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幻想文学院

搜索
热门:
查看: 150|回复: 7

《浮华》

[复制链接]
废柴兔 发表于 17-2-14 16:5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废柴兔 于 17-2-14 16:57 编辑

首先是个黑暗的故事(心机婊登位

三观不正,观看谨慎


《浮华》

1451818824345.jpg

简介:



回望的一眼就注定了一生的纠缠

青丝成白发是痛在了谁的心坎上

繁华落幕是谁毕生的追求?

“为了你,我愿意放下所有”



第一章:


轻衣拂柳,绿嫩变黄,凉已入秋,瑾山似当年


“哎呀”白绢的手帕随波逐流,女儿家的娇嗔轻轻响在河岸上方
青衫布衣的男子,弯下腰勾起水中白绢帕
“敢问,这是姑娘的手绢吗?”男子温润的问,黑色的眸子里似乎带着绕指的柔情
“谢公子”女子抬头瞥男子一眼又快速低下头,耳根却是泛红了
“姑娘客气了”男子轻轻笑道
女子不答,快速转过身便走了
男子也不介意,看着女子远去的背影笑的莫名

“卓慕,你还欠我十九文钱”
卓慕一愣,随后转身一脸愁苦的说道:“宋大哥,你也知道我母亲近来急需用钱,这十九文能否宽容几日?”
宋晖旗邪气的笑了笑,手搭在卓慕的肩膀上“卓弟家中不便,宋兄我自是谅解,不过...”
卓慕转过头看着宋晖旗一副疑惑的问道“宋兄之意是?”
“卓弟再陪宋兄去富场一次如何?”
卓慕苦笑一声“宋兄,卓弟我这几日身体不便,这...富场便算了罢”虽是疑问句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宋晖旗眉头拧着不悦的放开卓慕“也罢,卓弟是贵人,自然不肖去那庸俗的场地,但宋兄我也是穷人,这十九文还是明日还吧”说罢,宋晖旗摇摇晃晃的向远边走去
卓慕眼神阴郁的盯着宋晖旗的背影,手中的白绢手帕被捏的起皱

“哥哥”
卓慕转头“钰儿我不是说过别再同为兄见面吗?”
卓戚戚接过卓慕手中的白绢手帕,轻笑了一声“钰儿自是懂兄长的忧虑,只是此次分离后怕是再难见面,钰儿心中难免忧愁”
“不过,兄长你看这白绢手帕都湿了,若是兄长的心上人所送这般怕是不妥吧?”卓戚戚把白绢手帕放在阳光下,上好的绢料湿透后手帕上的梅花到是显的格外好看,卓戚戚吧手帕放在自己鼻间嗅了嗅“梅花的暗香似乎也在”
卓慕看着卓戚戚在阳光下的眼眸,眼里闪过的神彩像是那开的最美最好的红色牡丹花,天生的富贵和天生的妖娆
卓慕把白娟手帕拿过来,手拂过卓戚戚耳边的青丝“钰儿切记小心”卓戚戚笑容里带着自傲“兄长的话,钰儿自是谨记在心”

“钰儿”

“兄长?”

“莫要...动情”

卓戚戚秀着牡丹的绿色衣裙,裙角诀起的是深渊,青丝随风扬起的是万劫不复

卓慕转身向反方向走去

此后,两不相识,莫要动情...
庆贺童话乐城十周岁生日!(2003.9.15-2013.9.15)
 楼主| 废柴兔 发表于 17-2-14 16: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浮华》二

那天与卓戚戚分离后,卓慕便愁眉苦脸的回到家中心中不断思索着该找什么活做才付得起母亲高昂的药钱
说起卓慕的母亲年轻时也是一位美人,只是当年那场屠杀之后她的脸上便多了一道从额头划过眼睛直到下巴的刀疤,母亲的心再也回不来了
先去院子里把水打上来,待烧开了后倒入盆子中端去房里
刚进屋,一股奇异的气味扑面而来,暗暗的奇香和汗臭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卓慕面不改色,习以为常的端着水进屋
屋内很是简陋,进门左手边是一张木床,床边放着三个水盆,都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右手边是一张圆木桌,摆着三张小木椅,桌上只有两个杯子和一个茶壶,屋内并没有开窗,幽暗的四周使床上的女人更加冷寂
卓慕打湿帕子便轻柔的向女人的脸擦去,随后是手和脚
“啊!!你走,咳咳,开!咳咳,走,咳咳,开!”女人忽然大力的把卓慕推开,因为没有防备一时淬不及防向后倒去,脚不慎绊倒水盆“彭!”的一声后,滚热的水泼了卓慕一身,绑好的头发也歪倒一边,青衣打湿满是狼狈不堪,屋子里安静极了,只有女人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她越咳嗽卓慕的眼里墨色便越重一分,风雨欲来袭...
卓慕把水盆和帕子拿着就出去了,入秋的凉意丝丝侵入骨中,卓慕不禁打了一颤牙齿都在抖,他不去管自己湿透了的衣服,而是去在烧了一盆水把帕子放进去,端着放在屋子里女人的床边,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轻轻把门带上的时候似乎听到什么
“廊儿别走”悲伤的哀求
卓慕静静坐在院子里,任由风吹打衣裳,湿的发髻还贴在脸颊边,发梢似乎还在滴水,他心中暗自想道‘今日的月亮还真是圆’,黑暗中只见卓慕的青衣和白玉般的手指,手心里紧紧拽着的是一串佛珠,依稀还记得当年...
“哈哈,我儿当沙场杀敌无数才是,这些女儿家的东西怎么能要”宽大的手心轻抚他毛茸茸的头顶
“若是像你一般归来带伤,这功名利禄不要也罢。这佛珠还是要带着的”慈爱的目光看着他的眼睛
“廊儿自当是平安一生”
一生平安
是他对父亲的诺言  亦是卓戚戚对父亲的承诺
这是,必须完成的,如母亲的愿望一般......
卓家怎可就这般覆灭

卓慕看着圆月眼中的火焰越来越旺
卓戚戚侧卧柔椅,窗外的月光照进来,照亮了卓戚戚眼中的自负,放松身体缓缓闭上双眼,微微扬起的嘴角是一切的开头

风雨欲来兮,风雨满回楼...


 楼主| 废柴兔 发表于 17-2-14 16: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浮华》三

卓慕身着湿衣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磕眼眯了好一会儿时间才起来,他站在太阳下闭上眼睛等待着衣服被晒干
按捺住心中的蠢蠢欲动,脸上换一番笑容,衬着绿景笑容显得温润
卓慕打理好外貌便向集市走去
黄路的两边摆着各色的小摊,卖东西的呦喝声,酒栈的酒旗挂在外面摇摇晃晃
卓慕停在一转口的府门口,抬头,匾牌上正规的写着“李府”二字
卓慕轻叩门环,门缓缓被推开一个小缝隙,缝隙里探出一毛茸茸的小脑袋“我家小姐不在!快走吧”还不等卓慕回答,小孩就准备把门关上了
眼见门要被关上了,卓慕匆忙拉住门扉解释道:“小人是来府上聘账房的”
“账房?”小孩疑惑的盯着卓慕看了一小会儿,然后领着卓慕向府内走去
一路上还不停的问“大人真的是来聘账房先生的?”
“卓某从不欺人”
说话间已到了大堂,大堂中间坐着正做着一名男子,男子衣着不是特别华丽,但却透露出一股慈和之气
卓慕赶忙上前一拜语气恭敬的说道:“小人姓氏卓名慕,前来聘小房账房先生一位”
男子豪迈一笑也不忌讳卓慕的直言“小房虽小,账房一位却不算小,不知先生有何本事”这话说得一点情面不留
卓慕微微一笑“卓某敢来李府聘这小房账房先生自然是有点小本领”话里淡淡透露出星星点点的自傲,与卓戚戚的神态如出一辙
夏日太阳灼伤了眼,卓慕跟着待人赶去小房,李府人生地不熟今日怕是要多与他人走动
卓慕心中叹气‘李府,李府,李馨儿’想要出这瑾山只能靠李府了
今日,实在是太灼热了
卓戚戚施施然的对着上位的端庄的女人施礼,她笑得温暖,像是那灼伤人眼的太阳,只是太热了
————————————————————————————————————————————————————
没有大纲的长篇小说写起来剧情发展就是慢...
在吃着辣条的情况下艰难的打出一小段,快要辣死了
下章应该就要开启心机婊模式了,我会说男主是个渣吗?   然而我已经打出来了...
我试试着放张图看看


 楼主| 废柴兔 发表于 17-2-14 16: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浮华》四

小房是管府上小事的,如被褥之类的
小房先生一位说小到也不小
如果想让一个府乱起来,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小房账房先生一位通常是府上的死契奴做才对
不知李府在外招人是个什么意思

跟着待人左拐右拐,终于到了小房的后堂,却发现李府老爷已经到了站在堂内的还有两个人
卓幕中规中矩的向李远呈做掬。李远呈点头示意,然后开口道:“想来一路奔波各位也是累了,还请各位在小房暂住一宿,明日再商谈此事”
短打布衣的男人上前一步,抱拳表示同意便率先离开了
离卓慕较远的长衫男子虽然皱着眉头不情不愿的但还是文绉绉的行礼拂袖退出大堂
待那两人走远后,卓慕也不急着离开,李府在外招人肯定有问题,他就等着李远呈开口
“先生,且慢”果然
李远呈笑的奸诈“李某更看好先生”不自称老爷而是某,这是在拉近乎
卓慕不知道李远呈是否也和其他两人说过这话
“鄙人定不辜负老爷一片好心”李远呈话里面和他平称,若他还自称某就是拂了李远呈的脸,更何况李远呈心里怕是瞧不起他的,他若是不知好歹的和李远呈平称定会怒了李远呈
“叫人拿点冰到先生的房间里”李远呈又转头盯着卓慕说道:“先生,晚上蚊子多,若是要出屋可小心点”卓慕一一应称
分给卓慕的屋子看起来不怎么样,只有一张木桌一张椅子和一张床
“大人,冰放在哪里?”端冰的是个十四来岁的男孩,他头低的很低几乎看不见他的眼睛,背也是弯的,这样的姿势给人一种极度卑微的感觉
“就放桌子上吧”卓慕坐在床上,他可不是京城里那些笑脸小人,明明很享受还偏偏说什么不用这么尊敬,做给皇上看也真是煞费他们苦心了
既然有这个地位,该得的就要得
男孩把冰轻轻放在桌子上,慢慢后退着准备出去
“拿宣纸和笔墨”卓慕又忽然吩咐道
“是”
男孩出去以后,卓慕在想今天小房后堂里的两个人
那个短打衫的看起来有很是凶猛,但脸看起来却意外的柔弱。这个男人叫——许平,是个落魄书生,家里穷的响叮当,为了供他读书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可他读了十年的书硬是个秀才也没捞到,而且他读书读的极其迂腐不知变通之道
后面走的那个长衫男子是个秀才,听说去年进县里面考却落榜了,空得个乡秀才
纸和笔拿来后,卓幕低头潇洒的写了一些,就把纸丢在了院子的角落里
一夜好梦....
————————————————————————————————
忽然发现这是我写的最多的一篇了    -  -
秀才是指乡里面考试得了名次的,并不是秀才就可以进京赶考,因为秀才还要进县城考,考好了要进省城考,总之秀才不是个多大的名次


 楼主| 废柴兔 发表于 17-2-14 16: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浮华》五

隔天,卓慕刚刚起身,门外就有人在轻轻敲门
卓慕随意的回答了一句,进来的是昨天放冰的男孩
他恭敬的端着水盆,盆边搭着帕子,他把盆放在木架上然后把杯子递给卓慕
卓慕随意梳洗了一下问道:“李大人到了吗?”
男孩接过卓慕手中的帕子回答“老爷已经到后堂了,正在等先生”
卓慕嗯了一声“你带路吧”
“是”
卓慕到后堂的时候只看见了李远呈一个人。心下了然了
李远呈眉头紧皱,面上不见一丝笑意,见卓慕来了低头叹了一口气“先生,你来了”又满怀悲伤的说道:“昨日午夜许先生中毒身亡”卓慕立马表示自己的惊讶“这……这怎么可能?”李远呈没在同他解释而是带着卓幕直接去了昨夜徐平住的屋子
屋内空气稀薄,卓慕不适。李远呈指着与卓慕屋子里的无一二的桌子说道“那张桌子和上面的所有东西都被涂了毒”又指躺在地上的仆人和床上的许平“他是今早死的。看许先生的脸色,应该是昨夜午夜”卓慕心中不解,李远呈不报官,而是在这儿和他说,是察觉了什么吗?卓慕点点头,出声询问道:“李大人何不报官?”李远呈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轻轻笑了笑“当然是希望先生能出良策”
这件事根本不可能解决,下毒的人如此嚣张而大胆,是算到他知道了也不会说。但这件事也无声告诉了卓慕,许平不是普通人,否则那人决不会向这种庸俗之人下毒。说不好,许平是江湖人士,且是朝廷指派而来。想到这儿,卓慕笑了笑,这般直接的对着干,还真像是您的风格,太子殿下。
“李大人说笑了,鄙人屈屈一届书生,谈何出良策。只恐无法解决弄砸了才是”卓慕卑谦的说道
“哈哈,先生又何须与李某伪虚。”李远呈看了看卓慕“先生,李某就直说了!”
“当年京城才女谢锦可是你母?!”卓慕心下一跳,立马就明白了。那日在湖边遇见李馨儿的时候李远呈也在!而且绝对看见了卓戚戚否则不会这样问。卓慕明白,他和妹妹自幼体弱,从小养在祥和庙里。而他直到加冠都未曾出过寺庙,若说谁见过他这普天之下也只有四个人。再来,他相貌从小不像父母,虽也俊俏却不似父亲的刚毅或母亲的绝美。可卓戚戚不同,她从未见过除了父母和卓慕以外的任何人。但她,长相极美却绝对不似母亲那般,而是更美。若说卓戚戚是卓家的女儿不会有人相信,因为她美得像当今太后!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与太后年轻时有九像!索性卓戚戚从未见过任何人。
李远呈为何能知道谢锦是他的母亲。因为李远呈,曾经与谢锦山盟海誓却抛弃了她的男人。可李远呈非常爱谢锦,他曾送谢锦一手镯,手镯是李家的传家宝,那手镯天下无二。却在那日被卓戚戚带在手上,李远呈又怎会不知那年的屠杀。
“是”
李远呈身体晃了晃,对着卓慕摆摆手“你回去吧。”
“不要让人知道你是她,儿子”
天灰蒙蒙的,雨像是豆豆一颗一颗的跌落在地上泛起水波荡漾,一如春天刚来,可冬天已经等着了
“小姐,下雨了,还是先回院吧?若是淋湿了又要生病了”
“可是奴奴不吃东西,我得去找黄大婶问问”
“哎呀!小姐,那边是小房,去不得呀”
卓慕孤身站在雨中看着远处走来的鹅黄色裙衣的女子
卓慕穿着青色的布衣,头发挽起用簪子插在头顶,温润的眼眸里缠绵着不肯离去的深情,雨打湿他的脸庞,雨痕像是泪痕,此时此刻像是深情的男子在雨中等待深爱的女子一般深情
李馨儿停下脚步,脸上泛红。她忽然掉头就走了,不敢去看雨中缠绵深情的卓慕。待女赶忙打着扇追上去“小姐慢点”
卓慕的嘴角轻轻扯开一个弧度
李 馨 儿
————————————————————————————————————————————————————————————
脑细胞死光了,没有大纲怎么写阴谋!
我决定提前剧情,我写得太拖拉了,都第五章了才第二次遇见女主,要是我第一章没写女主那女主估计要等到十章才出场...


 楼主| 废柴兔 发表于 17-2-14 16: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浮华》六

春光正好,柳条嫩绿,正是踏春的好季节
卓慕慢慢悠悠的拨弄着算盘,另一只手在册子上写写停停,眼睛斜斜的吊着眼角看着册子余光却正对门外的春鸟花开
“小姐,小房真的不能再去了啊”穿着绿色待女装的待女正着急的极力劝说前面的李馨儿,表情是恨不得自己有八张嘴巴可以把她家小姐劝回去。小姐一意孤行要去小房,可小房是属于外院女眷是万万不可去外院的,若是被外人知道了,只怕小姐的名声都会毁于一旦呀。这些都暂且不提,若是被老爷知道小姐去了小房,到时候她肯定会被惩罚,因为她没劝住小姐。
在看见那风风火火的女子时,卓慕笑了笑温暖异常,可他身后黑暗的房屋像是地狱的恶鬼爬上来要吞噬一切。
“小姐卓某唐突了”卓慕低下眼,不看那气质逼人的李馨儿
李馨儿心里蔓延出一股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只觉得脸热得紧。李馨儿别扭的转过头“今日,我要去踏春”
卓慕笑着不回答,李馨儿有些生气他的榆木“快去给本小姐准备马车!”语气难免有些冲
卓慕也不在意,只是应下然后去准备马车
李馨儿有点小生气的盯着卓慕的背影,待女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眼李馨儿,心里咯噔一下明白了什么,犹豫着要不要跟老爷说
卓慕刚到李府而且还只是个小房的账房先生而已,在这偌大的李府里没有李老爷的吩咐谁会给他备马车。
若是说是小姐吩咐他来的,只怕会被笑死的。谁都知道,虽然李府的小姐有点豪迈但不可能连不能去外院见外人的这种事儿都不知道吧。
李馨儿真的给他出了个难题。卓慕走到李府的墙边,忽然头顶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卓少的脾气可真真儿好了不少啊”
卓慕只是笑,也不见他生气“可以帮我备一辆马车吗?”明明是询问的话却偏偏被眼底带狂的卓慕说出了命令的口气
卓慕抬头看着坐在长出院的枝桠上的少年,少年吹了口哨“我要是不给卓少备马车,只恐卓少免不了看那李美人的脸色了”,卓慕眼底翻滚阴涩不定,但他也只是看着少年一字一顿的说道“殿 下 也 不 想 看 到 我 这 样 吧?”
少年笑出声,神色中隐约带着阴冷,声音也如吐着信子的蛇一般冷冷的滑腻的爬上心头,但在场的唯一一位卓慕毫无反应
“我当然,不想看到”说完少年就跳下树,隔着墙壁卓慕不知道少年有没有走
他摸索着出了府,在街道的转弯处停着一辆马车
李馨儿要出门的时候还闹了不少风波,下人难为的不敢让她出去怕出了什么事儿到时候老爷怪罪下来他们也不好担待,还是最后卓慕提醒李馨儿王府的拜帖,才得许出门
前些日子王府嫡女言今日要邀几个姐妹儿来府上一观那“富贵牡丹图”
卓慕站在大门外,笑着看着李馨儿坐上马车,远去的灰尘飞了他一脸


 楼主| 废柴兔 发表于 17-2-14 16:5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浮华》七

[眨眼/]很好,开头我忘记剧情了


秦家,前朝镇国将军后代。昔日风光无限俸禄极多的大将军,若是知道他的后代在他死后,被那些阿谀奉承的小人打压到在这个小镇里扎根生存,怕是要从地底下爬出来。

常伴君王侧,如将死之人

秦家近日闹出了不少事儿。但说最关注的事莫过秦家嫡子——秦昊,有了心上人,镇上多少闺阁中的女子哭断了肠,恨不得那是自己。

秦昊生的俊,为人处事仗义,曾参军为将军。不久便自告伤疾太多返乡种田,兵符被他亲自双手奉上,龙颜大悦,允!

秦昊十六参军,十八当上将军,半年返乡,至今二十有一,尚未正妻。

镇上多少姑娘家里的长辈都巴巴的望着那个位子,媒妁之言听之父母,只要秦老同意,何愁自家女儿嫁不进去。若说秦老溺爱秦昊让他自己选择正妻,可秦昊至今没有心上人,秦老不可能一直让他无子,于理于德都不行,何况谁都知道秦昊的侧室一直无出。

黄铜咬破了嘴唇,秦老已经非常满意他女儿了,只要再多几日,这进秦家还不是妥妥的,如今秦昊突然说有了心上人,秦老立马表示赶紧娶姑娘为妻。

真是白白送了秦家果园!这可恶的秦家!

秦老再三逼问,秦昊始终不说那女子是谁。秦母和秦昊谈了很久,出来后忧心忡忡。

秦昊平静的盯着他父亲浑浊的眼睛吐字清晰的说道:“她身世不明”

秦老杵着拐杖,眼前一花就晕了过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