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童话乐城 返回首页

可乐无限——潘亮的童话地盘 http://colaever.i.tonghuar.com [收藏] [复制] [RSS] 《男生一号肖小笑》系列童书作家潘亮官方个人空间

日志

一次打工带来的成功签售——2012金秋徐州签售第二季感慨

热度 2已有 737 次阅读12-10-29 12:58 |个人分类:博客同步更新|系统分类:心情日记| 大人物, 星云

一、敢做

段鑫尚是参加本次签售会的最后几位读者之一。当他腼腆地样子站在我面前,我注意到他不像是其他孩子那样是由父母带着来的。

他买了一本《赛尔号暗黑星云》,请我在上面签名。

我拿着一个精致的小本子递给他:“请你把的名字写在这上面好吗?”

这是我特地准备的 一个小本子,让读者在上面留下名字。我给他们签个名,他们也给我签个,这才公平。我相信若干年后,这个本子里一定会出大人物。

然而这句话让面前的孩子更加腼腆了,他咬着嘴唇小声说:“我写字很丑……”

我仔细看着他,约摸四五岁,恐怕还没有到上学的年龄,还不会写字。

我把小本子往前翻了几页给他看:“你看,大家都是自己写的名字,不会比你写得更漂亮。”

的确,我一直在鼓励孩子自己写名字,而不是由家长代签;甚至有些还不会写字的小读者,也是家长握着孩子的手签下的。

这孩子憋红了脸,又说:“我可能会写错字。”

“写错字太正常了,我也经常写错字,错了就改过来嘛!”我继续鼓励他。

孩子似乎再也没有推脱的理由,于是用不规范的姿势抓起笔,一笔一划地在小本子上写了起来。

他写得很慢,后面又排了不少人,我依然耐心地等着他。

用来让读者签名的小本子,看见段鑫尚的签字了吗?

与其说是写字,倒不如说是在画。“鑫”字的“人”形笔画,他是像写“w”那样一笔画出来的,而“尚”字是先写了下半部分,然后再回到上面,自下而上画了“三根毛”。

终于,小本子上出现了他的名字:段鑫尚。

“看,这不写得很漂亮吗?”我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你敢去做,就有可能成功;可如果你连做的勇气都没有,那肯定不会成功,对不对?”

他点点头。

我在他买的书上写道:敢做才会赢。

二、坚持做

一个孩子跑到签售海报前,来了个拥抱。

几个月前,我对老谢说:我想搞一次签售,在市中心,而不是校园里。

老谢说:在社会公开场合签售,除了郑渊洁,还没有几个儿童文学作家敢搞,太容易冷场。

我说:我试试。

我想:最差的结果无非是无人问津,我并不会因此损失什么,没有失败。

今年5月13日上午,我第一次在徐州市彭城一号时尚街区举行《赛尔号暗黑星云》读者见面会签售活动。半天时间,总体效果并不理想,远没有在校园签售那样的“万众拥戴”。在充满商业气息的广场上,到处是招牌,人来人往,没谁会对你多加留意。可比起我的心理底线——无人问津——依然是收获颇丰。

第二次是9月15、16日,我选择了位于徐州市中心地带的人民舞台。前一次的冷清遭遇让我更加谨慎,甚至没敢进行预热宣传,仅凭当日的自然流量和几张我亲自设计的海报。这一次,竟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不过说实话,签售的场面并没有微博上粉饰的那样“火爆”,但也让我很满意。

10月27、28日,我再次来到人民舞台,进行金秋签售第二季。有了上次的底气,这一次,我大胆地启动了预宣传工作——印制宣传单在部分学校里发送,并依据以往经验调整了许多细节。效果立竿见影,签书量比上次翻了一倍多,直到所有备书签得一干二净。

当然,真实场面并没有微博上宣传的那样“火爆”,那只是宣传需要外加虚荣心作祟罢了。但这毕竟是我依靠自己来做活动,而不是在出版社和新华书店的安排下亦步亦趋;这毕竟是在社会公开场合签售,而不是进入校园。据我所知,可能就连郑渊洁也没有这么做过。

这就是我写给段鑫尚的那句话:敢做才会赢。

三、己所不欲也要做

很多读者希望和我合个影,我很开心陪他们照像。

再以老谢开头这一段吧。就在本次签售的前两天,老谢说:“有社交恐惧症的作家最牛逼。”这句话我也颇有认同感,可能写作者或多或少都会更加沉迷于自己笔下的世界吧?曾几何时,我的博客信条是“一生一世一支笔,孤言孤行孤写作”。

但尤其是近一年,许多经历让我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这是一个挣扎着也必须开放的年代。

事实上,这次签售的成功,也得益于我的“社交开放”。

感谢两个人:张明文和秦苏文。

张大哥是我一年前才认识的朋友。如果没有他的帮忙,我必须支付巨额场地费才能在人民舞台这个黄金地点举办签售,也难有渠道在学校里进行预宣传。

秦苏文,对外身份是我的“经纪人”和“个人助理”,实际上却是我的萧何,他与我是大学期间就搭档的老朋友了。如果没有他常年举办社会活动的经验和与媒体的良好关系,签售活动和宣传也不会那么细致到位。

在家靠自己,出门靠朋友。如果没有社交,没有这些朋友,我又能做好什么?

郑渊洁也是一个患有社交恐惧症的作家,可即便在他“发病”最重的十年隐居间,还是在《奔腾验钞机》里写下了“你的通讯录就是你的最大财富”这样的至理名言。

四、勇于并认真做小事

给一个读者的签名

我还想感谢我自己。

上次签售接受《彭城晚报》记者采访时,我第一次承认2007年从高校辞职是一个冒失的决定,因为它让我过早地面对经济压力。尤其当我有了家庭和孩子的负担,这项压力更加凸显。就在一年前,我甚至还在“低三下四”地做一些兼职打工。

去年“五一”前夕,当时在某印务公司做排版工作的妹妹对我说,今天来了个客户是某影院经理,想搞假期儿童电影专场,询问能否找个懂电脑的人帮着放映,从早9点到晚8点,薪水是每天80元。我说,我去。

固然,当时我尽管缺钱,但也不至于到为了80元而奔命的地步。更加吸引我的,是对电影放映员工作的好奇,以及免费看动画电影的诱惑。但不得不说,如果不是经济负担带来的心理恐慌,孤傲的我是不会做这种“掉价”的打工的。

但既然做了,我就要做好,我认认真真履行放映员这一卑微职务的职责。这是我的信条。我相信,做大事的人都会认真做好每一件小事。

这竟成了一个机遇的开始。

那位经理,就是前面说的张大哥。在日后的逐步接触中,我感受到他的为人真诚、厚道,他也赞叹我做事认真、专业,我们成了真挚的朋友。我总共为他放映了二十多次(天)电影,直到今天,我逐步走出经济困井,甚至平时忙得分不开身,但只要张大哥召唤,我依然甘心把所有紧急赶稿连同“微博大V”的虚荣心丢在一边,坐在电影放映机旁一整天,忍着市井小人的无端生事,吃着盒饭,给这个朋友帮忙。

这次签售后,我强烈感慨:有时候,不经意的一次尝试,竟可以成为成就一段事业的导火索。

也是最近几天我才知道,我的一位同学、朋友,现在是徐州广播电视台的名主播,她从小家里很穷,从初中开始就就给饭店刷盘子挣钱;大学期间,每天凌晨三点多就起床打工给各个宿舍送奶;即便工作拿了不错的薪水后,她依然利用闲暇时间给商铺站台做兼职。她毫无忌讳地说出这些经历,丝毫不觉得丢面子。

是啊,我又何必觉得给影院打工丢面子呢?

如果想要面子,我加入作协去开会去跟那些老家伙相互吹捧好了,但那能给我带来什么?给我评个文学奖?我不稀罕。

值得一说的是,正是去年“十一”期间,我孤独地守在电影放映机旁整三天,完成了《赛尔号暗黑星云》这套作品的框架构思。

感谢我自己,当初勇于放弃面子、认认真真地做出那番尝试。

五、“不是自己的事”也要认真做

签干了两只签字笔。下面是本次签售的预发传单。

感谢前来捧场的所有读者,他们很多是“逼”着父母专程前来的。

有人说随便签个名就行了,这样可以签得快点,我坚持说不。我尽可能地与他们对话、交流,为他们写很多祝福话语。我用干了两支签字笔。最高潮时刻,是27日下午约3点半开始,我创造了不间断签字45分钟的记录,“不间断”是指笔尖没有离开纸面超过五秒钟过。签到手腕酸痛,但心里很甜。

也感谢赛尔号,因为“赛尔号作家”这个称号实在是太酷了。“孤言孤行”的作家时代已经过去,而“孤写作”或许也在逐渐终结。

“赛尔号”并不是我自己的品牌,但我依然在认真写着书中的每一个字。有时候为了一处科学数据,我会查阅论证好几天。搜索引擎是不能完全靠得住的,举个简单例子,地球距离北极星有多远?你搜搜试试,答案五花八门。我检索了许多数据,又自己用公式论证了一番,才敢把这个读者很可能一带而过的数据写在书里。

就写到这里吧,我所感慨的都在标题里了。

一位叫王子允的读者抱着狗狗前来助阵,作为爱狗星人的我爱心大发,厚着脸皮要跟人家合张影,如愿。


送花

扔蛋

开心

雷人

踩踩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fangbu 12-11-3 22:08
“打工”是什么意思?
回复 美咲 12-11-5 11:53
下次什么时候
回复 可乐无限 12-11-11 19:58
美咲: 下次什么时候
还不知道呢,估计今年木有希望了。
回复 可乐无限 12-11-11 20:03
fangbu: “打工”是什么意思?
额,就是给别人干活挣钱。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积分商城|小黑屋|导读|排行榜|Archiver| 童话乐城

言论及责任仅代表个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Discuz! X3 系统驱动

返回顶部