缠着整颗心的线希望拽住、黏合,现在,又碎成一地。
        够了。安沉凝沉默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是自己赌输了,是自己往自己的头上泼了水,才会如此狼狈,一切的一切,恐怕都自己自作多情才会如此。报仇什么的,不是太可笑了么,根本没人欠自己什么的,安沉凝。
       不去闪躲莱诺斯。任由他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身体上。身体上痛,心就没那么痛。
      “莱诺斯!夏未眠没死!!”樱桃的声音传来,但已经来不及了。数十把刀刃朝着夏未眠瘦弱的身体刺过去。
      樱桃冲过来。努力护住夏未眠,开启了防御。但终究那几天的不吃不喝不睡影响了樱桃本身的体制和力量。抗打击能力也大大的下降了。才防御住了一会,防护罩便破碎。数十把刀刃刺了过来,樱桃躲闪不及,只好闭上了眼睛。
       鲜血飞溅在自己的脸上,但并不是自己的血,而是。。樱桃睁开眼睛。
      “樱桃,这次由我来保护你。”那个人的身上插着那些刀刃,鲜血如泉涌出来。但他微笑着,显得那么凄凉。

庆贺童话乐城十周岁生日!(2003.9.15-2013.9.15)
68888aok 发表于 14-4-11 19: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名档...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5-4-14 17: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22

    【雪子脑细胞复活。后面剧情不定全部变动。、】       樱桃看清楚面前的人后,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
      “夜刃!!!”夜刃倒在了地上,苦笑着,嘴里不停的涌出鲜血,他口齿略不清晰的说着:“啊。。好痛,你可欠我不少呢。”
      “你们。。。”樱桃眼见着他们又发动了一次攻击却不能做什么,只能抱紧夜刃的身体,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咚!
      一声巨响,还有略带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樱桃。给我活下去,你是夜影最牵挂的人之一,你要是死了,我怎么跟小影影交代。”一束白光快速的飞过来,那些巨大的龙形准备防御,却不料面前的敌人的强大超过了他们的想象,他们很整齐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就这种破玩意儿,就能杀掉高贵无上的樱桃王者?真是讽刺。”幺看了看樱桃怀里的夜刃,咬了一下嘴唇。
      “能救他吗。。。”樱桃并没有理会那些幺讽刺她的话语,她现在心里想的就是让夜刃平安无事。
      “已经没救了。”幺好似想到了办法,但是立刻打消了那个念头。冷冷的回复给了樱桃一句话。樱桃的心瞬间就冷了下来。夜刃鲜血淋漓的手抚摸上樱桃的脸,留下了一抹血痕,“没。。没关系的,能保护你。。就好了。。。麻烦照顾好小影。。”夜刃那样温柔的笑着,说罢,身体便化为灰尘消失了。
      “不要!!!不要!!!”樱桃疯狂的抓着那些粉尘。夜刃的脸消失在她面前。她抓狂的扑向幺,“为什么!你不肯救他!你不是无敌的吗!说啊!”樱桃的脸上满是泪水,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余下的只是哽咽的声音。幺冷冷的看着她,没有一丝怜悯的意思,“我的确可以复活他没错。。但是动用了禁忌之力,你们都会死。”幺说完后,转身走向了夏未眠,“只有她还有救,没有刺穿心脏。”说完,幺蹲下身,手指放在额头上,出现了一道紫色的龙印,她血红色的指甲划开了手腕,顺着她纤长的手指流下来,滴在夏未眠不停涌血的伤口上。一束紫光后,夏未眠恢复了平常的呼吸,心脏也有力的跳动着。
      “太好了。。你没事。。”莱诺斯很感激的看着幺,然后紧紧的搂紧了怀中脸色苍白的女孩儿,她依旧是昏迷的,但是生命体征显示,她很健康。但是莱诺斯突然呆滞了一下,头痛又开始了。随即一声惨叫后,莱诺斯的头发越发的变长,服装也变了样子。
      “别来无恙。约尔曼。”幺冷笑着看着面前熟悉的灾难之主约尔曼,问候着。约尔曼无奈的笑了笑,理了理自己的长发,“啊呀呀,宇宙之主大人幺,您还是这么光彩照人。”
      突然一束紫光出现在约尔曼身后,“把莱诺斯,还给我。”
      “影,冷静。”幺看着突然出现的夜影,又看到她身上散发着的紫色杀气,劝告一声。以现在夜影的身体状态,根本不可能迫使约尔曼离开。
      “约尔曼!”安沉凝惊喜的说着,她扑进了约尔曼的怀里。约尔曼抚摸着她长长的头发,看着她趴在自己的肩头哭泣,笑着,“哎呀、在下的衣服又变湿了。。回去还得洗衣服呢。”约尔曼笑着,突然说了一句话:“安沉凝,你我已经没有关系了。”
      “什。。什么啊。。啊哈哈,约尔曼。。只要你现在跟我在一起,我可以原谅你的。。我真的。。好爱你。。”安沉凝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刚刚还温柔无比现在却变的冷酷无情的约尔曼说道。“对不起,安沉凝,你只是我的棋子。”约尔曼这样说着。安沉凝摸着自己的心口,为什么好痛,自己成为龙族之主后不断被人当作棋子利用,但每次都不能痛的这么撕心裂肺。心,冷了。。。
      “你算哪根葱啊约尔曼。”安安生气的说着,说罢扬起手,想好好的教训一下约尔曼。不料那纤细的手腕却被约尔曼反手抓住。“安安,我不想伤害你,请你回去。”约尔曼的眼睛越发的变成金黄色,龙族之眼控制了安安。安安只能呆呆的站了回去。要说控制术这里,还是约尔曼更胜一筹。
       “我说过。把他,还给我。”夜影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与莱诺斯虽是完全相同的面容却让她心里不住的厌恶。
       “冷静。影,约尔曼很快就会离开的。”幺拍了拍夜影的肩膀,对约尔曼微笑一下。
       “啊呀,王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在下,只不过是一抹漂泊的灵魂。。莱诺斯的第二人格。我跟莱诺斯,本就是同一人。”约尔曼拍拍手,哈哈大笑着。
       “够了。”安沉凝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
       约尔曼,你伤害我够了。。我那么爱你。。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5-4-14 17: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23

       “啊呀。安沉凝,在下还是奉劝你一句,少打恶魔之地的念头。幺可是不会放过你的。”约尔曼笑了笑,看着面前已经恼羞成怒的安沉凝,似乎有那么一某某的开心。然后约尔曼转过去,看着远方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啊。。。时间之主又来了,每次他以来,我就没什么好的预感啊。。。”      “约尔曼,你果然没死。”一个声音传来,还没来得及辨认那人的方向,他就已经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脸上带着一丝邪魅的笑容。有些讽刺的看着约尔曼,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时间控制能力又提高了。”约尔曼笑笑,反扣住他的手,“可惜对在下没用,辰逸。”那个被称为辰逸的人也笑了笑,挣脱了约尔曼的双手,看着自己微微发青的手腕,撇了撇嘴角道:“下手就不能轻一点?亏老子还是你兄弟。”
      “辰逸,走开。”安沉凝冷冷的看着面前放荡不羁的少年,推开了在约尔曼身边的辰逸。辰逸无奈的后退了一下,兄弟和妹妹打架不能拦啊拦了自己就要挨打啊。。安沉凝走到约尔曼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问道:“我就问你,约尔曼,你还爱我么。”约尔曼皱了皱眉头,“凝,对不起,我不爱你。”
      “约尔曼,当兄弟的可真够不够意思的啊,老子的妹妹说抛弃就抛弃。”安辰逸的脸上略有一些不爽,一边是兄弟,一边是亲妹妹。可让这个当哥哥的怎么办。幺出现在安辰逸的身边,拍了拍他肩膀,“小辰逸,消失了几百年没想到你还活着。我以为你早就被当成烤香肠被那些蝙蝠崽子吃了呢。”幺坏笑着,手上不自觉加强了力度。
      “幺力量又强了呢。能不能拜托你手松开一点?在下的骨头要断了。”安辰逸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幺一点都没变,依旧以前的火爆脾气。。。
      “好!很好!约尔曼,我TM算是看错人了!给我杀!安辰逸,你是帮妹妹还是帮这个负心汉!自己选!”安沉凝冷笑了一下,身后长出龙翼,飞到了天上。大声质问着安辰逸。这次战争,不能没有时间之主的帮忙,但是按照哥哥的性格,如果来硬的他肯定会不爽而选择帮助约尔曼,这种情况,只能让他自行选择。
      “啊啊。。亲爱的妹妹,你知道哥哥我有选择障碍的。。。”安辰逸无奈的看了看安沉凝,看了看约尔曼。“没办法啊,我这个做哥哥的小时候没能尽到职责辅助妹妹做成大业,现在必须要尽职尽责了啊。”安辰逸无奈的耸了耸肩,张开龙翼飞到了安沉凝身边。
      “那么。。”安辰逸伸出手,指向夜影。企图停止她的时间。这样就可以解决掉他们最大的精神支柱。但是脑电波突然中断了。幺的银色长发禁锢住了安辰逸的手。“别逼我切掉你的龙爪,安辰逸。对影出手不论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他的。”幺眼中的地狱文印转动着,话音刚落。安辰逸身边的龙族全部化为一滩血水,只有安沉凝用龙吟保护住了自己,但还是受了内伤,血顺着嘴角流下来。
      “啊啊,跟在下一样呢,虽然在下知道实力肯定不及与您,但是,伤害在下的妹妹,就是罪无可赦呢。”安辰逸笑了笑,挣开幺的发丝。“你这个万年妹控。”幺在动手前,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呵呵,在下喜欢妹妹哦。妹妹是在下最后一个亲人了,所以,决不允许她受到伤害!”
      幺冷笑了一声,想当年自己也是如此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但是,成功了吗?
      “敢对我亲爱的哥哥出手。活腻了?”莱娜冷笑着出现在约尔曼的肩膀上,“约尔曼,我不管你是谁,现在你要做的是将我哥哥还给我。不然我可是有很多种方法把你的灵魂抽出来吃掉!”说完莱娜勾起一抹笑容。“算了,看看我本体的妹妹这么腹黑也不得不服从了呀。”约尔曼笑了笑,消失了。
      “莱娜,那么,开始了哦。”莱诺斯摸了摸莱娜的脑袋。做出开展的架势。
      “嗯。”
      莱纳德蹲在角落里。
      “这场战争,是姐姐恢复的最好契机啊。。但代价,也是惨重的。。需要王之血液。”
      献祭。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5-4-14 17: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24

        “约尔曼,你。。。”安沉凝从刚才准备攻击以后,莱诺斯就与自己纠缠不清。莱诺斯出的招数招招足以致命,她看着莱诺斯眼中的杀气,苦笑。         “啊!!”由于那一瞬间的失身,莱诺斯的手刀劈入了安沉凝的胳膊,鲜血喷溅出来,她吃痛的收回了手臂。
        安辰逸实在看不下去,一跃,到了安沉凝身旁。她到底要这样纠结到什么时候?什么顺其自然,什么听天由命,安辰逸无法看到安沉凝受伤了还以“这样她会长大”这样的理由袖手旁观!
        “你看清楚!他到底是不是你牵挂的约尔曼!”安辰逸吼也似得道。
         安沉凝听安辰逸那么一吼,愣了,呆呆地站在那里。
        安沉凝,我不逼你。但还是请你快些整理好你的情绪!
        安辰逸站在安沉凝旁边,不停地抵挡住来自莱诺斯的所有攻击,让安沉凝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思考。
        “ 够了,你个白痴。”沉默了许久,安沉凝终于打破了一直罩在她思维里、无法令她正常思考的那层对约尔曼的感情膜。
        就算他是一直支持着她活到现在的理由,假的始终是假的。她爱他,但又何尝不爱她哥哥。
        她又怎能忍心拿自己爱约尔曼当借口,伤害她所爱的哥哥。更何况,眼前的,不是约尔曼!

       “安辰逸。”
       “嗯。”
       只要你需要,随叫随到。
       “杀了莱诺斯。”安沉凝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莱诺斯。然后她歪过头,“呐,哥哥,知道小时候咱们两个是怎么杀死一头魔兽的吗?不费吹灰之力。。。”安沉凝刹那间笑了。
       “啊啊。。又要动用那个啊,好吧好吧,既然是妹妹大人的要求。”安辰逸无奈的看了看安沉凝,拜托了幺的控制,掌心与安沉凝相对。“不过,你要想清楚,击杀了莱诺斯,约尔曼也会随之死去。老子虽然不乐意看到兄弟真的死掉,但真的很无奈啊。亲情至上。”

       两人的眼瞳瞬间变成金黄色,闪耀着光芒。他们的掌心对着莱诺斯,莱诺斯现在动弹不得,因为在刚刚那一瞬间已经被安辰逸静止住了三分钟的时间,他只能看着一个金色的光芒出现在自己眼前,对着自己的心脏射了过来。莱诺斯冷笑,这就要死了?
       嗤。
      鲜血喷溅在莱诺斯的脸上,那是一抹紫色的身影。
       是夜影。
      “我让你死了么,虽然不记得你,但我知道你对我绝对忠诚。”夜影吃痛的在心脏的部位拔出那个金光色的剑,鲜血流出,但夜影的表情异常冷静,仿佛感觉不到一丝疼痛一样。
     “怎么没死?!”安沉凝惊讶的说着。
     “影的心脏,长在另一边哦。”幺哈哈大笑着,这个丫头还是这么冒失。不过。。。笑过罢后,幺的眼睛变成了紫红色,“虽然没事,但是伤害到了孤等的朋友,可是要死的。”说完,她拔下一根头发,身边出现了一团又一团的火焰,伴随着雷电出现,那气势竟然莱诺斯也被震倒在地。
     “这一场,龙族必输无疑。”莱纳德的手在地上比划着。
     “做好觉悟了么?”幺冷哼一声,那根头发在雷电火焰射出的时候一同被射了出去,雷电和火焰盘旋在它边上,刺穿了安辰逸和安沉凝两人,二人的脸色发青,痛不欲生。
    “怎么又是那个折磨人的招数。”樱桃苦笑,那头发会根据刺穿的数量而分身,在他们的身体内盘旋,折磨他们的精神。
    “没办法啊,幺就是虐待人最擅长了。”夜影看着面前笑如春风的幺,“生命在她面前就像是蚂蚁一样。我们也不例外,只要她想杀我们,我们绝不可能活下来。”

    莱纳德站在一旁,观看着这一切。命运所给给她的就只有这双眼睛,还有能帮助眼睛看到更多东西的、流动着血液的躯体。
“以这样结尾啊…。”她一点也不吃惊地说道。眼前安沉凝与安辰逸等龙族成员被幺残虐着的场面毫不让她动容。
    转向另一侧,莱纳德看向夜影她们。
    夜影正照顾着樱桃、莱诺斯及夏未眠。这场面还真是感人啊。莱纳德在心里暗道,可惜,太容易破碎了。
    那个结局…。
    需要代价。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5-4-14 17: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25

      “哎呀哎呀,有够狠的。。”这一次的失败真是让安辰逸吃足了苦头,转头看向同样身受重伤的安沉凝。
     心里略有不悦,啊,果然还是没办法淡定地对伤害自己妹子的人呢,但是,从他和安沉凝的伤势看来,幺已经留情了。。
     现在还是走为上策,只是,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真是令人厌恶。。
     来了来了,那双龙眼…。
     贪婪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那两个以极其狼狈的状态逃窜的身影,一切就似他策划般地进行着。
     嘿嘿,所谓的渔翁得利就是这个意思吧。
     “哦呀,妹妹,看来我们被灵魂种族盯上了。”安辰逸察觉到了不对,看着空中飘散着的黑色的气息和这里难以忍受的恶臭就能得出这里是那落水狗的住所。就是品位。。。不怎么样。
    “管他的,幺那女人下手真够狠的。。。”安沉凝捂着被射穿的地方,这是什么招数能让伤口溃烂流出脓水并且那跟长发在自己体内,每一秒都像是在被无数根针扎你一般痛苦。
    “妹妹,她已经留情了。因为幺太用力的话,会波及到夜影他们。。”安辰逸忍着身体上的痛苦。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靠在墙上气喘吁吁。
    “哥。。。可恶,幺那个老女人。。”安沉凝脸上浮现出仇恨的神情,但那痛楚还是忍不住让她的表情扭曲了起来。

    “…哎,那谁快出现吧,你等得了我都等不了了。。”安辰逸道。
    “被发现了呀。”灵魂切割者以十分吃惊的语气说道,脸上却是一副毫不吃惊的表情。
    虽说他是灵魂切割者,同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却带着与身份不符的不羁而霸气的气质。。还有一种特诡异的单纯感!?

    “老子想要你的龙眼。就说给不给好了。”那个男人笑着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安辰逸。完全不把面前的两位龙族当作威胁。
    “龙眼必须主人自愿取下哦。”安沉凝冷笑的小声说了一声,只见那男人脸上的表情如同油画一样停滞了几秒后仿佛为了掩饰自己丢脸的样子而干笑了几声。

     “你想要也没什么关系。。”安辰逸挺是解围的应道,枸杞一抹带着嘲笑意味的笑,说:“但是可是有条件的”
虽说比起其他灵魂切割者,安辰逸对眼前这个的厌恶是相对少一点,但还是对灵魂种族的肮脏十分厌恶,挥不去。
    “那想要报仇么嗯?”类似怂恿的提问,他凑近安辰逸,冷冷地笑道。那种鄙视的眼光,他看过太多。
   “安辰逸,说你笨,你还真长个猪脑袋!!”听到了他们目的特别明显的内容,安沉凝火气以上抵挡不住了,那个白痴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安辰逸心里习惯性地有一种暗叹不妙后想闪躲,难以控制的躯体却令他想到了什么——安沉凝那傻瓜不能动阿阿。。会碰到伤口的!!!
   “哎,最讨厌别人打断对话什么的了。”言罢,
   “你想要也没什么关系。。”安辰逸挺是解围的应道,勾起一抹带着嘲笑意味的笑,说:“但是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

   “好吧,那么本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的条件,那么报酬呢?”那个男人伸出手来盯着安辰逸的龙眼看着,异常的贪婪让安辰逸一阵厌烦。
   “别急啊。。跟我定下契约,反悔者死哦。。。”安辰逸鬼魅的笑着。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5-4-14 17: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26

     “契约这东西,可是不完成任务解不开的哦。”传来了一声清脆而又好听的女声。三人扭头看,是莱纳德。
       “啊呀呀,丢失已久的成功的吞噬者?看来这次捡到好东西了。”泰伯不怀好意的笑着,朝着个头矮小的莱纳德走过来,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个没有完全进化的吞噬者放在眼里。显然,他低估了莱纳德的实力。
       “稍安勿躁哟。”莱纳德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丝毫没有畏惧面前身材高大的男人,反而是用一种同情怜悯的眼神来看着他,这跟泰伯想象中那些女生求饶的样子完全不相同。“凭你,是动不了我丝毫的哟。”
       “开什么玩笑我这就把你抓。。”泰伯很不自觉的伸出手来,下一秒,那只手便被斩断远远的被莱纳德扔了出去,而泰伯的脸也痛苦的扭曲在了一起,时不时发出呻吟。
       “我不是跟你说过你不能动我分毫的吗?”莱纳德笑起来,露出两颗尖锐的小虎牙,绿蓝色的长发披散在地上,“幸好幺姐姐跟我定下了契约,我才能拥有幺全部的能力。。。只可惜,只能发挥千万分之一,不然,你以为你还能这等完整?已经是一滩血泥了,哦,好恶心。”莱纳德带着讽刺意味的说着,完全无视那个脸色全青的男人。
       “我来是告诉你们。只要有幺的存在,你们就不可能赢哦。而且。。。现在你们出手会死的更惨哦。”莱纳德笑着看着他们,那样子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一样。她玩弄着自己的发丝,很认真的说着。
       “为什么告诉我们?你到底是哪一边的?”安沉凝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莱纳德。莱纳德看后竟然笑了起来。
       “因为啊,我只是一个旁观者哦。我的主要任务是,看到你们谁会拥有这块土地哦,我对每一个团队都绝对公平、而且,我是中立的。。之所以我帮助莱诺斯,是因为,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体制完全跟我想通的恶魔。我不能让他死。至于其他恶魔的死亡,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谨记,夜影,动不得。”莱纳德一字一句的诉说着。
       “呲。。。看来现在只能信这个小孩子的话了呢。”安辰逸苦笑,看着莱纳德消失在光芒之中后。拿出刀子,朝着自己的一只眼睛的地方,刺了下去。
       嗤。
       “交易达成。”安辰逸咬着嘴唇,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双重痛苦,将自己的一只散发着璀璨光芒的龙眼取下,递给泰伯。“如你反悔,我的龙眼会伴随着你身上的印记爆炸,如果不想变成肉酱的话要有诚意的合作。”安沉凝惊讶的看着面前面不改色的哥哥,竟然哭了。
       安辰逸,你脑子有问题么。。。
       “啊呀。安辰逸好惨。”莱纳德在自己的房间的窗边装出很痛的样子,后来‘咯咯’的笑了。越来越有趣了,自己只是一个见证者,如果下一次的集体大战恶魔输了,那么恶魔就没有资格拥有这篇领土。如果恶魔赢了,自己的使命就已经完成,然后挖去自己身上的吞噬者细胞,将自己与恶魔同化。永远守护在莱诺斯身边。
       “莱纳德,莱纳德。。。”屋内回荡着莫谨若的声音。
“哟,莫谨若,真少见,你居然会来找我。”莱纳德已经知道了莫谨若来找她的目的,只是学着普通人的反应,一脸惊讶地向莫谨若走去。
      “莱纳德,听说你知道的很多。。”莫谨若看了一眼莱纳德演得很好的表情,犹豫了一会,决定委婉地说。
      “说目的。”莱纳德撑着腮帮子,无聊地看着她。
     “ 夜影的记忆怎么样才能恢复?”
      莫谨若说明了目的,莱纳德听到了她预料之中的话,笑了下,说:“当然知道了。”
     不知道恢复记忆到底是好是坏,如果起反作用,幺可是很辛苦呢。另一边的讨论似乎也挺热闹的…
     “妹妹别哭了唷,等下眼睛肿了,看不清了,我可会很惨的!”和以前一样玩味的声音,却直刺地安沉凝心痛。
     不过,安辰逸都已经这样了,她还有什么理由颓废、忧伤的。。!
     “安辰逸!我欠你了!。。。”安沉凝的声音越来越小,抽泣声却全然消失了。
     “好妹妹,来,有件事情要拜托你。”
     “是什么。”安沉凝擦了擦眼泪,看着面前的哥哥,以前有眼睛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一个空洞在留着脓水。她某某头,“我一定帮。”
      安辰逸笑了笑,将手中的刀递给安沉凝,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把这里挖开,将幺的发丝取出来。。。”很显然,幺的发丝带给他的痛苦比失去眼球的痛苦更高,“至于你,妹妹,你会没事的,我当时用尽力量将发丝的轨道改变,刺入你身体的只是一小节,过不了多久就会自行消散的。。。”
       “什…。”安沉凝沉默了很久,连轻轻吹过的风都可以划得她满身伤痕。
      “嗯。。”安沉凝苦苦笑了下,答应了。心里面悄悄地打算,如果他死了……
      “那么,开始吧。”
      莱纳德继续玩弄着自己的发丝,看向窗外。刚刚送走了莫谨若,现在又有戏可看,真是特有趣的一段时间。
      这样的剧情,对谁来说会很残忍呢?莱纳德歪歪头。
      “那。。你要忍着点。。”安沉凝咬了咬嘴唇,手颤抖着,在安辰逸心脏的部位,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血液流淌出来,安沉凝不忍再下手,刀掉在地上。“不要。。你会死的。”
      “嘛,我小时候不是说了,哥哥一直最信任你吗?没关系的。”安辰逸拿起刀递给安沉凝,汗顺着他的脸流下来。安辰逸不想让安沉凝担心,把痛苦全部都忍住了。但他的嘴唇,早已被咬出了血液,顺着嘴角流出。
      血沾满了她的手,熟悉的温度却令她深感一种陌生的恐惧。
      安沉凝拿着刀子,抬起无力的手,伸向安辰逸那颗血色的、跳动着的、被发丝缠绕的心脏。
      ————————————
     安沉凝满头大汗,抱着安辰逸的躯体急速地向一个方向飞去,焦急的心跳动的频率几乎要赶上了步伐。。。
     安沉凝没出差错,只是安辰逸撑不住了——没想到龙眼那么重要。
    【在此感谢蓝初旋小姐!】【鞠躬】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5-4-14 17: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27

        安沉凝奔跑着,她觉得自己怀里的安辰逸的气息越来越弱,她心急万分。。。手上全数是温热的血液,顺着安辰逸未愈合的伤口流下,在地上托起了长长的一道血印。 “好惨呢。”一个蓝发女子微笑着,身上闪耀着淡淡的蓝色之光,捂着嘴笑着看着面前异常狼狈的二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安沉凝看清楚面前的人后没有减轻速度,反而加快了速度准备冲撞上去,结果,碰触到那蓝色的光芒狠狠地被弹了回来。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而安辰逸也无力的倒在地上。          安沉凝从地上直起身子,擦伤的部分立刻愈合起来,当看清楚光芒里笼罩的面孔的时候,瞳孔立刻放大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婀娜多姿的女子,她笑得那样温柔,蓝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着,姣好的面容有着淡淡的红晕更显的面前的女子可爱的样子,她直起身,扶起安辰逸,“约曼琳,你竟然没死。”安辰逸在朦胧中听到这个名字后,竟然身体震了一下。安辰逸很想睁开眼睛目睹面前女人的样子,但他做不到,只能在黑暗中,看到淡淡的银色蓝光。
          莱纳德饶有趣味的笑了笑,趴在窗户边,“呀呀呀,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她的双眼中闪烁着兴奋且激动的光芒,竟然身子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起来。“生命之主约曼琳?”
          幺透过门中的缝隙看着莱纳德的样子,勾起一抹邪笑。
         “约曼琳不是死了么。。”安辰逸小声的说着,每说出一句话就会吐出一口鲜血,血腥味冲袭了整个空腔。安辰逸伸出手来挥舞着,约曼琳笑着看着面前苟延残喘的时间之主。
         “治愈系可是很耐打的哟。。。”约曼琳天生就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就算她刻意加了玩味的语气……最多也只是添了几分 淘气,再怎么想也还是觉得她很乖很乖。
         闪着光的蓝色发丝,像是跳跃在夏夜的天空里的萤火虫。有些温暖,有些安静。
         安 辰逸有救了……治愈系的约曼琳,发色是会受法力影响改变的。她能救他的,绝对的!
        她勉强控制住因为过于兴奋而颤抖的身体,走到了约曼琳面前:“快!快救安辰逸!。。。”
        “啊?真的?你确认?”
        “确认,别问了,拜托你。。”安沉凝吼也似得说。现在只要安辰逸平安无事就好。他还活着其他什么都不是问题。
        治愈者约曼琳。
        该怎么说才好?安沉凝看着正在给安辰逸治疗的约曼琳,心里百感交加。和他哥哥好像,一样是很强大,一样是能让人安心、安全,却偏偏不能靠近。

         “差不多了。”约曼琳手上的银色光芒愈发变弱,“真是不要命了,竟然龙眼都敢挖。”约曼琳有些可怜的看着面前的安辰逸,他的身体早已经血肉模糊,鲜血染红了衣襟,但在自己的治疗之下,以着极快的速度,愈合起来。安沉凝连忙说‘谢谢’。
         “。。。”约曼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怎么了?”刚刚放下心的安沉凝担忧起来,问道。
       “因为。。他活了阿。”约曼琳这句话的意思是:安辰逸已经安全了,伤口已经愈合了,治好了,不用太担心了。
      “刚刚我就没死。。。”安辰逸故作镇定地说,为了让安沉凝安心,便一下跃了起来。

       安沉凝将安辰逸抱在怀里,听着他微弱的呼吸声,放下了心,抬起头来,已没有那绝色天姿的美人的身影。
       又是一阵寂静。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安沉凝叹了口气,看着身边熟睡的哥哥以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5-4-14 17: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28

        “安辰逸,作为时间之神还真是有点狼狈啊。”黑暗中有着一个模糊的影子,朦胧中可以大概看清楚他的双眼,是深蓝色的双瞳,在黑夜中散发着迷人的光芒。他的语气中带着讽刺和轻蔑,但又有一某某的愤怒。那双眼睛紧紧注视着安沉凝怀中的安辰逸,看着安辰逸熟睡的样子,嘴角微微翘起,竟然笑出声来。“嗤。”        安沉凝看见那双蓝色的双瞳后,感觉到他带来的压抑的气息,瞬间警觉起来。但是看到那个熟悉的微笑后,全身都放松下来,紧紧抱着安辰逸头部的手也放松下来,安沉凝直视着那双蓝色的眼睛,微笑起来,轻轻的说道:“啊。。秦彻,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还是习惯呆在黑暗里么?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那个影子从黑暗中跳出,他身着一身黑色紧身皮衣,他抬起头来,俯身行礼,用恭敬的语气道着:“龙族灵魂使者,秦彻,王,失礼了。”
         安沉凝摆摆手,“我现在哪还是什么王,轻松就被幺那个疯女人给打败,而且安辰逸为了保护我还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如果约曼琳不出现的话,安辰逸怕是要撑不住了。”她说到‘约曼琳’三个字的时候加重了读音,她明显看到秦彻的身子微微一震。
         “王真是说笑了,幺虽为宇宙最逆天的存在,但如果动用‘那个’能力的话,身边的同伴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是吗?”秦彻呆滞了片刻后,直起身,轻松的说着。
         “是啊。。自从那次以后,幺再也没用过‘那个’啊。。”安沉凝叹气,苦笑,示意让秦彻坐在她身边,她抬起头望着月亮,头靠在安辰逸的头上,“只要她还在恶魔的领地,我们就不可能成功,那个女人,可是混血啊。”安沉凝的呼吸很轻,似乎怕打扰到怀中那个熟睡的男人,看着他依旧苍白的脸色,安沉凝陷入了沉思。
         “先不说这些,秦彻,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你已经进阶成神了吧。”安沉凝看着秦彻,几千年过去,那张容颜依旧未变,头发长长了许多,已经披在肩头上,但那股气势依旧存在。
         “啊,被发现了呢,王就是王,永远那么敏锐。”
         “你跟安辰逸从小长大,我当然最了解你们不过。”安沉凝忽然想到什么,扭过头,“你来,不会就只是为了跟我叙叙旧吧。”语气中充满着质疑。
         “当然不只是,王,‘那个’计划开始执行了,您真的不准备去看看?”
         “至少现在不。我要看着这个人,保证他安全。”安沉凝转过身去,不再说话。秦彻叹了口气,手拍了拍安沉凝瘦弱的肩膀,然后就化为黑影消失在屋子内。
         出奇的寂静。
         “幺姐姐。”莱纳德扯了扯幺白色的风衣,幺转过身来,摸着莱纳德的头,怜爱的问:“有事么小莱纳德?”
         “姐姐,失踪了几千年的灵魂王者,秦彻,出现了哦。”莱纳德说完后,正在抚摸她脑袋的那双手停了下来。
         “秦彻?你确定是秦彻?”幺抓住莱纳德的肩膀,反复的问着,眼中似乎满是兴奋,更多的是战斗的欲望。几千年前就听闻秦彻灵魂领域无人能敌,自己早就想比一比。但得知秦彻后,他就消失了,此后几千年再没有他的消息——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留痕迹。
         ”哦,姐姐,还有,秦彻已经进阶为神级了呢,据说,与安辰逸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哦。“莱纳德笑得那样神秘,谁都不知道她心里在谋划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

 楼主| 绘雪 发表于 15-4-14 17: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29

       “还在看风景?”伊恩走过来,看着聚精会神的盯着窗外的夜影,笑了笑,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回一回神。夜影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回过神,反而更加专注了。        “秦彻。。。回来了啊。”夜影没有任何表情,却可以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仇恨之意,她的手紧紧地握着,长长的指甲深深地陷进手掌心的肉里,鲜血留在地上。伊恩苦笑着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来将她的手包扎好,一脸的宠溺。随后说道:“哦?我还以为死了呢,那就好了,既然没死,也要算算旧账了。”然后,伊恩陪着夜影,看了很长时间的风景。
         “前几天幺让我们准备准备,回到人类世界,接触与人类关系最为密切的秦彻。”伊恩看着夜影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叹了口气,“这是命令。”
          “好吧。随行还有谁?”
          “莱纳德。”
          “她去做什么?”听到这个名字后,夜影疑惑的看着伊恩。那个女孩子没有攻击力,去了也是找死。
          “她已经晋级为预言之神了啊。。。”伊恩看透了夜影的疑惑,苦笑着,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娇小玲珑的女生,竟然会比他们快一步到达神位。“预言之神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任何攻击全部无效,就连幺,都无法置她于死地,但是,她也会失去自己的本能攻击力。可以说是,最轻松的一个神了。”
           “速度真快呢。”夜影皱了皱眉头,虽然自己与面前的男生不是很熟悉,但一看到他心脏就会急速跳动,就像是。。。爱一样。
           也许是自己多想了。夜影叹了口气,望向窗外。
         ==============================人界
           四处是恶心的气味,地上的垃圾和街头上游行着的混混让夜影忍不住作呕。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环境越发变得可怖,再过一段时间,就要撑不下去了吧,到时候终究是一场大的灾难啊。
            “秦彻就在附近。”伊恩小声的说着,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几个混混色迷迷的看着夜影,心里就一阵不舒服。
            “很明显。”夜影虽然失忆,但对那个黑色长发的男人的印象却极为深刻。
            “哟,美女,穿的这么火辣,来这里干什么啊?这里可不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对面的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嘴里叼着一根已经熄灭的烟头,满嘴恶心的烟味,顶着一头肥猪流脑残爆炸头,整个人显得极为奇怪,夜影忍住杀人的欲望,攥了攥拳头。
             “我想打听,居住在这里的秦彻。”夜影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颤抖着说着,面前的男人听到了后顿了顿,随即恶心的笑起来,一把搂住了夜影,“你是说我们这里的大哥秦彻?你还是别想了,见过他的人都死了,连我都没有见过,我劝你啊还是留在这里陪我喝酒好了。”伊恩随即将那双手掰断,丢在地上,看着在地上挣扎的他,眼里一阵厌恶。没有人能玷污夜影。
             “谢谢。”夜影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然后面前闪过一阵黑影,反应过来自己的脖子已经被掐住,喘不过气来。
             “夜影?”秦彻看清楚面前人精致的容貌之后,有一丝的惊奇,随后一把黑剑刺进了夜影的肩膀里,夜影却没有任何的表情,任由自己的血喷溅着。
             “秦彻,好久不见。”夜影异常冷静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还是当年的容貌,只是头发长长了几分,自从约曼琳离开他后,他便变得如此憔悴。
             “。。。”伊恩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被限制住了,嗓子发不出声音。自己的灵魂已经被秦彻禁锢住了。不愧是灵魂领域的巅峰。
             “你依然光彩依旧。”秦彻冷笑着看着面前没有一丝痛苦的黑长发女子,“当年我真应该杀了你。就像杀了你父母那样子将你碾碎。”
             “很可惜,你并没有那样做,我只是没有想到,你这个龙族能轻而易举的伪装成天使和除魔师。完美的变装。”夜影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然后那道黑刃慢慢的退了出来,掉在了地上化为了粉末。
             “所以你是来杀我的?”秦彻看着面前拥有强大气息的夜影,怎么也无法将当年柔弱的小女孩叠加在一起。果然岁月漫长啊。
             “杀你?还轮不到夜影。”一袭白色风衣,长长的银发在空中飞舞着。一双淡银色的双眼发着光芒。幺出现在秦彻身后,“我来会会你吧,灵魂之神。”
              秦彻感受到那股强过自己的气息后,第一次发出颤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