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幻想文学院

搜索
热门:
查看: 461|回复: 1

赛尔号小说之《飞吧,卡洛》

[复制链接]
小硕 发表于 13-6-26 21: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一只浑身淡蓝、头上有一撮黄毛的毛毛。

我居住在静谧的云霄星底层,整天和同伴们过着悠闲的生活。也许是因为我们等级太低、长得并不讨人喜欢,再加上云霄星又偏僻,很少有赛尔会攻击我们,对我们来说,只要不去靠近地表上的深紫色能源气体,云霄星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每天我都和同伴在云霄星上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不过虽说是飞,但因为我们毛毛一族天生翅膀无力的缘故,我们最高也只能飞到离地面50厘米的地方,因此我总会仰望云霄星上空湛蓝的天空,幻想有一天我能飞上去……

这样的日子,虽平淡,却也自在。

一天,艳阳高照,我又和同伴们像往常一样在云霄星上无聊地闲逛,却发现这里围了一群赛尔,他们身边都跟着形态各异的精灵,吵吵闹闹地嚷嚷着什么,我小心地凑过去,细细一听才清楚他们是在准备捕捉在这个星球上新发现的稀有精灵——“莫比”,据说今天可是那种精灵隔10年才出现的日子。

“莫比”?

这个名字好像曾经在哪听过……哦,对了,是小时候一位年纪较大的长者对我讲的,据说这是一种生活在在岩石夹缝之间,异常地沉默寡言但却很爱钻山洞、喜欢开凿特别坚硬的山体的稀有精灵。那位长者还说,“莫比”和我们毛毛不一样,他们天生就是强者,而我们天生就是要被弱肉强食的弱者。

不过我在云霄星上生活了这么多年,却一次都没看见过这个所谓的“莫比”。

忽然,一个淡紫色的小身影突地出现在我面前,他像是一个穿了一身厚厚的盔甲的武士一样,一双小小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我,可爱至极。

“啊!莫比!”不知道哪个赛尔喊了一声,赛尔们开始争先恐后地朝我这边拥来,那只紫色的小精灵好像被吓着了,愣在原位。

一个穿着红色火焰花纹铠甲的黑色赛尔“刷”地一下站在了紫色精灵身前,目光冷冷地扫了我一眼就没再看我,转而对着紫色精灵扬起了手——一个银白色的小东西,正在他手中泛着令我们害怕的光芒。那是专门用来捕捉精灵的胶囊,我就曾经亲眼看见过无数同伴在我面前被这个小东西抓走……

一只水蓝色的精灵站在他身旁,仰着头。他是水系精灵伊优的进化,尤里安。我当然知道进化过的精灵代表着什么——他,比我这只才3级的精灵强多了。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赛尔往这边靠近,周围的同伴隐隐察觉到了危险,连忙散开,我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拉着紫色精灵煽动单薄的翅膀想要逃跑,但无奈我本来就飞得不高也不快,再带着这样一只精灵,我根本逃不出这只尤里安的攻击范围。

尤里安显然比我快了一步,他手一甩,一串泡沫猛地射向了紫色精灵,黑色赛尔也将胶囊扔了过来——

眼看那精灵就快被击中,我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下推开紫色精灵——我知道,一旦被塞尔捉住,就意味着不能再回归自然,所以,所以,与其让我一个可有可无的弱者碌碌无为地活下去,还不如让这只将来小精灵继续无忧无虑生存下去好了……

好痛!那一串泡沫硬生生地打向了我,我吃痛地咬了咬牙,眼角的余光瞄见紫色精灵先是愣了愣,感激地看了我一眼便飞快地消失在了岩石缝中……

一种巨大的力量把我吸了进去,我苦笑一下,一动不动并不挣扎,黑色赛尔低声咒骂了一句“该死的毛毛”便抓起胶囊带着尤里安走进了传送舱里。

再见,云霄星。我在胶囊合上时留恋地看了一眼这个我曾经生活过的星球,还有这个星球上那遥不可及的天空,也许有一天我能再次回到这个土地上,只是,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我却再也回不去了。

“红!这个黄毛是什么?”

随着稚嫩的童音在我耳旁响起,我感觉到一双小手揪起了我头上的毛。

“这不是黄毛!这是主人新捉的精灵,毛毛!”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声音里尽是无奈。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并不是熟悉的云霄星,而是一间冷冰冰的屋子。

一双闪着好奇光芒的眼睛凑到了我眼前,认真地看了我许久才离开我眼前。

“咦?黄毛毛醒了耶!”那个稚嫩的童音又响了起来,我顺着声音望过去,一只很可爱的小乌龟正扑闪着眼睛看着我。

“是毛毛……不是黄毛毛……”那无奈的声音再次提醒乌龟,我望过去,说话的是一个全身火红的精灵,背上有一双小翅膀,他不会也是我们飞行一族的吧?翅膀那么小,飞得不会比我还低吧……不过,看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应该比我大多了。(聪明的同志一定知道这只精灵是吉尔的进化里诺……)

“哦!毛毛黄,我是贝尔,大家都叫我乌龟哦!”小乌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凑到我的眼前。

“我是里诺,我的名字是红。”那个火红的精灵很礼貌地冲我行了礼,忽然转头看向角落“霖,你也来打个招呼啊。”

角落里的精灵不屑地哼了一声,别过头去。这只精灵全身像冰一样剔透,手上长着又长又利的爪,只是脖子有一圈淡黄色的毛,像围了围巾一样,一颗耀眼的红色宝石在那圈“围巾”下面,炫目的光一下迷惑了我的目光。

红抱歉地冲我笑笑:“对不起啊,霖的脾气不怎么好。他是一只布林克斯,霖是主人给他起的名字。”

霖?这个名字其实蛮温暖的啊。

“主人还有很多精灵哦!不过他们有些和主人出去修行了,有些正在睡觉觉。”小乌龟指了指一旁一个设有闸门的东西。

“毛毛,这个是精灵仓库,精灵都在这休息。”红敲敲小乌龟的头“不过这乌龟比较贪玩,不好好睡觉,跑出来玩了,我是出来看着他以防他闯祸的。”

忽然,我身后的一扇门突地打了开来,一个黑色赛尔和之前用泡沫打我的尤里安走了进来。

他看了我一眼,冰冷的目光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战栗。

这个赛尔,就是那个抓了我的赛尔,我现在的,“主人”。

“主人,没捉到莫比吗。”一直站在角落的霖忽然开口了,他的声音和他那个温暖的名字不一样,像一块寒冰一样冰冷。

“除了上次就没再看到了。”赛尔应了一声,直径从门口走向我,冷然的目光又射向了我“这只毛毛……该怎么处理呢……”

我一下僵住了——他口中的“上次”,就是我舍身让莫比逃脱自己却被捉了那次吧……因为被一个又弱又丑的精灵碍事而失去了一个本该得到的稀有强大精灵,谁都会生气的啊……各种酷刑在我脑海里浮现,我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赛尔这种比我强大得多的生物要怎么折磨我都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我却无力反抗……

在这一刻,我开始痛恨自己的弱小。

如果,如果,我能强一点就好了……

强一点,强到可以带着那只莫比安全逃脱……

强一点,强到可以不再任强者践踏……

忽然,我的眼泪,顷刻而落。

那赛尔愣了愣,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精灵哭,豆大的泪珠从这只毛毛的脸上滑落,她的小小的身子颤抖着,单薄的翅膀不停地煽动,像是极力想忍住泪水……

泪眼朦胧中,我模模糊糊看见一双大手朝我伸来——“处理”开始了吗……也好,这样的话,到了来世,我就可以成为一个强者了……

可是,想象中的酷刑却没有出现。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这片熟悉的土地——

云霄星,在我以为要和这里永别时,我竟然又回来了!

然后我又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黑色赛尔——

我的主人,火炙。

昨天在我以为这个赛尔要用酷刑“处理”我时,他居然将我拿在手中,接过乌龟递来的纸巾擦干我的眼泪,对我说——

“喂,不要哭了!”

我愣愣地看着这个赛尔,什么?“不要哭了”?

他拍拍我的头:“你为什么要哭?”

低下头,我咬咬牙,颤抖地回答他:“我……我在恨自己不够强……”

听了我的理由后,他身边的尤里安轻笑一声,玩味地看着我的眼睛:“你想变强?”

我也看着他的眼睛,郑重地点点头,认真地说:“是的!”

“很好!”赛尔咧嘴笑了,我看不清他眼睛里的情绪到底是饶有兴趣还是厌恶。

应该是厌恶的怒极反笑吧,一个弱小的毛毛想要成为强者,这不是不自量力是什么呢?

“我可以让你变强。对了,我叫火炙。”赛尔对我说“毛毛,你叫什么名字?”

我摇摇头:“我没有名字。”。要知道我们云霄星的文化水平很低的,哪会有人在意什么名字的,就算要区分毛毛,我们那边也只会叫“毛毛一号”“毛毛二号”“毛毛三号”而已……

“哦。 ”火炙说“那你自己起个名字吧。”

“‘飞’,叫我‘飞’吧。”我忽然想起我在云霄星仰望天空期望能飞上去的日子,那段日子,还真是美好而单纯啊。

一旁的红笑盈盈地对我说:“飞,欢迎你加入我们哦!”

小乌龟也凑热闹:“噢!飞毛毛姐姐!”

“我叫月敛”那尤里安也轻笑着对我说。

于是,我有了一个名字,而不是“毛毛四百二十九号”(我以前在云霄星的代号……)。

而现在,火炙正带着月敛在和幽浮厮杀,完全无视了我。当我问他我什么时候才去历练、变强的时候,跟在他身边的月敛就会一脸严肃地插嘴道:“看强者的招式也是一种历练!”

“……哦。”我闷闷地点头。

然而当我拉着红诉苦时,红却微笑地对我说:“飞,历练的机会总会有的,现在先琢磨一下月敛的招式吧,说不定以后会对你有帮助呢。”

“也是……”我点点头,转身专心看起月敛的招式,听红的介绍月敛已经35级快要进化成最终形态了,红31级,霖42级,不过红还说火炙最强的精灵已经60多级了,现在在在外面修行。

在我努力琢磨月敛的一招“泡沫射线”时,却没发现红在我身后耐人寻味的目光。

红看着我的身影,目光变得迷离——这个毛毛的身上,居然有的主人当年的身影,难怪一向冷淡的主人会要帮她变强呢,可是,这个毛毛,真的能变强吗?毛毛一族,天生就是要任人蹂躏的弱者啊……

红的叹息,纷飞在了空中,也许,这只毛毛,会成为强者。

只是,未知的未来,又有谁能说得准呢?

又是一天的早晨,我早早地从精灵仓库里爬出来去看月敛口中所谓的“历练”(不过就是琢磨招式罢了),今天是我“历练”的第三天,虽说每天都是看月敛在云霄星里打架,但我可以偶尔去找以前的同伴叙叙旧,谈谈最近的生活,只是,我一直没有遇见那只被我救了的莫比,这也让我隐隐有些担心——要是他被其他赛尔捉去就不好了。

像往常一样,我跟随火炙来到了他基地(就是我醒来时看见的屋子)外面的一个传送舱,通过这个东西可以在一瞬间传送到云霄星,很是方便,而且听红说这个东西还可以传送到其它星球,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看看其它星球和云霄星有什么区别。

到了云霄星,明媚的阳光洒在我小小的身子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我眯起眼享受着惬意的阳光,却在下一秒被火炙拎了过去,塞进精灵背包里,紧接着头顶上就传来了火炙的声音:“今天我去挑战BOSS,自己在包里呆着。”

拔丝?我还没来得及问火炙那是什么东西,他又对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我的霖说:“霖,准备好了吗?”

“嗯。”随着霖冷冰冰的回答响起,红、月敛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来的乌龟贝尔也一同被塞进了包里,让这个只能容下6只精灵的背包变得有些拥挤。

“好。”火炙穿上了一套很像飞机的奇怪服饰,那胖鼓鼓的造型让平时以冷酷形象示人的火炙看起来非常滑稽……

等火炙拉上背包拉链后,也不等我开口问红那个“拔丝”是什么,红立刻化身为“百科全书”说道:“飞,你一定是要问什么是BOSS对吧?”

“嗯啊!”我诚实地点点头。

“BOSS就是老大的意思,指一些特别厉害的精灵。”红说,一旁的小乌龟立刻说:“噢噢噢!贝尔将来要当拔丝!拔丝!”

“呃,主人要去挑战什么老大啊?”

“提亚斯。”一直没开口的月敛忽然插嘴“这个BOSS速度快的很,很难捕捉到她的行踪。”

提亚斯!我猛地想起小时候看见一个的粉色大鸟,她长着一双另无数毛毛羡艳的巨大翅膀,却总是来我们毛毛一族的领地捣乱,将我们的家园弄得一团糟,甚至想占领我们的领地,然而我们无法反抗她——因为她是那些长者口中所害怕的强者,因为她能飞得比我们高,因为她不会被其他强者欺凌……想起这些,我的心里突地涌出强烈的不甘。我咬了咬牙,总有一天,变强的我,会将那些曾经另我惧怕的强者一一击败!

可是……强者,我真的有可能吗?我失落地看着自己单薄的双翼,提亚斯的翅膀是那么的有力,但我的翅膀却像轻轻一折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折断一样……

“飞,你在想什么?”红察觉到了我的异常,拍了拍我,关心地问。

“没什么……”我有些有气无力地回答红,摇头时却不经意看见月敛双眼里淡淡的担心,心里一阵莫名的感动……

忽然,一声尖锐的长啸脆生生地划破长空——

是提亚斯!

我连忙煽动翅膀飞到背包拉链的接口处,这里有一个小小的缝,可以从这里看到外面的景象。

我看到了背包外一个由不知道是什么的条状物交错而成的鸟巢立在了一个不久之前才落在云霄星的飞船之上,几颗光滑的蛋静静地放在那个鸟巢里面。

“是提亚斯的巢。”红透过那个小缝也看见了鸟巢。

提亚斯的巢……我看着鸟巢里的蛋,心里百感交集——这些蛋里面的是一些天生的强者,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获得成为强者的机会,可是我却不一样,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做到的事情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还有可能失败……这就是命运啊,在命运面前,有些人努力了奋斗了最终却什么也得不到,但有些人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得到一切……

不!我不要向这所谓的弱者的命运屈服!

一个声音,忽然在我心底高声呐喊了出来。是的!我不可以屈服!我要摆脱这个命运,成为一个即使没有这些蛋里面的精灵天生就可以成为强者的机会也能变强的毛毛!

“你,别想入侵我的领地!”提亚斯尖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我连忙看向鸟巢旁的三个身影——我的主人火炙、霖,还有那个拍动着巨大双翼飞在高空之中的那个粉色身影,提亚斯。

那双翅膀,硬生生地刺痛着我的双眼……要是,我的翅膀也有这么有力就好了……

“来了啊……”火炙轻声道,将装有我们这几个精灵的背包放下,缓缓朝提亚斯走去。只是现在他正背对着我们,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此时此刻,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BOSS,他的表情会是什么呢?是一如既往的冰冷,还是自信的从容不迫?

霖也随着火炙一起走去,长得垂至地面的利爪上忽然跳跃起了好战的光芒。

“红,霖的胜算大吗?”我转过头,不再看背包外的情况。

“这我不清楚。霖的等级是42,提亚斯的等级是45,而且还是实力超出等级的BOSS,速度也比霖快。不过,霖是克提亚斯的冰属性。”红笑笑,头头是道地分析着。

乌龟贝尔凑了过来:“飞毛毛姐姐(其实他的等级比我高),为什么那个粉红粉红的鸟飞得比你高啊?”

看着这只小乌龟眼里一闪一闪的好奇光芒,我无言以对。这可是我的痛处……

倒是月敛插嘴了:“乌龟,不是大鸟,那是提亚斯,还有,那明明也不是鸟吧,分明就是鸟和蛾子的杂交品种!”(看看咱月敛同学是多么地博学多才!!连杂交都知道!)

“哦……”小乌龟又似懂非懂地点头“红,蛾子是什么?提亚斯的一种吗?”

正当红想要笑着摇头对小乌龟说什么,忽然一阵强大的气流伴随着提亚斯的长啸袭向了我们身处的背包,差点让这个包飞了起来。不过,虽然没飞起来,但背包还是剧烈地摇晃了一下,月敛和红这两个体积比较大的精灵立刻摔了个踉跄,当然,小乌龟的情况也不怎么好,摔了个四脚朝天,只有我靠着一双翅膀保持住了平衡。

月敛狼狈地爬起来后,立刻跑过去“勘察战况”。

然而,“嘭”的一声巨响却让月敛大惊失色……

听到这一声巨响后,红眉头一皱:“月敛,你看到了什么?”

月敛僵硬地转过身子,摇摇头,扯出一个苦笑。

红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飞了过去,凑近小缝,一下僵住了。

在那一击之后,飞船上那些坚硬的铁板裂开了大片的口子,甚至可以看见飞船内部的那些东西,就连装着我们的远在10米之外的精灵背包也被划了几道深深的痕迹。

而在提亚斯身后的铁板上,我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

妖艳的红色,映入我的眼帘。大片大片的红,将霖那原本晶莹剔透的身体染得分外狰狞,红宝石被血浸得更加鲜红,脖子上那围巾似的毛凌乱地散落了一地,像一个垂暮的战士,失去了曾经的光芒……

我惊恐地看着提亚斯,她……

这一霎那,仿佛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只有那刺目的红色在霖身上缓缓流下……

火炙却不为所动。

只是,我没注意到,寒气正在霖的手上凝聚起来……

提亚斯对这一击所造成的伤害十分满意:“哈哈哈!无知的冒险者,我的领地是任何人都无法……”

可是,在她还没说出下一个字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冰箭猛地朝她刺去——

提亚斯还没来得及躲开,就被冰箭划开了背上的皮肤,她撕心裂肺地尖叫一声,重重地摔在了铁板上!

霖低着头,手上的寒气渐渐散开。他摇晃地站了起来,吃力地走向火炙。

“呼,还好,霖在快倒下的时候给了提亚斯致命一击!”我开心地对月敛和红说,我看见他们紧锁的眉头松了开来,显然也在为这一消息感到高兴。

忽然,提亚斯的鸣叫又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东西“嘭”地砸在了背包上面,月敛连忙撑开背包的拉链,却看见霖伤痕累累地倒在了背包旁边,血洒了一地……

“怎么会……”我一下子愣住了。在霖的全力一击下,提亚斯居然还能这么狠地反击他。

红苦笑着说:“飞,是提亚斯给了霖致命一击。”

“霖哥哥……”小乌龟看着血泊里的霖,“哇”地一下哭了起来“霖哥哥!霖哥哥!”

给了霖致命一击的提亚斯在空中傲慢地笑着:“不堪一击的冒险者啊!就这样还想入侵我的领地?”

我看着拍打着巨大双翼的提亚斯,那傲慢的语气让我一阵愤恨。如果我再强点就好了,如果我的翅膀没那么单薄就好了,那我就可以打败提亚斯,不让霖受这么重的伤……

提亚斯的目光又转向了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火炙,轻蔑地说:“没了这个精灵,你该怎么打我呢?”

正在这时,火炙才幽幽地开口:“月敛,过来。”

我担心地看着月敛朝提亚斯走去,才35的他,会是45级BOSS的提亚斯的对手吗?要是,他也变成霖那样……

红看出了我担心:“飞,月敛不会有事的。”

我更加担心了:“红……你也是这么说霖的……”

“是吗……”红尴尬地笑笑,随即正了正脸色“但是,月敛有一个很厉害的招数哦。”

“什么?”我问道。奇怪,我琢磨月敛招数的时候没发现他有哪个招数特别厉害啊,那些招数打在幽浮身上伤害都不怎么大,怎么会有能伤害到提亚斯的招数呢?

“克制。”红摆出一副神秘的样子“这个招数可以将提亚斯对月敛的伤害双倍返还给月敛。我猜主人是这么想的,在霖给她的那一击后,提亚斯剩下的体力大概还有一半,如果她一招打掉月敛一半甚至更多的体力,那月敛则可以更好地返还给她。”说完红还冲我眨眨眼睛,一副“我很聪明吧”的表情。

那么说……火炙之前看着霖被伤成那样也淡定地不为所动,原来,是早就计划好的了,先让霖尽全力打出一击,然后再让月敛用“克制”……但是……但是……这样很有可能会让霖从此落下残疾,甚至再也醒不来……只是为了战胜一个BOSS,就要做出这样的牺牲,真的值得吗?

我偏头看看倒在背包外面的霖,他已经奄奄一息地昏睡了过去,那圈淡黄色的毛早已失去了我刚刚认识他时的光泽,染上大片大片鲜红的血,变得不堪入目。

我低头,咬咬牙,变强的决心在我心里越来越强烈……

另一边,月敛和提亚斯的战斗已经展开。

“哟!还有精灵?”提亚斯飞在鸟巢上方,居高临下地看着月敛,满眼的不屑“才35级啊!小弟弟,我动动手指就能掐死你哦!”

月敛仰起头,神情一如往常一样悠闲:“蛾子,那你就来打啊!”

“口气蛮大的!”提亚斯邪笑着,张开双翼从高空猛地朝月敛俯冲下去(同志们都知道这是“飞空俯冲”一招)——

在提亚斯击向月敛那一瞬间,月敛一边吃力地挡住强大的气流,一边举起手,幻化出一个法阵,口中低喃起咒语。紧接着,在月敛被提亚斯打得只剩下一丝体力时,一个巨大的晶体包裹住了提亚斯,待晶体碎裂后,她的体力也少了一大截……但,只是少了一大截,提亚斯仍未被打败。

这下完了!

月敛的克制没有将提亚斯的体力值全部打完,但他现在只剩下两三点体力了,根本不可能挨下提亚斯的第二击,也就是说,月敛不可能再给提亚斯第二击……

“小弟弟,太自大是不好的哦!”提亚斯冷冷地鸣叫一声,拍击翅膀,强大的气流再次击向月敛。

然后,月敛那水蓝色的身影,像一株被风折断的草一样,无力的垂了下去……

我惊恐地看着红:“红!要是提亚斯伤害了主人……”失去了霖和月敛保护的火炙,面对这样强大的提亚斯实在太危险了……

一向冷静的红眉宇间也有了一丝慌张的神色: “要是现在天煞在就好了……”

“天煞?”我愣了愣,这个名字我还是第一次听,不过,天煞,还真是个霸气的名字。

“主人最强的精灵,但是现在正在其他星球修行……”红苦恼地说着“以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与提亚斯抗衡……”

听了红的话,我的心开始渐渐绝望。如果火炙也倒下了,那我变强的唯一一丝希望,也会因此而破灭。提亚斯,将成为我永远不可战胜的强者,而我,也将永远背负着弱者的名号,失去那飞上天空的机会……

“冰,要不要和提亚斯玩玩呢?”一个声音,忽然在背包外面响起。

谁?



我飞出背包,一只深蓝色的精灵和一个赛尔出现在我眼帘里。

那是一只十分漂亮的精灵。他高昂着头,淡淡的寒气笼罩在他身上,一双蓝宝石般高贵的眼睛,细长的耳朵上镶着闪着奇特的水晶,脖子有一圈雪白的毛,修长的四肢可以看出这只精灵与总不同的爆发力,尾巴更是独特,由一块块星形的骨头组成。

当我的目光与那只精灵碰撞时,那种高傲的气势让我本能地一缩——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一种普通精灵、甚至是提亚斯也没有的王者气息在他身上萦绕……

而那个赛尔,他只是站在背包旁,嘴角缀着淡淡的笑,一种目空一切的气息却在他身上散发。那种目空一切的气势也与火炙不同,是一种更加令我惧怕的……强者的气势……

“飞,怎么了?”红关心地问我。

“红……你不感觉,他们很强么……”我定定地看着那只精灵和赛尔。

红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许久才回答:“嗯。”

“冰,那就去玩玩吧。”赛尔忽然开口。

他的话音刚落,那只精灵如鬼魅般在一瞬间跃到了鸟巢的旁边,我还没看清他的动作,只觉得眼前一暗,刺骨的寒气扩散开来,笼罩住了提亚斯。

然后,提亚斯痛苦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云霄星的上空——

“什么啊……这么弱?”赛尔摸摸“瞬间移动”回来的深蓝色精灵的头“那我们回去吧。”

赛尔的身影消失在了飞船的边上后,一直一言不发背对着我们的火炙这才转过身来,将昏睡的月敛和霖轻轻地放进背包里,那小心翼翼的动作让我有点不敢相信这是那个为了战胜提亚斯而不惜牺牲精灵的主人。

在他准备拉上拉链时,我飞了出来:“火炙!为什么要这样牺牲月敛和霖?挑战提亚斯可以等你那个最强的精灵回来再挑战啊!你知不知道这样子很有可能让他们从此无法醒来……”

火炙剑眉一皱,打断了我:“你知道什么?让天煞来的话,就毫无意义了。”

“毫无意义?”

“我让霖去,是因为只有这样锻炼他才会变得更强。”火炙冷冷地说着“如果依靠别人,等级再高又有什么用?”

“万一落下了残疾,变强也都是不可能的事!”我激动地大喊了起来“你怎么可以不把伙伴的生命当一回事!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你,你却只把他们的生命当儿戏!”

火炙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随即低下头直视我:“你懂什么呢?变强,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去赌,不断地失败再重来,失败再重来,反复地历练自己——这就是变强的条件!一个强者背后总有无数的牺牲无数的伤痕,但其他人看到的只是他的光辉而不是他的努力他的付出!我——就是这么成长过来的!”说完,他粗鲁地一把把我推开,拎起背包走了。

我愣住了,看了无数次火炙高大的背影,但现在,我第一次发现这个背影里竟有些苍凉的味道……

看着火炙渐行渐远的身影,我叹了口气,强者,离我还很远啊……

但,不要紧,我一定会变强的!
发表于 13-6-27 21: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第一句,我还以为写得是丢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